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捡了条命

  皇宫自古以来就是个百花齐放,争香斗艳的地方。一座偏宫的荷花池畔,一艳丽女子望着清波无起的水面,旁边的宫女轻声在她耳边说着什么。说完后宫女退开恭敬的站在一旁,只见那女子冷声笑道:

“哼,好一个那嫔,还不是得到皇后那傻子相助才回来,不知道连皇后自己都有麻烦了,还能指望谁?皇后娘娘啊皇后娘娘,没想到本宫会知道你的秘密吧?哈哈哈。。。。还有李笑笑,死了一个紫云,你就成这样了,本宫知道折磨你的方法了,本宫就先不急着要你的命,本宫要让你生不如死,以泄心头之恨。”这个女子正是玉妃,池塘里的清波微微荡漾,倒映岸上女人的面孔,瞬间变得狰狞可怕!

随着一阵阵的钟声,天已晓明。

“姐姐,姐姐你还好吧?你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他们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姐姐。。。”朦胧中有人在叫唤自己,是谁呢?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笑笑猛地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是明月。

“姐姐,你醒了?”明月拍拍自己的胸口,长呼了一口气,笑道:“真是吓死我了!”

笑笑微微眨眼,苍白的小脸没有丝毫的血色,干涸的嘴唇动了动,“渴,水,水。。。。。”

“哦,好好,我去倒水!”明月看到笑笑终于说话了,连夜的照顾和担心终于没有白费,竟喜极而泣,擦着高兴的泪水慌忙端水。

她小心翼翼的抬高笑笑的头,将水放在她的嘴边,可是笑笑实在是太虚弱了,若是往里灌又怕呛着她;明月沉吟了一下,起身拿了个小汤匙过来,轻轻的一点一点的喂着笑笑,那轻柔仔细的动作处处透露着细心和情义。

笑笑喝过水后,意识慢慢恢复过来,被明月扶着艰难的往上坐了坐,本来清丽的脸愈发瘦削,空洞的大眼望着眼前的人儿就此定格,看不出任何表情。

“姐姐,怎么了吗?”明月看着她这奇怪的举动,有些害怕,难道刚刚她真的受到春香的伤害了吗?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幕,她依然胆战心惊。

刚刚她想起药煎了好久都没去瞧一下,担心水放少煎干了,就跑去看,没走几步,碰到之前拜托照看一下药罐的小婉,她说刚刚看过加了点水还需煎会,明月就又回来了。

推开门的那一霎那,‘叮’的一声脆响,是一把匕首掉在了地上,而旁边却站着拿着棉被一角的春香。看她惊慌失措的样子,用不着细想就知道她要干什么。。。。。

“你怎么在这里?”明月直直问道。

这一句问话,拉回了春香的震惊,她突然咧嘴一笑,放下手中的棉被盖在笑笑的身上,道:“娘娘命我来看看笑笑,我来时见笑笑将被子踢开了,正准备给她盖上,谁知你就进来了!”

笑笑明明虚软得全身都不能动,怎会有踢被子这一说,明明就是谎言。明月冷眼看着她自导自演着,并不急于揭穿她,只是走近捡起脚边的匕首左看右看的。

春香脸色有点挂不住了,尴尬之极,但是无耻之人总能有办法让自己脸皮加厚。她抢过明月手中的刀,傲慢的说:“本来是想削个梨给笑笑吃,可惜被你打断了,只怪她没有口福。”说完这话扭头就走了。

明月看着她的背影,就像一堵墙塞在自己的胸口,春香绝没有如此大胆害人性命,难道她是得到了玉妃娘娘的首肯才会如此的嚣张?

明月摇摇头,拉回思绪,迫使自己不要再去想这些可怕的事,现在笑笑的身体康复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姐姐,你到底怎么了?”应该没有受到她的伤害啊,可笑笑这个样子真的好不正常,难道是这两日发烧变得呆傻了?她抬起手在笑笑的眼前晃悠着,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这下她彻底崩溃了,难道是大家常说的失心疯。早就听说宫里之前很多人得过这种病,上至嫔妃,有的嫔妃来到宫中从来没有临幸过,最后郁郁寡欢就得了这种病;下至奴才,奴才们生个病发个烧什么的没人医治,很多人挺不过来就死了,就是挺过来了,大多也成疯子了,运气好的赶出宫去自生自灭,运气不咋的直接就找个理由处死。。。。。。

明月越想越害怕,竟失声哭了起来:“姐姐,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月还以为你好起来了,太医也说只要好生调理是没有大碍的,可是怎么会得失心疯,你那么聪明千万不能疯啊。。。。。”说着她抹了下眼泪:“不行,我要去找太医。。。”

“不用!”

“那怎么行,好不容易将你救活了却是这副模样,太医一定能医治好你的!”明月自顾自的说着,丝毫没有觉得不对劲。

“我,是怎样模样?”

“就是痴痴呆呆的模。。。。。”她只顾着答话,完全没注意到和她对话的虚弱声音来自哪里,说这句话是正好抬头对上笑笑似笑非笑的眼睛,这才反应过来。

“姐姐,你没事了,害得我以为。。。。。”

“以为什么?”笑笑苍白的脸上满是慈爱。

“以为。。。。。”明月窘迫的低着脑袋,这不是故意为难她吗?姐姐真是的,话头一转,巧妙躲过,“没什么,你现在没事了,我就放心了!”

“你今日说话怎总说一半呢?”笑笑还在逗她,瞧这小妮子脸都红到脖子根了。看她可爱的表情,笑笑不禁感慨万千,宠溺的拉过她的手,轻轻抚摸着,声音也有些哽咽:“明月,谢谢你,多亏有你,我才捡回了这条命!这辈子能认识你,是我一生的幸运。。。。”

“。。。。。。”两人想看无语,眼里都泛着泪光,手握的更紧了。

看到笑笑好起来,明月一方面为她感到高兴,一方面也为她担心。回想之前春香欲至她于死地的事情,她始终忐忑不安,若不是她及时赶了回来,后果不堪设想。越是害怕不敢想起,那画面就越是往脑海里钻。笑笑好容易才活过来,不能再出事了,得让她有个防备才好!

“姐姐,呃。。。。。我想跟你说件事。。。。。。。”

“咚。。。。。”敲门的声音打断了明月的话,她们对视一眼,这时候会是谁呢?难道又是她们。。。。。。

明月配合的扶着笑笑躺好,看来两人想到一块去了,不管是谁,都不能随便露底。。。。笑笑对她会心的一笑,明月本来狂跳的心此时也平复下来了,深呼一口气,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如梦境般的一幅画:一位绝美的男子站在眼前,早晨初升的太阳在他的身后散发着微微的金光,甘露晶莹,鸟语花香,说不尽的美妙。

“笑笑,你好些了吗?”不等明月反应过来,那人直接闯入几步跨坐在床边。

明月看着萧禹心急的样子,不禁失笑,笑笑瞪了她一眼,这才忍住道:“姐姐刚刚醒过来,不宜太过劳累,奴婢去端药了,这里就先拜托萧大人照看一下。”说完便出去了。

“笑笑,你到底怎么了?有何事想不开的呢?为何会淋雨?难道都不会照顾自己吗?”萧禹心疼的握住她的手,眼里尽是温柔。

笑笑哪能不知他的心意,可现下她想不了那么多,只能选择忽视他的柔情。

“紫云死了,不明不白的死了。。。。”笑笑喃喃道。

“在这里,有的人命贵有的人命似蝼蚁。在乱世,人的命连蝼蚁都不如。在战场上,人的命又能算什么?什么都算不了,死了就无声无息。。。。你叹息别人你叹息得过来吗?”

“你不懂,她的死可能和我有关!”笑笑依然眼神呆滞,目无光彩。

“如果她真是为了你而死,你就更应该好好活下去,不仅为你,还要代她好好活着。岂可轻生,否则,她的命不是白丢了吗?”

笑笑终于看他了,双目犹似一泓清水,满是期盼:“我可以吗?”

他点点头鼓励着她,“你可以的。”

“真的吗?我可以?”

“真的,你可以。”

希望慢慢在笑笑的心中燃烧着。

“药煎好了,姐姐,我喂你。”明月端着药走了进来。

“我来吧。”萧瑀伸出手说,明月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碗递给了他。

他每舀一勺都要细心的吹凉再送到笑笑嘴边,笑笑没有多说什么,只要不涉及男女关系其实有这么一个蓝颜知己也是不错的。这个世上不是只有爱情亲情才温暖,友情也是可以捂热人的心的。她的心又活过来了,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此刻他们这里是温暖的,可门的外面不知有多少冷冰冰的刺刀在等着他们。

捡了条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