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1回 释然

  身后,有人无声站立。任小浣拭去泪水回头,看见师父正怜悯地看着她。

“师父……”轻唤一声,却又哽咽无语。

“你看,这些树快开花了。”慧远大师抬手指向院子里的几棵铁角海棠树。那些树上没有一片绿叶,却又在苍劲向天的枝条上生出无数的细小花蕾,仿似只要春风一吹便会染上万朵嫣红。

“这个冬天比以往都要冷。经历了百年难遇的大雪,这些树却都还活着。只要天气回暧,它的花必然会开得比任何时候都要灿烂。”

树,还活着,人又如何?

沉呤间,任小浣似是明白了什么。她擦干眼泪露出坚强的笑对师父说:“师父,小浣也还活着。”

慧远大师宽慰地笑了。

“人的一生经历良多,所做之事总会有对有错。但无论对错,若是不能忘记,那便释然好了。为师相信你能做得到——反倒是清平他……”想到与自己相依为命多年的弟子,慧远大师不禁眉头深锁。

任小浣也为之神色一黯,咬唇低语:“师兄他……他还好吗?”

慧远大师目光犀利地看她:“好与坏,有区别吗?”

任小浣愣了愣,只听慧远大师轻声叹息:“浣儿,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路。一旦决定了自己要走的路,就不要再回头顾望——你与清平错过,非人之祸,冥冥之中是早有定数。”

任小浣默然。

“而你与崔旰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也非一人之过——过往种种皆可不计,而明日之路又当如何,全凭今日如何去做!种其因,得其果,然因果之间虽不是绝对的必然,却也不会偶然。”

“至于清平,你也不必再挂念——他自有他自己的路,为师也不会放下他不顾!”

泪光在任小浣眼中一闪而没,她深吸一口气,垂下目光:“有师父在师兄身边,小浣就放心了……”很快她又抬起头,微笑:“小浣也请师父放心——小浣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冲动任性的小女孩,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怎么去做——我会照顾好将军,就算他不肯理我,我也不会离开,不会再逃避——是我自己做错的事,我自己就要去承担后果——无论好与坏,我都不会放弃……我相信就算是西山的寒冰,也总会有被春阳融化的一天……”

师徒二人相视而笑。满天的阴霾似乎也在这一笑之中被风吹散无踪,露出CD正月里难得的艳阳天。

再次回到房中时,下人已经为崔旰换掉了沾上血污的被子,崔旰也在李氏和兰如姬的照料下用完一碗李氏早就吩咐下人精心熬就的小米粥。

见任小浣复又回来,崔旰的脸色再度僵硬,倒是李氏忙起身将任小浣拉到崔旰床前,满面含笑道:“小浣你看,相公他已经能进食了!这可多亏了你这些天衣不解带地照顾!”

她虽是冲着任小浣说话,可话却似是说给崔旰听的。

任小浣忽觉得心里暖暖的——她原以为她将在这个家里四面楚歌,却不想还有一人在处处替她圆场为她说话。

崔旰却似没有听到一样,闭目假寐。

“看来相公是累了。”李氏道,“小浣,你留下照顾相公,我和如姬得去看看婆婆了——她要是知道相公醒了,一定会很高兴。”于是拉了恋恋不舍的兰如姬出了房,留下任小浣站在崔旰床前不知所措。

正彷徨间,又听见慧远大师说:“阿弥陀佛——浣儿,为师也要走了——”

一颗心便惊慌起来:“师父,您不等将军病好么?”

慧远大师淡然笑道:“崔将军已无性命之虞,况且医治之法我业已教授于你,你只需依法施治即可。再加上崔将军自身也非同常人,康复之日指日可待!而为师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去办,就不在CD停留了。”

任小浣心里明白那件“很重要的事”是什么,她也同样记挂着那件“很重要的事”,因此也不挽留慧远大师,只是说:“那好,徒儿在此谢过师父——还请师父放心,徒儿会谨记师父教诲,学会释然……”

虽然崔旰对自己依旧的不理不睬,任小浣却并不气馁。她令人在房里添了一张罗汉床,备上棉被软榻,以便夜里陪伴崔旰时休息用。

整整一个下午崔旰都躺在床上没有和她说话。直到晚饭时李氏和兰如姬扶了崔母过来探望,他才勉强坐起来,与母亲闲话几句。

崔母在场,任小浣也不去自讨没趣,将喂崔旰吃饭喝药的事让给兰如姬,自己则去安排下人帮她用艾草蒸煮拔罐用的竹筒。

等她再回来时,李氏便识趣地起身告辞,领着兰如姬扶崔母离开。

又该替崔旰针灸和运功治疗了。这事不可耽搁,因而明知会碰钉子,她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走到崔旰跟前,说:“将军,该针灸治疗了——我来给你宽衣……”

崔旰果然一把将她推开,低吼出自他醒后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滚开!”

这两个字就如同一把利剑在她心头狠狠刺了两剑,直刺得鲜血淋淋——可她却无暇顾及自己的受伤,再度上前,强忍心头的痛与苦说道:“你是怨我也好,恨我也罢,怎样也不能跟自己身体过不去……等他日你痊愈了,你若是不想看到我,我……我也不来烦你……”

说到后来,声音也不禁悲苦起来。崔旰也有些动容,终于抬眼看她,随即在她一脸的凄楚泪光中败下阵来——于是他长长地叹气,痛楚地闭上眼,不再反抗。

虽不反抗,却仍旧的不与她说话,一日、两日。

到了第三天,果如慧远大师所言,崔旰能够在任小浣的搀扶下下床行走了,任小浣便扶着他去院子里透气。不过才隔了两天,院里的海棠花已是竞相开放,嫣红的花朵在春日的暖阳中散发着诱人的芬芳。

满眼的花团锦簇,人的心情也为之一振——或许是因病好了许多的缘故,前两日还冷若寒冰的崔旰脸上也有了些许愉悦之情。有时他的目光也会在任小浣的脸上稍作停留,也不似早前冰冷。

任小浣自是能感受到他的变化,她明白自己的付出终是没有白费,于是心中充满了喜悦。两人偶尔的四目相对下,任小浣也能从他的眼里看到一丝丝温情。

第121回 释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