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的那些情和事

普洱的那些情和事

PLHALL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归乡的游子

  我轻轻的抱着岑涵的脖子,脸上早已泪流满面,岑涵紧紧的搂住我的腰,紧紧的把我搂进他的怀里,一记热吻深深的烙在我的额上“柳路、柳路,我的小柳路,你终于回来了,回家了,回到普洱茶城了。你可知道,爱情没有忘记你,故乡没有放逐你,朋友没有抛弃你!”

这时的电脑在播放着费翔的成名曲----《故乡的云》“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归来吧,归来哟,我已厌倦漂泊!”我的心,在轻轻应和“我已归来,我已归来,故乡茶城,我魂牵梦绕的地方,你生我养我,抚慰着我受伤的心灵,今天,我终于回来,和你永在一起!”

岑涵继续搂着我,像搂着一个梦,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作为女人,我在快满40岁的时候,终于明白了人与人之间最美好的感情,终于得到了我梦寐以求的爱情,终于,迎来了我人生的第一轮幸福!我不再为自己平凡的相貌而自卑,不再为生活的琐琐碎碎和平平淡淡而烦恼;不在为茶城的窄小而愤愤不已。虽然没有走过太多的地方,没有经历太多的是是非非,仅只为了逃避那段无望的爱情,掩埋素色青春带来的自卑,我漂流在云南的各个县市里,日复一日的流浪,年复一年的想家,终于,在今天,感情决堤的今天,我站在故乡的土地上,躺在爱我的男人的怀里,在分隔16年的相思岁月里,听着他喃喃的倾诉,任眼泪肆意的飞。

岑涵深深的望着我的眼睛“柳路,柳路,原谅念里,好吗?我代表念里,请求原谅!”一股热泪直冲进我的眼睛:今天,在今天,在给了我包容和温暖呵护的故乡的土地上,在给了我温婉爱情的岑涵的怀里,我还有什么不能宽容与原谅呢?于是,我点头道“原谅,原谅,我原谅一切,原谅他!”念里,念里,想起你,我不再心疼难忍,不再心碎纠结,虽然,为了你给我的无情伤害,我把自己放逐了,我把自己活埋了,我把自己的爱弄丢了16年。然而,今天,我选择了原谅,选择了宽容。但愿,在异地他乡,你能过得好一些,让人,少牵挂一些!让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的祝福,温温暖暖的把你包裹!

岑涵满足的点着头“我知道,我知道,你会原谅念里,会原谅他的,会打开自己的心结的,终究,你是会得到幸福的。柳路,柳路,小柳路,你可知道我爱你!这16年来,你活埋了自己,我何尝不是也一样的度日如年,苦煎苦熬着这日日夜夜,过着魂不守舍的岁月。好了,今天,一切苦难都已过去了,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和青春,以后的日子,说什么都要手拉手的一起好好过。”我轻轻啜泣,只为,我爱着这个男人质朴的表白。接下来,岑涵轻轻放开我,从休闲西服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轻轻打开,一枚棕褐色的玛瑙戒指映入我的眼帘“柳路,我的小柳路,嫁给我,好吗?”我点点头,拿起那枚戒指,轻轻的套进我的无名指。虽然,还没有举行婚礼,但是,对于我来说,我已经嫁了,在套上戒指的那一霎那,就已经嫁了。而且,还是无怨无悔的,幸福甜蜜的嫁了……

岑涵静静的望着我把戒指套在手上,这个斯文的男人,竟然在默默的抽泣,悄悄的哽咽“柳路哪柳路,等你等了16年,今天,幸福终于悄悄的蔓延了。答应我,永远不再离开我。生生死死,咱两都不要在分离了。好吗?就让我,穷尽一生来照顾你,好吗?”

我轻轻地擦去岑涵的眼泪,点点头。不曾想,自己又一次,泪流满腮。这时,故乡普洱茶城的风轻轻撩起屋里窗帘的一角,电脑里的歌,早已变成了周传雄的一曲《关不上的窗》----“这些年无法修补的风霜,看来格外的凄凉,风来时撩拨过往的忧伤,像整个季节廉价的狂欢,让我们从头来吧,如梦如幻!”我紧紧的把手握成拳头,无名指上的玛瑙戒指,格外的显眼。佛教说“手中握无限,刹那成永恒!”我用这枚戒指,牢牢的握住今生的幸福,我用双手,紧握住自己的人生,而所有的伤痛与风霜,都被故乡的风,轻轻拂去……

都说,心上的疮口,好了伤,止了血,接了疤,落了茄,就不会再痛。而今,我的疮口,只能依稀看见一点点灰白色的斑点,那些斑点,只是在默默记载着曾经的创痛而已。于是,我的心一寸一寸的在燃烧,我的思绪,一缕一缕的在飘飞,我又回到了纯真年代,那个期望着爱情,朦胧着少女怀春时节的懵懂年代……

归乡的游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