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捡漏

  时间真快,一转眼,就要放寒假了。做了3个月的家教,陈晨手里有了一笔小收入,虽然不多,但是陈晨想在回家之前给爸妈和弟弟买点礼物。想起年迈的父母和弟弟,陈晨真心觉得对不起他们。陈晨的家在农村,父母供自己上大学特别的不容易,而弟弟更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初中毕业后就在家务农,当时弟弟非常想去江西的一所厨师学校学习厨师技术,但是家里考虑到学费,父亲找了弟弟谈了一次,弟弟就再也没说什么。其实陈晨姐弟俩个对于厨艺都是极其有天赋的,陈晨长想如果当时弟弟去学习的话,那么指不定已经是一名优秀的厨师了,而不是一辈子在家务农。

重生之后,陈晨想自己的人生既然能重新能过,那么今世,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帮弟弟改变命运。还好现在弟弟刚初中二年级还有时间。

今天,陈晨约了周霜雨,一起去市里的服装批发市场看看,她想给爸爸买一条羊毛裤,父亲的腿不好,冬天农村又冷,父亲的腿经常伸展不开。周霜雨跟着陈晨逛了一上午,最终陈晨除了给父亲买了一条羊毛裤外,还给母亲买了一件毛衣,给弟弟买了一双运动鞋。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看看啊古董啊,明代、清代全都有啊!”正准备回学校的时候,陈晨跟周霜雨听见一声清脆的叫卖声。

“看看热闹去呗”听到卖古董的周霜雨很是兴奋,想去凑凑热闹。

陈晨有些不愿意的说“别去了,凑什么热闹啊,古董会在路边卖啊”。陈晨前世看见太多以为自己“捡漏‘却亏得一塌糊涂的人了。

“去呗,去呗”周霜雨拉着陈晨边拉边说。

禁不住周霜雨的劝说,陈晨只好跟着她到了古董摊子前。

“大哥,你这瓶子真漂亮啊!”一到那周霜雨就被吸引住了。

“那是,咱这是元青花的啊,漂亮吧!我家祖传的,要不是家里急用钱我才不舍得卖呢!”卖古董的小伙子说道。心里却想着,原来大家都喜欢瓷器啊,一上午这是第3个问瓷器的了,别的还无人问津呢。下次多进点瓷器吧,第一次卖这东西,还有点不了解行情啊。

“真的啊”周霜雨傻傻地说。

陈晨在旁边,边看边边无语。元青花,我呸!正当陈晨想拉着周霜雨走的时候,陈晨眼前突然被一幅画卷吸引住了。松山茅屋图,傅儒。陈晨努力在脑海里寻找这个名字。她记得前世在看一档寻宝节目的时候,她曾听见过这个名字。当时一位专家说这个人与齐白石齐名。只不过很多国人都只知道张大千,而不知道傅儒。而且当时专家还专门说了一句,见到张大千的画一定要谨慎因为仿的人太多,但是傅儒的画相对来说,假冒的反而要少些。

一边想她一边拿起这幅画观看。

卖东西的小伙子看见有人拿起他的话,高兴的啊,赶紧说“小妹妹,这可是明朝的画啊,到现在几百年了,珍贵的很。要不是我祖上是当官的,这化你们都见不到的。”

“真的吗?明朝的?大哥,你可真好意思说,这画,你看这落款,你看这颜色,你再看这作者名字,哪一点像明朝的,这幅画是应该是清末民初的吧。”听见小伙子这么说,陈晨更加确定了这个卖古董的压根什么也不懂,指不定从哪里淘来了一些东西,就开始摆摊卖了。

一听陈晨这么说,小伙子真愣住了,的确,卖给他画的大娘说,好像确实那那个时期的,这是他家长辈的一个远方亲戚画的画,当时大娘5块钱就卖给他了。还说亲戚的画值不了多少。当时他是去大娘家收别的东西的,大娘家以前也是大清国的贵族,满族正黄旗人士,所以家里还是有些好东西的。

“小姑娘,好眼力啊!”一看遇到内行了,小伙子讪讪地笑着说。

“什么画啊,”周霜雨也凑过来看。

“这画哪好看啊?我看还不如那瓶子呢!”周霜雨边看画边说。

“大哥,我挺喜欢这幅画的,山水挺好的,回家当个摆设也挺好的。”陈晨微笑着说。

见陈晨这么说,小伙子眉开眼笑的,赶紧说,“妹子要是真喜欢,哥哥也不多要钱,20元钱给你”。

“那,大哥,画您自己留着看吧,这话品相不好,旧成这个样子了,作者也不出名,我不要了。”陈晨边说边放下了画。

“别啊,妹子,那你说多少钱?”小伙子急着问,这幅画在他手里好长时间了,也没人买。好不容易有个想买的,可别跑了啊。

“10块钱”。陈晨伸出10跟手指。

“天啊,妹子啊,你可真行,4块能干什么啊?这画可是有年头了啊。”小伙子说。

“大哥,不是我行,而是,不是名家作品就算是清朝的,画也是不值钱,没有收藏价值的。清末留到现在画都特别多呢,何况这个还到不了清末的呢,不值钱。”

“那你在加点”小伙子一幅不情愿的样子。

“那我们走了,大哥您忙吧”说完,陈晨就拉着周霜雨要走。

刚迈出两步,陈晨就听身后传来了小伙子的喊声“行,10块就10块吧”。

小伙子心想反正还是赚了的,卖吧,难得有个买主。

于是陈晨和小伙子一手交钱一手交画。旁边的周霜雨看了看,说“老板,这画十块钱你就卖了,那我那瓷瓶呢?”周霜雨是真的挺喜欢那个小瓶子的。

“小姑娘,这个可跟那画不一样,看你那朋友是个内行的,我跟你说实话,这个的确不是元青花,但是这瓶子可是真正的官窑瓷器,我是从一大户人家买来的,他们家祖上是满清贵族。我可是花了大价钱的。”小伙子诚恳的说。

“真的假的?那你说多少钱你买给我?”周霜雨问

小伙子伸出一个手指头,说100。周霜雨吓了一跳这么贵。100,好几个月的生活费了,20世纪90年代初,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得很快,但是100元也不是个小数目了,他父母都是普通的老师,这个100元是他爸妈2个月的全部工资了。

“那我再考虑考虑吧,”周霜雨有些无奈的说。

“好吧,那你好好想想,小姑娘。”小伙子这次没说假话,这瓶子他的收购价就80元钱,他看两个小姑娘都是学生样子,所以真的没多要钱,要是别人他都直接叫上200元了。

说完,陈晨跟周霜雨两个人就准备回家了。他们转身走的时候,小伙子又喊了一句“姑娘,最低90,欢迎下次再来。”

“好的,我们好好想想。”周霜雨甜甜的回头冲着小伙子笑着说。

她这一笑不要紧,小伙子的心好像一下子就被揪住了。

捡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