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7回 胡三的心事

  ——有什么东西从房上扔进小院,“啪”的一声,似乎不轻。

任小浣警觉地悄然起身,透过门缝看到一个黑呼呼的包裹静静地躺在小院中央。

隔壁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茶摊老板娘匆匆捡起那个包裹,看也不看,径直走到大门口,打开门,想都不想就将那沉甸甸的包裹给扔了出去。

“我不需要你的钱!”

对着黑暗的夜空,老板娘恨声说道,而后“啪”的一声重重地将院门关上,背靠在门上无声抽泣。

“娘——怎么了?”

老板娘九岁的女儿揉着迷迷糊糊的眼,从屋里出来。

“娘,那个人又来了吗?”看到母亲落泪,女孩不禁又是担心又是好奇,“娘,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总是给我们送钱?”

“他……娘也不知道他是谁……”怕女儿担心,老板娘三两下擦干眼泪,冲着孩子挤出勉强的笑,“兴许是个疯子也说不定……走吧,不要管他,我们回房睡觉去!”

连拉带拽的将满心好奇的孩子牵进屋,老板娘再一次深深地看了眼院外黯淡的夜空,将自己的满面悲苦掩进已略有些破损的门板之后……

夜,再一次的宁静下来……

宁静中,却有人无声无息地来到破败的小院门外,默默地捡起被老板娘扔出院外的包裹。他对着紧闭的院门凝望了许久,院门始终无声紧闭……

仿似过了千年,那人终于颓败转身,拖着远不似来时般轻盈的脚步,沉重离开。

才走几步,夜幕中突兀响起的一声轻蔑嗤笑惊扰了他的脚步——

“我当‘刀不过三’的胡三是个多了不起的人物,原来也是个胆小怯懦之徒!”

这话刺痛了那人的耳朵,顺着声音的来源,他恼羞成怒的目光落在一棵柳树后的单薄身影上——

“原来是你!”胡三料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任小浣,怒意迅速被惊诧掩盖,“你怎么会在这里?”

任小浣心情复杂地冷笑:“还不都拜胡大侠所赐!我泄漏军情,被人家从CD赶出来了!”

“释清平呢?他和枯叶逃出来了没有?”胡三看起来忧心忡忡。

胡三关心枯叶倒还有几分道理,可他先问的却是释清平,不由得令任小浣心生疑惑:“当初你和枯叶对我们穷追猛打,今天你也会关心我师兄?”

胡三长叹道:“我们不过是各为其主罢……想当初你师兄也曾险些将性命送在我等手中……可他却不计前嫌拼死助我和杨子琳逃走……他若是因此被崔旰所杀……唉……”

虽然释清平重新出现已经很长时间,可这些日子任小浣一直忙于照料伤病中的崔旰,也无暇问及他失踪后的经历,因此对于释清平为什么会和胡三走到一起,在任小浣心中一直都是个谜。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个谜团解开——

“我倒很想知道我师兄是怎么跟你们走到一起的。”

任小浣原本也不指望胡三告诉她真相,却不想胡三居然毫不犹豫地回答了她——

“你师兄掉落泯江的当日就已被杨子琳的谋士林本中救起。杨子琳令人在他的药里下了迷药,令他终日昏睡,至到你和崔旰成婚的前夕才停了药。杨子琳本打算利用他去破坏你和崔旰的婚事,令崔旰出丑,却反被崔旰先一步捉了去……你师兄只道林本中是他的救命恩人,所以前几天林本中找到他要他帮我们去救杨子琳,他便应允了。”

不过短短数语,便将释清平因何没有死却不曾回CD、杨子琳因何为崔旰所擒,以及释清平为什么会帮着胡三救杨子琳都讲得清清楚楚。

种种疑团终于一个个在面前打开,然而疑惑尽释后,却是早已无法挽回的错过了的人生……

强忍住心中的刺痛,任小浣不由得苦笑:“原来我们的人生都是毁在杨子琳手中!他如此狡诈,看来比起心狠手辣的郭英义而言他更要难对付百倍!”

“只是——”任小浣抬眼目光尖锐地看胡三,“我任小浣虽是个不走江湖的小女子,却也听说过‘刀不过三’胡三也曾是个性格耿直傲然于世的知名刀客,却不知为何会沦为杀手,还肯为杨子琳这等小人卖命!?”

胡三苦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处……要怪只能怪我当初一时激忿,误入歧途……”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那在夜色中紧闭的院门上。

任小浣不由得心中一动:“你是为了她?”

“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胡三颓然转身,“你在这里,想来你师兄也一定无事——你自己保重吧……”

说罢便要离去,可刚刚抬步的脚却又被任小浣的一声冷笑绊住——

“看来我没有说错——胡三果然是个胆小怯懦之辈!”

“胡说!”胡三低沉嘶哑的声音里有着隐隐怒意。

“胡说?”任小浣冷笑,“你明明喜欢人家,却不敢承认,千里迢迢地跑过来给人家送钱,却不敢现身,只敢躲在角落里偷窥!难道这还不是胆小怯懦?”

“我……我是怕损了她的名节!”胡三低声怒喝。

“名节?名节能有一生的幸福更重要?”不知为何,任小浣忽的想到自己与母亲相依为命的那些悲苦岁月,不由得心酸起来,“她男人都死了五年了,她一个弱质女流拖着个孩子,为了生活不得不抛头露面去路边摆茶水摊,受尽别人的欺凌与白眼……你以为,一个小小的贞洁牌坊就能值得她受一生的苦么?”

几句话令胡三倍显颓败:“我知道她苦……可她却不肯接受我的任何捐赠……”

“捐赠?”任小浣冷笑,“你以为她需要的是你的金银么?不错!钱财的确可以改善她们母女贫苦的生活现状,可钱财能给她们一个完整的家、一个可以替她们遮风避雨的港湾吗?”

“胡三,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就不要畏首畏尾!有些东西,一旦错过了,便再也找不回来——在你还有机会的时候,拿出点做男人的气魄来,去告诉她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有什么东西从房上扔进小院,“啪”的一声,似乎不轻。

任小浣警觉地悄然起身,透过门缝看到一个黑呼呼的包裹静静地躺在小院中央。

隔壁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茶摊老板娘匆匆捡起那个包裹,看也不看,径直走到大门口,打开门,想都不想就将那沉甸甸的包裹给扔了出去。

“我不需要你的钱!”

对着黑暗的夜空,老板娘恨声说道,而后“啪”的一声重重地将院门关上,背靠在门上无声抽泣。

“娘——怎么了?”

老板娘九岁的女儿揉着迷迷糊糊的眼,从屋里出来。

“娘,那个人又来了吗?”看到母亲落泪,女孩不禁又是担心又是好奇,“娘,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总是给我们送钱?”

“他……娘也不知道他是谁……”怕女儿担心,老板娘三两下擦干眼泪,冲着孩子挤出勉强的笑,“兴许是个疯子也说不定……走吧,不要管他,我们回房睡觉去!”

连拉带拽的将满心好奇的孩子牵进屋,老板娘再一次深深地看了眼院外黯淡的夜空,将自己的满面悲苦掩进已略有些破损的门板之后……

夜,再一次的宁静下来……

宁静中,却有人无声无息地来到破败的小院门外,默默地捡起被老板娘扔出院外的包裹。他对着紧闭的院门凝望了许久,院门始终无声紧闭……

仿似过了千年,那人终于颓败转身,拖着远不似来时般轻盈的脚步,沉重离开。

才走几步,夜幕中突兀响起的一声轻蔑嗤笑惊扰了他的脚步——

“我当‘刀不过三’的胡三是个多了不起的人物,原来也是个胆小怯懦之徒!”

这话刺痛了那人的耳朵,顺着声音的来源,他恼羞成怒的目光落在一棵柳树后的单薄身影上——

“原来是你!”胡三料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任小浣,怒意迅速被惊诧掩盖,“你怎么会在这里?”

任小浣心情复杂地冷笑:“还不都拜胡大侠所赐!我泄漏军情,被人家从CD赶出来了!”

“释清平呢?他和枯叶逃出来了没有?”胡三看起来忧心忡忡。

胡三关心枯叶倒还有几分道理,可他先问的却是释清平,不由得令任小浣心生疑惑:“当初你和枯叶对我们穷追猛打,今天你也会关心我师兄?”

胡三长叹道:“我们不过是各为其主罢……想当初你师兄也曾险些将性命送在我等手中……可他却不计前嫌拼死助我和杨子琳逃走……他若是因此被崔旰所杀……唉……”

虽然释清平重新出现已经很长时间,可这些日子任小浣一直忙于照料伤病中的崔旰,也无暇问及他失踪后的经历,因此对于释清平为什么会和胡三走到一起,在任小浣心中一直都是个谜。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个谜团解开——

“我倒很想知道我师兄是怎么跟你们走到一起的。”

任小浣原本也不指望胡三告诉她真相,却不想胡三居然毫不犹豫地回答了她——

“你师兄掉落泯江的当日就已被杨子琳的谋士林本中救起。杨子琳令人在他的药里下了迷药,令他终日昏睡,至到你和崔旰成婚的前夕才停了药。杨子琳本打算利用他去破坏你和崔旰的婚事,令崔旰出丑,却反被崔旰先一步捉了去……你师兄只道林本中是他的救命恩人,所以前几天林本中找到他要他帮我们去救杨子琳,他便应允了。”

不过短短数语,便将释清平因何没有死却不曾回CD、杨子琳因何为崔旰所擒,以及释清平为什么会帮着胡三救杨子琳都讲得清清楚楚。

种种疑团终于一个个在面前打开,然而疑惑尽释后,却是早已无法挽回的错过了的人生……

强忍住心中的刺痛,任小浣不由得苦笑:“原来我们的人生都是毁在杨子琳手中!他如此狡诈,看来比起心狠手辣的郭英义而言他更要难对付百倍!”

“只是——”任小浣抬眼目光尖锐地看胡三,“我任小浣虽是个不走江湖的小女子,却也听说过‘刀不过三’胡三也曾是个性格耿直傲然于世的知名刀客,却不知为何会沦为杀手,还肯为杨子琳这等小人卖命!?”

胡三苦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处……要怪只能怪我当初一时激忿,误入歧途……”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那在夜色中紧闭的院门上。

任小浣不由得心中一动:“你是为了她?”

“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胡三颓然转身,“你在这里,想来你师兄也一定无事——你自己保重吧……”

说罢便要离去,可刚刚抬步的脚却又被任小浣的一声冷笑绊住——

“看来我没有说错——胡三果然是个胆小怯懦之辈!”

“胡说!”胡三低沉嘶哑的声音里有着隐隐怒意。

“胡说?”任小浣冷笑,“你明明喜欢人家,却不敢承认,千里迢迢地跑过来给人家送钱,却不敢现身,只敢躲在角落里偷窥!难道这还不是胆小怯懦?”

“我……我是怕损了她的名节!”胡三低声怒喝。

“名节?名节能有一生的幸福更重要?”不知为何,任小浣忽的想到自己与母亲相依为命的那些悲苦岁月,不由得心酸起来,“她男人都死了五年了,她一个弱质女流拖着个孩子,为了生活不得不抛头露面去路边摆茶水摊,受尽别人的欺凌与白眼……你以为,一个小小的贞洁牌坊就能值得她受一生的苦么?”

几句话令胡三倍显颓败:“我知道她苦……可她却不肯接受我的任何捐赠……”

“捐赠?”任小浣冷笑,“你以为她需要的是你的金银么?不错!钱财的确可以改善她们母女贫苦的生活现状,可钱财能给她们一个完整的家、一个可以替她们遮风避雨的港湾吗?”

“胡三,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就不要畏首畏尾!有些东西,一旦错过了,便再也找不回来——在你还有机会的时候,拿出点做男人的气魄来,去告诉她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第137回 胡三的心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