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四回 决择

  “不行!绝不可以!”

天才亮,崔旰的营帐内就传出崔宽激动的声音。

崔宽正如任小浣所料的反应强烈,断然否决了襄助德格:“原来那个吐蕃人就是吐蕃的王子!我们不但不应该帮他,还应当立刻将他捉住送至京城!如此一来皇上必不会再怪责大哥杀郭英义之事,而令张献诚退兵,大哥说不定还能名正言顺地做上西川节度使。”

崔宽一针见血的见地让任小浣不得不承认他已不是从前那个懵懂的少年,一年多的磨砺已令他成为一个有自己独到看法的真正的男人。

如果没有受过德格的恩惠,她也必然会赞同崔宽的意见,但她却受了恩惠。

“德格曾经救过将军,我们怎能恩将仇报?”

“小浣说得对!我如果以恩人的鲜血换取荣华富贵,必遭天下人唾弃。”

原本残酷的战争讲的就是你死我活而不是恩义,原本个人的恩义在家国大局面前渺如尘埃,但人存在于天地之间,总是需要无愧于心。

千年以来儒、道的思想到底是左右了汉人的大脑,凛然的道义面前崔宽也无法坚持冷酷,却又撇不开自己身为将领的职责:“就算要报恩,我们也可将德格接到CD当座上宾供养,令他一生衣食无忧也算是尽了我们的心意。犯不着让我军将士为替他复国而流血伤亡。况且眼下各州将领正对大哥虎视眈眈,朝庭的不信任更令大哥四面受敌,不可再去趟吐蕃这滩浑水了。”

崔宽的话句句在理,崔旰搜尽脑海中残存的记忆,仍想不出反驳的理由。他记挂着对任小浣的承诺,心中着急,顿感头痛欲裂难以忍受,烦躁中捂住额头脱口而出:“不管怎样,小浣说出兵就出兵!”

他毫不掩饰的烦躁和对任小浣的宠溺惊呆了崔宽——在崔宽眼中,大哥虽然严厉,却从来都是以理服人,从来没有这般强横不讲道理。惊诧之余不禁对任小浣愈加的厌恶,只碍于大哥的颜面不敢当场翻脸。

眼见着崔宽的脸色阴郁,任小浣心中叫声不好,崔旰对她的宠溺只会加深她和崔宽的矛盾。

她忙一面安抚崔旰烦躁的情绪,一面对崔宽笑道:“三弟说得在理。正如三弟所说,将军已是四面受敌,若能减少吐蕃这个劲敌,日后将军在与各州交涉中只会有利不会有害……”

“至于军中之事,”她一面笑一面朝韩潭暗递眼色,“将军有头痛之症不宜操劳,就烦请三弟和韩参军做决断吧。”

韩潭心领神会跨前一步说:“吐蕃觊觎我们大唐已经多年,常年在西山边境上作乱侵扰,是我军最头痛的问题。将军拥兵近两万,在剑南虽是最强大的一支部队,却有一大半的兵力都被吐蕃牵制,以致于在对各州的战事上捉襟见肘……”

“所以我才说一定要先趁吐蕃内乱解决掉吐蕃这个大患!”崔宽的脸色这才稍好一些,韩潭的话让他仿佛找到了知音,“不如我军趁乱大举进攻吐蕃,将吐蕃一举歼灭!若能立此大功,朝庭必然不再怪咱们杀郭英义之罪!”

只有任小浣知道,韩潭还有下文,于是微微一笑,坐回崔旰身边,替他按摩头部穴位,静待发展。

果不其然,韩潭话锋一转道:“只是吐蕃地域辽阔,又多在苦寒地带,士兵又骁勇善战,即使处于内乱,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征服的。况若想与吐蕃全面开战,非有十万精兵不敢擅动!”

十万这个数字霎时叫崔宽着了难——以剑南一地之力,想要征兵十万已是难事,更何况剑南如今四分五裂,各自为政?

见崔宽犹豫,韩潭不失时机趁热打铁:“如果我们在辖内强行征兵,或许能凑够十万之数。但如此一来必定是劳民伤财,反而伤了CD百姓的心。也是与将军以前的治军之道背道而驰,军心必定泛散,这样的军队也上不得战场。”

崔宽点头道:“你说得对。现在我军的后方不定,朝庭也不信任,没有后继之援,纵真能征兵十万,粮草军给也供养不上,根本不可能大举进攻吐蕃……是我失策了。”

“只有无西山这个后顾之忧,将军才能放开手脚去应对各州的征讨。但不能攻打吐蕃,吐蕃内乱又无法和谈,还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西山边境之危呢?”韩潭神色凝重地自言自语般陷入沉思。

任小浣不得不佩服韩潭的演技与智谋,他居然不着痕迹并毫无冲突的将崔宽一步一步引上他们的思路。

崔宽开始仔细思考崔旰提出的襄助德格的想法,渐渐悟出了一些意味。

“也罢!就赌一赌德格这小子的命好不好吧!但愿他不是扶不起的阿斗!”

第一百一十四回 决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