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九回 治病

  正月初九的晚上,崔家人在度日如年的煎熬中终于等来了慧远大师。

“阿弥陀佛——老纳总算是没有来迟!”见任小浣仍然安好,慧远大师总算是松了口气。也不与崔家人客套,径自走到崔旰床前查看崔旰的病情。

“怎么样?师父?”终于等到师父的任小浣又是欢喜又是担心地站在慧远大师身后,小心翼翼地问。

慧远大师神情凝重探脉良久,渐渐从脸上溢出惊叹,抬眼看向自己的徒弟:“他的五脏功能俱已衰竭,竟还能撑到现在!若非是他有超于常人的意志和求生本能,便是我佛庇佑——他既然能撑到现在,你就不必担心——为师就是竭尽所能也会替你将他救活!”

有此一言,原本发誓再不流的眼泪刹那间模糊了任小浣的双眸,令她哽咽:“谢谢师父……”

“你不必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慧远大师道,“世间万事万物皆是因果循环——当年你若不是在百花潭边不惧脏臭和被传染替为师清洗毒疮,你我也不会结下此善缘。”他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两粒黑色药丸递给任小浣:“将这两粒护心丸用温盐水化开喂他吃下。”

温开水与盐早备房中,任小浣依言将药丸化开——她虽不知如何医治崔旰,但她却是知道,以崔旰当前无法进食的状态,如果不多补充水分和盐分,他持续的高烧很快就会将他体内的能量消耗殆尽,那时就算慧远大师赶到,就算慧远大师能够妙手回春,只怕也是回天无术。

“喂他吃下。”慧远大师说完又转向在一旁焦急观看的崔家老小,“各位施主,这房间狭小,人多会至空气污浊对崔将军的身体不利,还将各位在外等候,让浣儿留下帮老纳就够了。”

虽然心中忐忑,但终归是已别无他法,崔家老小只好依言出去。唯有兰如姬不肯移步。李氏走到门口见兰如姬不动,便唤道:“如姬,慧远大师是有名的得道高僧医术了得,你还信不过他吗?快随我出去——”

她是心知肚明兰如姬在担心什么——虽然任小浣已经向崔家人解释过崔旰之病是因雪崩所至,但兰如姬却仍是对任小浣心有疑虑,怕她和释清平会对崔旰不利,也怕身为释清平和任小浣师父的慧远大师会因徒弟的缘故而谋害崔旰。

李氏明白兰如姬是想多了——且不说崔旰是如何受的伤生的病,若是任小浣和释清平当真有心加害崔旰,他们何必日夜不休护送他回CD治病?

明说的是要相信慧远大师,暗里指的却是任小浣。

见李氏催促,兰如姬纵是心中千般不愿,也只得怏怏地退出房去。

等任小浣将一碗药水喂崔旰喝完,慧远大师也备好了银针和拔罐用的大小不一的竹筒。

“将他上身的衣物和袜具除去。”慧远大师一边吩咐一边将一根根银针在烛火上烤得微热。

任小浣依言而行。只见师父神色凝重,手法缓慢而平稳,将一根根银针轻旋着扎入崔旰身体上的各个穴位——那些穴位她都认得,俱是刺激体内器官功能的穴位。

“他体内五脏俱已衰竭,就算是有大罗金丹,他的身体也难吸收十之其一的药性。唯有靠穴位的刺激推按促使五脏内气血强行运行,以达到吸取药物养分的功效。”慧远大师一边施针一边教授徒弟,“他因伤至病,本已是绝命之症,却因凭着顽强的意志和强烈求生意愿而始终护住一点心脉。加上你与清平这几日的正确护理使他的身体不至油尽灯枯,故而为师才能有两分把握将他治好。”

“行针之后,再辅以拔罐之法,功效更佳。”慧远大师接过任小浣点燃的火罐,按罐体的大小分别按在崔旰身体的各个位置,“你看——刺激这颈部外侧可治头痛、昏迷及内脏功能退化,凉血退热……”

“前肋间部可调节心肺,治疗因在高原发烧所至的气管出血;一至十二胸椎的脊柱两侧可解除其内脏痉挛,还可达到帮助脑部血液运行和刺激神经的功效;这臂部外侧及指腹刺激则有助于他早日苏醒……”

“另外对其腿部、足部的热灸及拔罐可活血祛瘀,治疗冻伤……”

任小浣一面扶住没有任何知觉反应的崔旰以便师父施治,一面侧耳聆听慧远大师的每一个字仔细观看他的每一个动作,生怕有所遗漏。

“而他体内的寒毒可以用放血拔罐法除掉——只是眼下他身体太虚弱还不宜使用此法。”

从三更天一直忙到四更,治疗才算是告一段落。慧远大师让任小浣除去崔旰身上的竹罐,而后再次把脉,片刻后一直凝重的神情终于舒缓:“他体内的自我修复机能总算是恢复了……这把握便又多了几分!”

听到这话,再看崔旰果然呼吸平稳了许多,脸色虽然仍旧苍白无色,却也有了几分生气。她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真正放下,心思便从崔旰身上转到医理上来:“师父,在西山之时将军也曾呼吸心跳难以为继,是师兄以般若惮功帮他治疗才能维持下去。可为什么到了后来我与师兄都曾不断用般若惮功想再助他恢复却不再见效了?”

慧远大师道:“将般若惮功灌输他的体内确实能以绵柔之力帮助他的心脏与肺部正常运行。但这仅仅是一种外力的推动,仅能在其脏器猝停之初方能见效。在脏器衰竭不能进行自我修复时,只有推动力而无修复力的般若惮功便难以为继了。”

“而针灸拔罐恰恰相反——它没有推动之力,却能刺激神经,使本就被神经控制的脏器进行自我的调节修复,最终正常运行。”

“原来如此!”任小浣恍然大悟,“那若是般若惮功和针灸拔罐双管齐下,是不是就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不错!”望着如此聪慧的徒弟,慧远大师欣慰地微笑,“所以七日内你仍旧要早晚两次运功半个时辰助他血气通畅,方能更快促进他脏器功能的恢复——而针灸则每日一次,拔罐却只能两天或是三天一次,每次时间不能超过一刻——若是拔罐时间间隔太短或是时间太长,同样会对人的肌体造成损伤。”

“仅仅如此仍是不够。还要辅以药物,三管齐下,才能真正令他及早康复。”慧远大师提笔写下一张药方递给任小浣,“此药每日一副,早、中、晚三次,连服三日。三日后他若还不能下床行走,便再服两副——若是能下床行走了,我这里还有第二个方子,再服十日,便可停药。而针灸拔罐治疗最好能持续一个月。”

第一百一十九回 治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