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0回 清醒

  任小浣不敢耽误,忙去房外叫人抓药。才打开门,就看见李氏和兰如姬还有崔磊在院里焦急等待——见任小浣出来,三个人赶紧迎上前去——

“相公怎么样了?大师他怎么说?”李氏急切问道,她削廋的脸在夜色里显得越发的苍白憔悴。

“相公有救!”任小浣欢欣而激动地回答,“他已经脱离危险了!我这就去给他抓药!”说罢一阵风似地走了。

无法压抑心中的欢喜,李氏母子与兰如姬三步作两步奔进房中探视。三人见崔旰气息平顺地躺在床上,脸色果然不似早前的惨淡,皆是喜极而泣。

哭了片刻,李氏盈盈走到慧远大师跟前,深深行礼,道:“大师救我相公,便是我们崔家的大恩人——此等恩情永生难报,秀琴愿来世为奴为婢,以报大师。”

“阿弥陀佛——”慧远大师合十回礼,“我佛慈悲,出家人本就应渡世救人,这不过是我等必须的修行。夫人不必挂怀。”

李氏道:“大师劳碌半夜,秀琴本该叫人领大师去客房休息,只是我婆婆因我相公的病而倒床不起——大师医术高明,秀琴有个不情之请,有劳大师去看看我婆婆的病。”

“治病救人是医者本份——还请夫人带路。”

“大师请随我来。”于是李氏吩咐兰如姬和崔磊好生照看崔旰,自己则带着慧远大师往崔家老母住的南院去。

拐过一道回廊,李氏忍不住问慧远大师:“大师,我家相公什么时候能醒?”

“如无意外,明日中午就能恢复意识。”

“他……他真的能康复如初,无有后遗之症状么?”李氏仍是忐忑。

“夫人放心——这对常人而言或许会造成终生残疾,但是崔将军体质强健,又是练武之人,更有深厚的内家修为,这些伤病只要医治得法,不足为虑。反倒是……”慧远大师看着李氏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叹息,“反倒是夫人你……”

李氏立时打断了慧远大师的话,惨然笑道:“大师不必为我担心——我怎会不知自己的事?只是眼下家里出了这许多的事,我又怎能放手不管?也更不愿家人因我而操心。”

“阿弥陀佛——”慧远大师叹声佛号,“夫人宅心仁厚用心良苦,他日必能脱出轮回永登极乐……”

第二天中午还不曾到,崔旰就醒了。他一醒来就看见三张饱含关切的脸,三双皆噙着喜悦泪光的眼眸。

“谢天谢地!佛祖保佑!你总算是醒了!”

“相公……你真是吓死我们了!”

在李氏的畅叹和兰如姬的泪光中,崔旰环视四周,目光越过欢欣得不能自抑的李氏和兰如姬,落在站得最远、带着悲喜交织的笑看他却不发一言的任小浣脸上。

他的目光稍作停留,便有一抹难以名状的痛楚闪过眼眸,随即咳嗽起来——

“相公,你怎么了?”

他在自己剧烈的咳嗽声中听到李氏和兰如姬惊呼失声,那个站得最远的人也扑到了他的跟前——有一口腥甜而粘稠的东西在他剧烈的咳嗽中突然哽在他的气管里,呼吸立时艰难起来!

那原本最远、眼下却最近的人一把将他沉重无力的身躯拽了起来,迅速在他后背上拍了两掌——噎在他气管的粘稠物体猛然涌进口腔,喷吐而出!

呼吸顿时顺畅!他听到身旁那人的声音变了腔调:“师父——你快来看看——他怎么呕血了?”

一个老僧从旁快步跨近,伸手探住他的脉门,沉呤片刻,说:“无妨,不过是早前的内脏出血,现在呕出来反倒有利。”

那人竟似不信,也来探他的脉象。手指轻触间,他的手一颤,便要往回缩。那人却不肯放过,强行地拉住,手指再次轻按在他手腕上。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放开,却又将头伏下,将耳朵紧贴在他胸前听了半晌,抬起头时眼中满是忧虑:“肺部似有异响……可他之前明明没有……”

老僧了然笑道:“之前他器脏衰竭,对病变不作抵抗故而无痰。如今有痰正是器脏恢复功能,开始抗御病变而致。”

可她却还似不放心,将询问的目光投射到他脸上,眼眸中闪动着患得患失的焦虑:“你感觉好些没有?不要瞒我!”

在她关切的目光中,崔旰感觉自己的心一阵抽搐而绞痛,却又神情漠然的将头扭到一边,一语不发不再看她。

似乎没想到他对她会这样冷漠,仍还扶着他身躯的手不自在地抖了一下,慢慢变得僵硬——她没有往下追问,只是扶着他看他冰冷的侧脸,似是想在那里寻找某种答案——时间仿佛在此时凝固不前,这种无言的对峙虽仅片刻,却又似历经了千年……

——千年之后,她的手慢慢松开,重又让他躺下,而后沉默着转身离开他的床头。

“浣儿,给相公擦擦脸——”李氏唤住她,将一张热帕递到她面前。

她却摇摇头,惨然一笑说:“还是姐姐来吧……我想这个时候他最需要的人不是我……”而后步履踉跄地奔出房门,留下一屋子惊愕的人。

才奔到院子里,任小浣就停了下来——她本想飞快地奔跑、远远地离开,可是她的脚却突然变得如灌铅般沉重——她站在院落中央,抬头仰望头顶阴霾的天空,泪水在脸上肆无忌惮地流……

他醒了……真的醒了……

虽然他一句话不说,可是她知道,他醒了!什么都醒了!

她仰问苍天——他醒了,我本该高兴的,为什么心里却这样难过?为什么看到他冰冷的眼神我会感觉如此绝望?

——我日日期盼着他能醒来,期盼他能恢复如初,可为什么他真的清醒了,我却又希望他能什么都不记得?

苍天无语,阴云涌动间酝酿着一场初春的寒雨。

身后,有人无声站立。任小浣拭去泪水回头,看见师父正怜悯地看着她。

第120回 清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