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4回 情伤

  任小浣掩上房门,取了热帕给崔旰擦脸,一边擦一边皱眉嗔怪:“自己身体还没好,喝这么多酒干什么?”

崔旰却皱着眉头笑:“我要是不喝,怕是别人都道崔旰真的病得快死了……”

这话叫任小浣心头一酸——身处这乱世之中,四周列强虎视眈眈,不知有多少双眼睛正盯着崔旰,不知有多少人正盼着崔旰死——只等崔旰死了,便又有他人可以粉墨登场入主CD!

因而这酒是不得不喝,也不能少喝!好让那些在背后盯着他的人知道——崔旰不仅没有死,还照样能够喝酒吃肉,杀敌上战场!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你才生了这场病……”她心疼地抚着崔旰因病消瘦的脸颊,哽声说。

“小傻瓜……”崔旰捉住她的手,凝神看她,“为了你,我就算是死了也无怨言……”

他的眼神温柔而深情,叫任小浣情不自禁地伏在他的胸膛,侧耳倾听那里渐渐不能节律的跳动。崔旰的手于是环上了她的腰,情难自禁地亲吻她的额头,她也在内心的一阵战粟中迎上了她的唇……

缠绵中,崔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他的唇也不再仅仅满足于她的唇,而是一路向下……

她从内心呓出一声愉悦的叹息,情难自禁地迎合着。纵是脑海中偶然闪现出水晶矿洞中那令她羞愧的不堪回首的一幕,却也被心底油生而出的欢喜与愉悦通通挥散……

然而,当她听到他在她耳伴低喃“我要你”时,一颗火热的心刹时就如遇冷雨般被浇得冰凉——于是她仿佛回到初夜,仿佛看到当他在她耳边说“我要你”时,一个孤单绝望的身影正屹立在寒夜的阴影里……

——这个男人的心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东西?为何能在身体与她痴缠时心里还想着与他人的战争?

——在他的心里,我或许仅仅是一件战利品?

于是那些她曾经以为不再提及就可以忘却的痛与伤害再次将她席卷,令她的心和身体都变得冰冷僵硬,不由自主地闪避开他火一样的热情。

“怎么了?”他喘息着问她。

她扭过头不看他,手却掩住了自己的身体。

于是是可怕的沉默。沉默中,崔旰的身体也渐渐冰冷僵硬。

“你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还是不要……”毫无底气的解释就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崔旰放开她,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她仿佛看到一抹受伤在他眼里一闪而没。她看到他起身离开,径直走向房门,于是心没来由的一阵惊慌——

“你要去哪儿……”

崔旰不答,身形微一停滞,便打开门大步流星地出去了。

任小浣蜷在床上默然流泪。她到底还是过了不了这一关——纵是决定了要留在他身边,纵是不去想不去提,却也无法彻底从心底摈弃掉那些伤害与利用所带来的阴影——原来要原谅一个人容易,要想不被影响却是如此的难!

她尚是如此,崔旰呢?

房顶上一点细微的响动打断了她的哀伤。任小浣迅速起身吹灭了烛火,而后消然潜入夜色中——

多事之秋向来不会给人们时间悲伤。

有两个黑影趁着夜色在崔府的房顶上悄然潜行。

任小浣不动声色地尾随在后,跟着那两个黑影几个纵落,来到了北院。

北院里,兰如姬妩媚的声音在屋内惊喜交集:“相公,你怎么来了?”

任小浣的脚步不由自主的一滞,再迈不开一步——他从她那里离开,竟然是来了这里——等她再抬头去寻那两个黑影时,黑影已经不知所踪。

脚下的屋子里崔旰没有说话,只听见兰如姬的一声措不及防的娇呼,似是被崔旰突然抱起扔在了床上,紧跟着又呓出引人遐想的低呤……

任小浣只觉得眼前一黑几乎从房上栽落下去,心顿时如坠入无边深渊,连踩碎了房顶上的瓦片都不自知——他刚刚还在她的房里对她说为她而死都无有怨言,此时却已搂着别的女人恩爱缠绵!

——他往日对她说的爱,原来不过是虚伪可笑的哄骗。

“什么人!”院外传来一声断喝,有侍卫奔袭过来。

任小浣却如同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僵立在房顶,眼睁睁看着侍卫纵身上房向自己扑来而一动不动——忽然,一只手从斜地里伸来将任小浣的手臂捉住,带着她一路飞奔……

也不知过了多久跑出多远,等到任小浣意识清醒时已经身处锦江江畔。她这才茫然地抬头看拉着她飞奔的黑影,一看之下不由得又惊又喜——

“师兄!怎么是你?”

见后面已无人追来,释清平这才停止飞奔。他放开她的手臂,垂目道:“我来看看你……”

任小浣心中突然觉得说不出的委屈,泪水也湿润了眼睑。若是换作往日,她必然会扑进师兄怀里放声痛哭,可眼下她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垂泪说道:“我很好,你以后……还是不要再为我挂念罢……”

痛楚在释清平眼里弥漫开来。他的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说:“这就好……”

两人便都不再言语。过了好一会儿,释清平终于再度开口:“其实我这次回CD除了看看你外,还为找一个人。”

“什么人?”任小浣有些疑惑。她深知释清平性格孤僻不擅与人打交道,除了她和师父慧远大师外,她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与释清平走得近。

“泸州衙将杨子琳。”释清平说,“他已经失踪一个多月了。”

“杨子琳?他不是被将军关在梅园么?”想起那日的梅园赏花,任小浣的心便是一阵刺痛——正是从那日起,她便陷入了无法自拔的苦痛深渊。

“可是……你找杨子琳做什么?”时至今时,任小浣都不知道释清平与杨子琳有何渊源,不禁疑窦丛生。

“没什么……”释清平平静地说,“只是帮一个朋友打听。”

任小浣知道释清平如果不想说,就算是将刀架在他脖子上也问不出来,也就不再追问。

“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释清平说,他的眼中隐隐掠过一丝悲哀,“我……先走了……”

“好……”任小浣将头扭向一边,狠心不去看他落寂的身影。

“你自己保重……”释清平闭目哀叹。说完这话,他就似是怕自己会改变主意一样,转身飞纵,转瞬就消失在茫茫夜幕之中。

望着释清平身影消失的地方,任小浣含泪低语:“对不起,师兄……我们再也无法回到从前……”

第124回 情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