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得不偿失

  玉妃来到承晖殿,急急奔了上去,不料在门口被侍卫拦下。

“本宫有要事见陛下,让开!”她狐眼一瞪,甚是高傲。侍卫被她这么一瞥,急忙低下头去,心想着能有何要事,不就是那些风花雪月的事吗?嘴上却道:“陛下今日吩咐任何事都不得打扰。”

“哦,是吗?看清本宫的样子,再说此话!”玉妃挺起胸膛愈发傲慢:“难道你不知道如今陛下最宠爱的人是谁吗?识相的话就给本宫让开!”说着也不顾侍卫的阻拦,直接拿高耸的胸脯作挡箭牌,料想他们也不敢碰她,大步上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果然,她很顺利的进入内堂,侍卫见阻止无效,迅速关上大门返回岗位。只留下玉妃一人独自欣赏里面的无限春光。

“啊,你真坏!”这是女人娇嗔的声音。

玉妃绕过外间的屋子,循着声音她来到右边的房前,门虚掩着,站在门口,能很清晰的瞧见里面所发生的一切。

隋炀帝正和一女子在圆桌旁嬉笑,打情骂俏。女子不慎摔倒,炀帝急忙过去接住,但还是迟了一步。

“陛下,摔疼我了!”

“疼在哪,朕帮你揉揉!”

“呵呵,好痒!好痒。。。。”

玉妃愣愣的站着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脑海里交错着刚刚发生在仁寿宫的事,两个场景的片段不断的在脑海中上演着,甚至忘了该做什么。

如果说皇后娘娘和宇文将军的暧昧之举是一盘小菜,那么现下看到的绝对是大餐了!

不知是太投入还是丝毫不在乎,他们还在毫无忌讳拥笑着。

“陛下,有人进来了,臣妾真是羞愧死了!”两人坐起,女子说着娇羞的藏进隋炀帝的怀里。一双灵动的眼眸却是盯着看戏的某人。而瞬间表情没有任何的羞愧之意,反而带着些许得意。

玉妃盯着面前的两人。男的生得儒雅贵气,长眉凤眼,俊朗有度,这与他刚刚的表现大相径庭,判若两人。女的天生丽质,容颜极为精致,尤其是那张微翘的小嘴,无尽美妙。这张脸曾经恨毒了她,同样,她也恨毒了这张脸的主人——那嫔。

心下一惊,怎么会是她,前些时日陛下还说过不想见到她,难道是自己最近忙着对付皇后和笑笑她们,让这个贱人钻了空子?

“你怎么来了,朕不是说不许任何人进来打扰的吗?”隋炀帝长眉微蹙,看起来极为不悦。

“我。。。。,”玉妃脑子飞快的转动着,该怎么说呢?今日来得可真不是时候!若是此时拉陛下去仁寿宫,陛下未必会去,就算是去了,难免会耽搁一些时间,恐怕那边也是曲终人散了。现在陛下正恼着,还是先自保吧!

“陛下,臣妾都好多天没见您了,人家太想您了就过来看您嘛!”玉妃身子微福,不敢起身。面前的人毕竟是陛下,自己屈着就已经高过他了,若是想要一般高,坐着又不象话,只能就这么忍受酸麻的屈着,只想着早点结束这番对话。

“只是如此?以后没有朕的允许不准自作主张!”杨广把玩着怀里人儿的发丝,声音不怒而威。而那嫔则是一脸冷笑。

“是,臣妾谨记陛下教诲!没有别的事,臣妾就先告退了!”玉妃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慢着,”杨广阻止道,又大声对门口喊:“来人!”

玉妃心里咯噔不停,难道陛下这是要处罚她吗?这可怎么得了?没想到今日本来有个大收获,结果来得偏偏不是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

立马有八个侍卫推门进来站成一排,此时地上的那嫔早已拉过被褥披在杨广和自己的身上。俏眼斜看玉妃艰难持久的姿势,心里说不出的愉悦。

“刚刚是何人放玉妃进来的?给我拖出去砍了!”杨广说这话时眼皮都不曾抬一下,对着怀里的那嫔一阵亲吻,逗着伊人咯咯直笑,好像此事与他无关,此话不是出自他口似的。

“饶命啊,陛下,饶命啊。。。。。”很快的,侍卫的声音越飘越远直至绝音。

一切恢复正常,都好像不曾发生什么。

玉妃依然弯膝站着,这会眉毛额头上沾满了汗珠,不知是被吓的还是这姿势的累人所致。相信这会她也不敢理会累不累这事。

“下去吧!”终于,还是等到了陛下的这几个字。心里的石头总算是放下了!正准备起身转头之时——

“慢着!”这次出口的是那嫔。

“姐姐有何事?”玉妃强忍着轻声的问道,一改平时的傲慢脾性,她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那嫔并不理会她,对着杨广巧笑道:“陛下,您还没让妹妹说话呢?妹妹此次不顾欺君之罪擅闯承晖殿,绝不是光是想念陛下而已,定是有要事相告,您都没让人家开口呢!陛下。”那声音甚是娇嗔,让人销魂之极!

那嫔说着又转向玉妃:“妹妹,您尽管说吧!”

玉妃咬紧牙关,就怕自己沉不住气。如果此时没有陛下在旁,她会毫不犹豫的冲出去甩几个耳刮子给那嫔,如果诅咒有效,那嫔也早就死了几百次了。

杨广拍拍那嫔的小脸笑道:“爱妃说得是!”说着转头对玉妃说:“你且说说看,有何要事?”

“臣妾。。。。臣妾新学了一种舞蹈,想要赶快跳给陛下欣赏,所以就急急赶来了,还望陛下恕罪!”玉妃随便编了个理由搪塞。

“可是朕现在不想看,以后若是此等小事就违旨,你是知道后果的。”杨广依然没有看她,只顾着调戏怀里的人儿。

“臣妾知错了,以后一定不再犯,还望陛下体谅臣妾的爱夫之心。”玉妃的眼泪汪汪,表情甚是痛惜,说得深泪俱下,极有渲染力。

“知道就好,下去吧!”杨广终于再一次让她退下。

“是,臣妾这就回去思过!”玉妃说完起身要走,谁知由于弯腰屈膝的姿势太久,站起时一个不稳就向前倒去,手慌忙抓住了门,这才没摔下去,不过也够是狼狈之极。眼角余光扫视到那嫔一脸的耻笑,她咬牙在心底暗暗发誓:此仇必报,总有一天,她要加倍讨回。

得不偿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