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命在旦夕

  玉妃寝宫。

李笑笑呢?玉妃貌似不经意的问道。她打理着妆容,修长玉指正往头上比划着珠钗,最后满意的选中了一支镶玉的花形步摇。

“启禀娘娘,笑笑昨夜就高烧不止!”听了这话,玉妃那妖媚的眼里露出兴奋的光芒,嘴角不自禁的上抬。毕竟是自己宫里的人,也不能表现太过。

明月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变化,往前一跪,急切的说道:“娘娘,您请太医给她看看吧!奴婢担心她熬不过今晚了。”

玉妃脸色微变,正要插上步摇的手颤了下,随即放下,刚刚还很开怀的脸此刻已经蒙上了一层霜,想不到这丫头还挺有本事,短短日子就收买了不少人心,不过,再厉害也逃不过本宫的掌心,让她死她还能得瑟吗?想到这里,她的眼里迸发出一股阴狠之色。这女人变脸的戏法可真能用大师媲美了。

“还是担心担心你自个吧!她的命看老天。下去吧!”玉妃悠闲的插上步摇,得意的左右审视自己完美的花容月貌。

“可是,娘娘,笑笑毕竟是您的人,更何况当初还是她帮您。。。。。”明月急得口不择言,几乎快要哭出来。

“大胆,居然敢这么对娘娘说话,分明就是不敬!”春香说着上前俯身手落,给了明月一巴掌。自从上次被训后,

她就一直不敢随便插嘴,可刚刚注意玉妃的脸越拉越黑,似要喷火,担心这把火会烧到自己头上,她再也忍不住了,奴性再次显现。

“你是想说是她帮本宫赢得陛下的宠爱,是这样吗?”玉妃缓缓开口,看似说得轻描淡写,实际上这句话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蹦出的,当真是怒气十足。

“。。。。。”明月捂着滚烫的脸低头不语,单薄的身子不断的颤抖着,就像是案板上的肉等着人来处置一般。

半晌,玉妃仰首轻叹:“唉,犯了这种大不敬,你叫本宫如何处置呢?”她妖邪的媚眼微微一瞥,春香马上会意,随即开口道:“娘娘,但凡是以下犯上的奴才,一般都是要处死的。”

“哦,是这样啊,那就从轻发落,张嘴二十好了,谁让你是本宫的人呢?”说着玉手一挥,两个婢女便将明月拖了出去。

明月双手捂着红肿的脸一路小跑回去,经过笑笑住的屋子,踌躇徘徊了半天,最终还是进去了。

床上的人儿几经气若游丝,小脸忽红忽青,嘴唇血干,身子也是凉热时有,微微抖着。

“姐姐,姐姐。。。。你醒醒啊!”明月急切的喊着,可是床上的人儿毫无反应,已经没有什么知觉。

用手探探她的额头,“啊!”她惊叫着抽回了手,接着哭了起来:“姐姐,你千万不能死啊,姐姐,你醒醒啊醒醒啊,不要吓我。。。。”

明月急得在屋里来回踱步,怎么办啊怎么办,刚刚已经求娘娘请太医救姐姐了,可是。。。。。。

她脚步一顿,对,太医,现在只有太医能救姐姐!

“姐姐,我这就去找太医来救你,你一定要等我回来啊。。。。”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笑笑,明月已经顾不得许多,一心只想找来太医再说。她不再迟疑,救人要紧,返身就跑,因为走得太匆忙,差点让门槛绊倒,关好门,飞奔着就朝太医院赶去。。。。

走到桥边拐角处,因为走得太急撞到了人,一看是皇后娘娘,吓得跌跪在地上:“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好了,本宫不责罚你,以后走路别如此莽撞冒失了!”皇后看起来并无怒意。

“是,多谢皇后娘娘开恩。”明月跪在地上诚惶诚恐。

“起来吧!”

明月站起,感激的看了一眼皇后,同样是主子,为何差距如此之大,只怪自己命苦,没福气侍奉这样的主子。奇怪,今日皇后娘娘身边怎么没有宫女陪伴呢?

“看你应该是有要紧之事待办,还不快些去!”皇后的一句话惊醒了思绪飘远的明月,天哪,怎么能将姐姐的生死抛之脑后,再不敢多想,急忙离去。

命在旦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