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8章 保大还是保小

  “前些日子你去龙门山的时候,如姬来找过我,想请我师父替她治病……”任小浣轻抚腹中的胎儿,轻叹,“说来她也可怜,早年做舞姬时被逼服了绝育的药,如今想要个孩子都很困难……她说她知道你心在我这里,不敢有别的奢望,只求能给你生个一儿半女,伴养终老……”

“所以你就答应了她?”崔旰凝望她。

“嗯。她服师父开的药已经快两个月了,身体应有改善,所以……”

“所以你就打算把我推到她那里去?”崔旰将头贴近任小浣,皱着眉瞪她,“你当我是什么?”

任小浣伸手抚平他微皱的眉头,俏皮的笑道:“不管是什么,多一个人给你生孩子,难道不好吗?”

“好好好!”崔旰笑了,将任小浣搂入怀中,脸在她的耳鬓轻柔地摩挲,“可更好的是,我小浣长大了……”

二月春风似剪刀。龙门山脉里的雪,也化得差不多了。

崔旰对重灾区的灾民发放抚恤,鼓励灾民重建家园,对重灾区的税收也实行三年全免政策。并亲派军队入山,助灾民重修房屋。他的顾及民生,事事亲力亲为在西川百姓中有口交赞,声望日隆。

这天清晨,崔旰正在视察重建进度,突然觉得心中烦躁,眼皮直跳,做什么事情都出差错,根本无法静下心来。他心中记挂着再过一个月就要生产了的任小浣,于是令韩潭留下监督重建进度,自己带了两名亲兵,快马加鞭地赶回CD。

黄昏时刻,总算是赶到了CD,可刚进城门,就看见自家的仆人崔庆骑着一骑快马,飞驰而来。

看到崔庆,崔旰顿时觉得心头一沉——他勒停马步,冲着迎面而来的崔庆一声大喝:“崔庆,你上哪去?”

崔庆见是崔旰,连滚带爬的从马背上下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崔旰马下,痛哭流涕道:“大人,您可回来了——三奶奶……三奶奶她出事了!”

果然是她!崔旰只觉得眼前一黑,差些坠下马去,忙稳住身形,厉声喝道:“你哭什么哭?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好好说!”

崔庆被崔旰一喝叱,不敢再哭,可却仍是止不住抽咽:“今天上午……三奶奶去西郊采药的时候不慎跌倒……引发早产……可这发作了大半天了,孩子还没下地……接生婆说是难产……”

崔庆话未说完,便看见身前马蹄飞纵,崔旰竟已纵马飞驰而去!

崔旰第一次觉得去百花村的路是这么的长——纵是策马狂奔,仍是觉得仿佛过了千年,也仍无法赶到他的浣儿身边……

“小浣,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听我的话,好好保重自己……”

百花村内,崔旰最担心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

崔旰为任小浣购置的别院里,满院都拥满了人。崔家的老小且不说了,百花村的百姓,还有留在百花村治疗伤病的灾民,将别院挤了个满满当当。人们一个个满面焦急,痛心疾首围在任小浣居住的西厢房外探首张望,还有人在不时的掩袖而泣。

崔旰心急如焚地拨开人群,眼见的人叫了一声:“崔大人回来了!”于是满院的男女都自觉的让出一条路来。

“怎么样了?”崔旰大步跨到厢房外,切声问在房外守候的崔母和兰如姬。

崔母只是拭泪,兰如姬眼眶微红,望望房门紧闭的产房,神色犹豫着不敢开口。

产房内,人影晃动慌作一团,急促的脚步声不曾稍歇,偶尔夹杂着几声任小浣叫人身心俱裂的痛苦呻吟……只觉得心如刀绞针刺的崔旰跨步上前,就要推门进去,却被兰如姬一把抱住:“相公,此血污不净之地,去不得!”

崔旰却牙关紧咬地拨开兰如姬的手,毫不迟疑地推门——门突然开了,一个四十多岁、满身血污的接生婆突然从门内跑出来,神情慌张叫着:“老夫人——”却被正要进屋的崔旰惊了一跳,下面的话全咽回肚子里去。

“她怎么样?”崔旰急切地问接生婆。神情犹如无助的困兽,急迫的双眼中夹杂着要某种的危险信息。

接生婆被崔旰的神情吓得一个哆嗦:“三奶奶情况紧急……再生不出来只怕是……只怕是母子不保……眼下只有助产,所以想问问是保大还是保小……”

“你胡说些什么?这还用问吗?”崔旰怒目圆瞪,厉声喝道,“自然是先保住大人要紧!”说罢抢身进屋。

遍地血污的屋内,两个丫鬟手忙脚乱地扶住在床上痛得几欲昏厥的任小浣,不停地摇晃着她:“三奶奶,醒醒,不能睡,不能睡啊……”

崔旰抢步过去,见双目紧闭的任小浣脸色惨白,痛得咬关紧咬,满头的冷汗湿透了她的发鬓。他捉住任小浣因疼痛而紧攥成拳的手,恨不得能将她的痛苦转移到自己身上,却又是无能为力。只得紧紧地握了她的手,想要给她的身体注入自己的力量,在她耳边说:“小浣,我来了——你要挺住,一定要挺住!”

听到他的声音,任小浣虚弱地睁开眼,无助地望着他,痛苦而空洞的眼眸中滚出几滴泪来:“对不起……我没保护好孩子……”

“别胡说……你不会有事,孩子也不会有事……只要你好好的,我们还会生一大群孩子……”崔旰抹去她脸上的泪水和汗珠,强笑道。他努力地想要显得轻松一点,可眼眶中隐然的泪光暴露了他的无助与伤痛。

任小浣嘴角抽动了一下,费力地对他挤出一丝笑容,目光落在接生婆端过来的木盘上——木盘里,放着一把助产用的镊子,和一把锋利的小刀。

任小浣的脸色微微一变,眼见着接生婆拿起镊子就要伸到她身下去,忙挣扎着起身叫道:“等一下!”

接生婆停了手,说:“三奶奶,不能再等了,你已经大出血了,再这样下去,不单是孩子生下来不能活,就连你也有危险!”

“我知道……”任小浣,看了眼崔旰,深吸口气以缓解身体的痛楚,神情复杂地对崔旰道,“将军,你还是出去吧……这血腥一幕,你还是别看的好……”

“是啊,大人——这女儿生孩子,男人是不能在场的,您还是出去吧?”接生婆也劝道。

崔旰无奈,只得起身——说到底,他也无法亲眼面对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眼前夭折的残酷,只得握了握任小浣的手,微有些哽咽道:“我就在外面,要是受不了痛就叫我……”

“好……”任小浣虚弱地笑着,目送他离开。

当门在崔旰身后关上的那一刹那,任小浣的笑容不复得见——她咬了咬牙,脸色惨白的对接生婆说道:“把刀给我!”

第158章 保大还是保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