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七回 德格的心事(1)

  德格一定是有目的的,一个帮助一个人的目的必是想要笼络人心。德格之于崔旰,所求的必是边疆大事。

心有此想便忐忑难安,不知道德格到底是何目的。往日有崔旰在,纵是天大的事也无须操心,但今时不同往日——崔旰虽然醒了,却记忆全无,言谈之中多了几分温情少了几分霸气与精明,加上头痛之症和双脚的严重冻伤,自身尚且叫人担忧,又怎能让他此事烦扰?少不得要多上些心。

任小浣虽然聪慧,但到底年轻,性子耿直沉不住气,决定与其胡乱猜度不如索性问个清楚。待崔旰睡下后,尾随德格出了帐篷。

“王子——”确信不会让崔旰听见他们的对话后,任小浣出声叫住德格。

“夫人有何吩咐?”德格疑惑地猜度任小浣的意图,虽是尽力掩饰,仍藏不住眉间密布的愁云。

“王子,这几日我看您神色焦虑,不知有什么烦心事……”虽然谁都听得出下一句是愿意给予帮助,但她并没有继续往下说。她不是个轻易许诺的人,更不会对一个不了解的人许诺。她模仿着崔旰的作风,揣测如果换作崔旰,他会怎么说、怎么做。

但她却不是崔旰。

“有劳夫人过问——小王是替崔将军的病担忧,别无他事。”牵强的客套中隐隐透出一丝失望。

若眼前的是崔旰,德格必会喜不自胜,因为他几天的忍耐与付出为的就是崔旰的这样一个提问。但如今提出这个问题的却是崔旰的小妾,叫德格如何不感到失望?

同一句话,从统帅西山兵马的大将军口中说出与从大将军的小妾口中说出,原就是天壤之别。

德格大约至今都不知道眼前这个秀美女子就是当日大闹他军营的唐军谍探。在吐蕃,女子的地位比起曾经出过女皇帝大兴女权运动的唐朝而言,只能用低下来形容,德格自是想不到一个女子在西山唐军中有着怎样的地位与威信。

任小浣倒是看出了德格对自己的不信任,但德格不肯对她坦言,她也不好刨根问底,只好说:“王子如此关心我夫君,我代夫君在此谢过。若是王子有什么烦心事,不妨对我们直言,我想我夫君也希望能替王子分忧……”

雪地里异常的声响引起任小浣的警觉,凝神间只听谷口巡守的吐蕃士兵大声吼了一声“什么人”后声音嘎然而止,有利刃没入血肉的声音顺着雪风掠过,惊得她浑身毛孔迅速收缩。

“出事了!快叫全体士兵戒备!”只是顷刻任小浣就已进入作战状态,冲德格沉声示警。

“来人!”德格也察觉不对,“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两名吐番士兵还没走到谷口,只听见纷乱的踏雪声吱吱乱响,一片黑压的人影从谷口突然冲锋而来,看衣着兵刃,竟是上百个吐蕃士兵!

看到被吐蕃士兵簇拥而来的华服贵族,德格的脸色顿时如同山谷间茫茫积雪般惨白无色。

“末布达,你不在逻娑(今西藏拉萨)侍奉我父赞,来这里做什么?”强作镇定的声音,掩不住对真相的恐惧。

末布达,一个在高大的吐蕃奴隶士兵里显得格格不入的矮小中年吐蕃男人带着满脸的阴骘的笑,在士兵刀槊的簇拥下一步步逼近年轻的王子:“我尊敬的王子,你不会真的无知到这个地步,以为赞普还活在世上?”

毫不掩饰的言辞,直白的展现叛逆臣子的狂妄与野心。

“你们……我父赞怎么了?”片刻的恐惧迅速被仇恨的愤怒淹没,德格瞪着血红的双眼对仇人怒目而视,右手按在自己的腰刀上,却又因极力的克制而颤抖。

“正如王子所想,赤德赞普已经归天——小人是奉了新赞普之命来护送王子回逻娑。”末布朗赫色的眼眸中闪动咄咄逼人的寒光。

任小浣霎时就明白了这又是一场篡位逼宫的老戏——臣子篡位谋反,杀掉老王之后,自是要斩草除根灭了老王的子嗣,所谓的“护送”不过是“押解”的代名词。

看来吐蕃是出乱子了!

难怪总看到德格满面愁容欲言又止,莫不是他虽远在西山,对逻娑的变故也并非一无所知?

“新赞普?”德格冷冷地笑,“不知道这位新任赞普又是何人?我父赞身体强健正值壮年,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归天?莫不是你们逆谋弑君?”

末布达森然冷哼:“新任赞普自然是我末氏族长!赤德昏庸愚昧,痴迷佛教打压我吐蕃本教,以致怨声载道!我末、朗两族顺应天意,将堕入邪教的赤德取而代之,这是天神的旨意!王子若是顺应天意,我们自然会替王子在逻娑修建宫殿颐养天年,王子若是愚顽,就不要怪我们末、朗两族不念旧情!”

“你这是在危胁我?”德格眉头一挑,眼眸深处有唳气如泉水般汹涌而来。

“王子一定要这样说末布达也不否认——王子是个聪明人,应当明白大势所趋的道理!只要王子回逻娑朝见新赞普,帅领族人发誓对赞普忠诚,赞普自然会为王子封王赐地,王子仍能有永世享之不尽的富贵荣……”

末布达的声音突然嘎然而止,他惊恐地瞪着如豆的眼珠看着德格,不敢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喉头——有殷红的鲜血从他指缝间潺潺流出!

一把雪亮的腰刀紧紧攥在德格手中,刀刃上一滴刺目的血红顺着血槽滑向刀尖,坠落在同样刺目的雪地之上。

“再也没有人能危胁我!当你们杀害我父赞的那一刻起,你们就失掉了危胁我的资本!”

德格的眼中同样能滴出血来……

与末布达同来的吐蕃士兵惊愕地看着末布达捂着咽喉仰天倒在雪地上。

末布达至死才明白,昔日在逻娑如羔羊般柔弱温顺的小王子在西山多年已成长为危险的草原狼!

片刻的惊愕后,末布达的手下与德格的十几名士兵厮杀作一团,德格雪亮的弯刀挟着仇恨的火焰在末氏一族头上如狂风般呼啸,刀光所到之处,血肉飞溅!

(亲爱的们,看文要收藏哦,也算是对偶然的一个小小鼓励吧!)

第一百零七回 德格的心事(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