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忽然之间,就成了精神放松师

  我不知道,城里的人是靠什么活着的。我只知道,在工程队,我们起早贪黑的干活,一直不停不停的忙忙碌碌,奔奔波波,没有节假日,一天恨不能拉成两天用,就这样,一个月,也只能苦到一点点钱;我也不知道城里人是怎么谈恋爱的,是不是喜欢用一个不相干的人去刺激自己喜欢的人,使自己喜欢的人跑到自己身边。在工程队,彼此抬头不见低头见,这样的事,谁也做不出来。而在城里,这样的事司空见惯,这个不相干的人被称为精神放松师。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就这样,忽然成了精神放松师。并且,事后,连一句安慰的话、道歉的话都没得到过。于是,再想起原子时,便怀疑起他来:是不是他也在把我当成精神放松师!再想起工程队时,忽然就有一种感概:这个世界根本没有爱情!有的,是尔虞我诈,变着法儿生怪方。从此,便笑话了自己:柳路呀柳路!什么年头了,还相信爱情!就像相信马路上掉了一分钱,会有人捡起来交给警察叔叔一样啊!柳路,你是出土文物!土的掉渣呐!

我至今还记得那一天晚上,我走进了精神卫生中心的女病区。当时,我还能理直气壮,直着腰杆做人:因为,我虽然有顽固脑疾,但是,我的一切,我身上的每一缕丝,口里的每一粒米,都是我干活换来的。我吃自己,住自己,穿自己,从来不看眼色。虽说个人问题不是那么顺利,却也没有求谁来帮过忙,甚至连求人帮忙介绍朋友也没有过。而那一晚,自食其力的我,居然就莫名其妙的成了精神放松师。我只想对天长啸“有天理吗?有吗?”

那一晚,我住院了,住进去之后,我收拾摆放好自己的东西,换上睡袍,看书。说实在话,像我这样的病人,几乎没有。而我之所以比较正常,却正是为了生存----自己的生存,因为,家里人根本就不管我了。为了活下去,我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心血和汗水。一般情况下,精神病人发病时,都有大量幻觉产生;而我,由于天天坚持服药,坚持干活。因此,疾病发作时也只不过是失眠而已,并没有幻觉。没想到的是,就因为这样,我成了精神放松师。从此,我又想起了念里,想起被他侮辱的岁月。唉!念里,你知不知道,我成了精神放松师了!更可怕的是,他们居然问我,我有没有被铁链栓过?我忽然忽然之间,就这么想哭,这就是城市吗?这就是城市人吗?他们谈恋爱的时候,为什么不开诚布公?他们为什么要彼此算计?最重要的是,他们为什么要伤害我----一个无辜的,没有谈过恋爱,刚刚在工程队里疗好自己的伤的人。人是感情动物,对于重感情的人来说,被感情重创一次,能熬多久?对于感情正在逐渐正常化的我来说,这样被伤害一次,还能站得起来吗?我想起了原子,想起了工程队的工程师们教我喝酒----自我宽宽心。忽然,就想哭了,这就是城市吗?我恨城市!城里人,你们咋要这样作践感情?咋要这样践踏一个人?就这样,不想再笑了,只想哭了!

那一晚,我见到的是,一个很不错的男护士很想接近我。于是,乐了,高兴了,以为可以谈恋爱了。因为,我至少还对爱情抱有一点点幻想。于是,乐滋滋的接近他。也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一个女护士跑到了他身旁。那一瞬,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为他人做了一次嫁衣裳。而这种嫁衣裳就是精神放松师。男护士和女护士就这样好上了;我哭了,因为,我爱上了男护士,可是,男护士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连招呼也没打一个,就和女护士去了。我窝在病房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伤心绝望的泪水哗啦啦一直流,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一定要治好自己的病。一定要变成正常人!不做精神放松师!不做他人的嫁衣裳。

后来,男护士一见到我就走开,我哭的好绝望。但是,也明白一个道理:女人不能依附于一个男人。因为,一个女人活着,并不仅仅是相夫教子,围着男人打转。她得有自己的天地和事业。再想哭,只要见到男护士,我的眼泪几乎都咽进肚子里,不让他看见我也曾为他流下过一滴泪。倒是女护士,经常来找我聊天。于是,我就笑了,至于吗?我不会玩那种旧式女人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的,我有的。是自尊的修复,是自我的肯定以及对生活不懈的努力。就这样,本来是从工程队回来谈恋爱成家的,忽然之间,就变成了精神放松师,忽然之间,就再也不敢相信爱情,忽然之间,就只有一个决定----此生,一定一个人好好过!然而,每次去药房拿药的时候,都要遇见男护士,便也突然决定了一件事:不再吃药了!

忽然之间,就成了精神放松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