下拉阅读上一章

会面

  “气死了气死了,陛下好多天都没来迎春阁了,好容易逮着这么一个机会碰到陛下经过却不能上前,唉。。。。。”李颜边走边怨气十足的说着,“你说皇后去那干什么,害的我为了跟她请安还跌进池子,真是倒霉!”

“那可是人家救了你,你怎还这样说。”子萱摇头轻笑道。

“又不是她救我的,你不是告诉我是她那个婢女救我的?”

“可你也说了她是婢女,要谢的肯定是主子啦!”

李颜白了她一眼,自知理亏,也说不出什么来。

“说真的,刚刚那个萧大人胆子可真不小,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识趣的人呢!不过长的挺不错的,仪表堂堂,听说好像还是皇后的弟弟呢!”李颜自顾自的说道,一脸花痴样。“要是能得到他的青睐也不错,子萱,你说呢?”

方子萱这时正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明明看到这萧大人是为了阻止陛下见灵儿才如此出言冲撞的,尽管他藏得很好,大家都没察觉,可她在旁边可是看了个真真切切。。。。。

“子萱,你说是吗?看到自己的话没有回答,子萱。。。。”

“方-子-萱!”她大叫道。

“怎么了?”子萱这才缓过神来!

“你是不是看上那个萧大人了!”

“胡说什么,你我都是陛下的人了,不怕祸从口出啊!”方子萱说完做了一个切头的动作,吓得李颜赶紧掩口。

“灵儿,你没事吧!”萧禹步伐快,赶上了她,与她并肩走着。

“谢谢你!刚刚你是为了我才冒险谏言的吧!”

他一笑,“其实呢,我是真的去救人的,谁知人已经先被你救了,刚好碰到你有危险,你知道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难道你不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吗?你不怕陛下发怒将你。。。。”

“将我什么?”

将你处死吗?今日若不是你姐姐为你打圆场,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里,灵儿就来气了,感动之余,对他步步紧逼,指着他的鼻子一顿好骂:“你这人,说话从来不会转弯的吗?别人不爱听什么,你就越要说什么吗?你不想自己也想想我啊,你是想让我对你愧疚吗?说话那么直干嘛,说点好听的会死啊!”

“你,这是为我担忧吗?”他指着自己,笑意更浓。

她赶快收了手,径自走在前面,“我这是为我自己的安全着想,你想啊,要是他被你惹怒了打开杀戒,我们一干人等岂不是都要跟你陪葬。”

他只笑不语,这气氛怎么都觉得有些诡异。

“对了,刚刚听你们的话,是陛下要到北塞去游玩吗?”灵儿转移了话题,打破这尴尬的僵局。

“嗯,自黄门侍郎裴矩杀了始毕可汗的谋臣史蜀胡后,始毕可汗就对我们恨之入骨。他颇具勇略,对我们威胁不小。如果我们出了雁门关,恐怕他得知消息会对我们偷袭。”他脸色凝重。

“这么严重啊,不过这也只是你的猜测,当不得真,想那么多干嘛?或许那个什么可汗根本就不知道我们来,也或许他正好生病什么的,反正这次是不会有什么事的,就算有事,也能度过去的。再说我也很想看看这里的长城是怎样的。”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记得隋炀帝是死于大业14年,还不到时候。

他笑着说,“你总能说一些我没听过的话,让人却又很放心。”

“我只是比较开朗罢了!”心下却暗想,‘我知道你们的命运,可却不知道自己的光明在哪里,你哪知道我心里的苦啊!’

“此地不宜久留,我就先走了!”

“嗯。。。”

他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好好保重!”

“嗯。。。”

应该说完了吧,灵儿想着便转过身走了,没走几步,他又叫住了她,“一定要多加小心!”

“嗯。。。。”

这次的事真是有惊无险,那皇帝可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她的姿色虽不见得多出众,但也不能冒险。况且他已然对她产生了兴趣,正到处寻我。这次若不是萧禹,恐怕难以自保。于是灵儿不断的提醒自己,一定要小心。可是就算再怎么小心,始终是人算不如天算,真是越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灵儿再也不敢贸然出去了,终日在皇后寝宫。

一连多日,皇后都茶饭不思。

“灵儿,我们去趟茶山吧!”

“是!”她拿起外套准备出发。

“不,还是不要去了!”皇后娘娘走至门口又坐回桌旁,手托额腮,很是纠结,烦躁不安。

“娘娘,您这是怎么了?”灵儿轻声问道。

“我。。。。”她停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那日宇文将军约本宫今日与他会面,本宫不知该不该去?”

原来是这么回事,自古最难缠的就是男女感情问题,谁都不能例外。

“娘娘是怎么想的呢?”

“本宫是想去和他说清楚,但又怕说不清楚,明知没有结果还继续来往迟早会受到惩处。灵儿,这。。。如何是好?”

“娘娘,您想见他吗?”她试探着问。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直摇头。看来是想见又不敢见。

“灵儿,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本宫想见又怕见,因为见了之后会更难受!”

灵儿拍拍她的手安慰道,“我知道怎么做了,就交给我好了,宇文将军我代你去见!”此时的皇后娘娘就像个孩子般,为命所折,为情所伤。

一路上,灵儿只顾想着怎么跟宇文化及说这事,以至于被人盯上都没发觉。走至观风苑附近,一个身影出现将她嘴巴捂住躲进了墙角。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被绑架了!死命的蹬拉都无济于事,无奈之下,只好慌忙下口——咬。

“啊!轻点轻点,是我!”那人终于出声了,不过是她熟悉的萧禹。

灵儿挣开他,瞪眼道,“你干嘛啊?”

“小声点,你被盯上了!自己看,”她顺着他指的方向,陛下正四下张望呢!

“刚刚还在这里,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呢!”

他身后的王公公回答,“陛下,要不要多派些人手过来将这里封锁,要不了一个时辰,定能找到她。”

“不必,朕就喜欢这感觉,既能在宫里能三番两次的遇到,就断定她是朕的人,还怕她飞了不成!哈哈哈。。。。”

“陛下所言极是。”

“走吧,去朕新建的听雨轩看看。。。。”

“是。。。。。”

灵儿躲在旁边听得心惊肉跳,要是现在被他抓到了,她的命运也就差不多能猜到了,不是和他一起陪葬,就是她自己了结了自己。

“不是让你要多加小心,尽可能不出来吗?”萧禹看起来有点生气的样子。

灵儿噘着嘴说,“我也不敢出来,可我真的有事嘛!”

“什么事?我帮你去办,你先回去。”说着便拉着她往回走。

见她站在原地不动,“你怎么不走了?”

“我。。。。。”灵儿低着头,不知如何作答,这种事怎么说啊,越少人知道越好,尤其不能让他知道。

她眼珠一转,附耳轻声道,“我这差事你办不了,是女人的事哦!还是我自己去吧!”

“也行,那我陪在身边保护你!”他认真的说。

“啊。。。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了,我会小心的!”她企图将他推走。

“可。。。。”

“别可是了,你想啊,你跟着我不是更容易暴露我吗?走吧,走吧,我也赶时间。。。”

看着他走时回头张望的样子,差点撞到墙,可真是好玩。不过总算将他送走了。

时间不早了,得抓紧!上山到了约定地点,宇文化及早在那里等候。

他坐在一块石头上,见灵儿一人前来,甚是失落。

“她为何不亲自来?”

“是这样的将军,娘娘身体有些不适,所以派我前来赴约。”

“她身体不适?要紧吗?”宇文化及看起来很是担心。

灵儿笑了下,道:“没有大碍,但将军应该知道,身上的病是好医,可心里的痛却不好治啊!”

“你想说什么?”他警惕起来,不明白这婢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娘娘贵为皇后,是后宫的领袖,是天下女人的表率,大意不得。这是责任,是不能卸下的重担。人人都能做痴男怨女,可娘娘不能做;再说这世间有缘无份的事多了去,天意早注定半点不由人啊!强求也是枉然。”

“这是她的意思?”他怨气极深。

灵儿看他的样子,虽然很害怕,但想到说都说了也不能退缩了:“娘娘的意思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为了这些麻烦事伤透了脑筋,以至于茶饭不思。我心疼她,就要尽可能为她排忧解难,而这个忧愁的根源就是你!”她竟直指着他。

“啊,”宇文化及恼羞成怒大叫一声,抽出腰中的剑驾到她脖子上,“你敢如此说本将军,看我砍了你!”

过火了,都怪自己说得太过火了,这才激怒了他。

“你杀了我你会后悔的!”灵儿闭起眼大叫,纵然心里怕得要死,嘴上也说不出求饶的话,通常这种情况下求饶的话好像也都是废话,没什么用。

“我宇文化及从来都不会后悔!”他似乎没有罢手的打算。

“难道你不怕皇后娘娘记恨你吗?”见他犹豫有回转的余地,灵儿试图把他的剑放下来继续说,“我能在这里来赴约有三件事可以说明。一,娘娘信任我,拿我当她的心腹;二,我来这里娘娘是知道的,若我没回去她是知道谁为难我了;三,娘娘心里是有将军的,但是天命难违,请将军放过自己也放过她吧!”最后一句她说得情真意切。

宇文化及似崩溃了一般,跪在地上,怨恨道:“难道让两个有情的人苦苦煎熬,这就是上天的安排?”

“谁让她是皇后呢?皇帝和她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但换了任何人带给她的都是痛苦和灾难。”灵儿撇了撇嘴,道:“除非日月颠倒,乾坤倒转!”

看着他还在发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他在原地跪了很久,突然眼冒厉光,大喝一句,“乾坤颠倒,迟早有一天我会扭转乾坤!。。。。。。”

会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