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九回 枷锁

  回去的路上出乎意料的没有见到任何末氏追兵。任小浣明白必定是谷里还有什么人在牵制着他们,立时就想到了师兄释清平。

虽说从下午崔旰清醒后就再没见到师兄,任小浣也曾想到以师兄的性格,必是见不得她和崔旰的亲热而躲了起来。但她却相信他绝不会走远,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

还末到谷口就听见里面厮杀声,任小浣心头一紧,冲了进去,果然在混乱的末氏士兵的包围中看到了释清平。

释清平正背着日则活佛,一面护着大喇嘛,与末氏士兵奋力厮杀。原本释清平的武功比任小浣高强了许多,想护着日则两人逃出去本非难事,但他却不肯伤人杀生,只是一味的死守抵抗,反倒显得险象环生。

“师兄!”见释清平安然无恙,任小浣顿时放下心来,挥刀冲进阵中。生死时刻,她可没有释清平的心慈手软,虽不刀刀致命,却也招招见血,朝着她杀过来的士兵就只能自认倒霉,倒地哭号了。

“你怎么又回来了!”释清平见任小浣脸上竟然有着怒意,少有的焦躁。

“我回来找你!”劈倒一名末氏士兵,终于与释清平会合,任小浣抹把汗水喘着粗气,语气却无比坚定,“我们一起杀出去!”

释清平冷毅的眼中泛起一丝暖意,紧抿成一线的嘴角隐隐有了欣慰的笑意。他没有说话,目光更加坚定,掌上排山倒海的力量朝着敌人袭卷而去。

师兄妹同心协力自是威不可挡,末氏士兵已是伤亡过半,见女煞星又杀回来不由得有了怯意,很快就被任小浣和释清平带着日则和大喇嘛冲到马棚,夺了马冲出温泉谷。

四人各骑一马刚冲到谷口就看见两人两马迎面而来,竟然是崔旰和德格。

“你们怎么也回来了!”崔旰在马上摇摇欲坠的身影叫任小浣又是担心又是气恼,语气十分不悦,却在这时明白了释清平在见到她奔回来时为什么发怒。关心到了极致往往无法表达,只有责怨发怒方能有些许的宣泄。

“要走大家一起走!”

简单的一句话,就足以叫人热泪盈眶。

虽然后面一直没有追兵的影子,失去了帐篷和食品的一行人仍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一路紧赶,终于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找到一个吐蕃牧民聚居的村寨。

有日则活佛和大喇嘛在,很容易的在一家牧民家里借宿,德格怕寨子里有末氏的党羽,刻意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主人很热情地款待了大家。听说了活佛的到来,整个寨子都沸腾了,男女老少纷纷前来朝拜。日则活佛虽然已是疲惫不堪,还是强打了精神替牧民们念经祈福。

在静心聆听活佛颂经的人群中,任小浣发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则巴大哥、卓玛金桑!”

颂经完毕人们开始散去时,任小浣叫住了两人。

“阿妹!”则巴和卓玛金桑见到任小浣喜出望外,卓玛金桑更是将任小浣的手紧紧拽住,“阿妹,见到你真是太好了!这些天我们一直都在替你担心,你没事就太好了!”

“走,阿妹,到我家去坐坐,尝一尝我们自己做的酸奶!”

原来这个村寨就是则巴的家乡。则巴吃了任小浣开下的药后身体很快好转,三天后能够在卓玛金桑的搀扶下走路,于是夫妻二人离开松州回了家。却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任小浣。

好客的两人非要拉着任小浣到自己家去住,任小浣推却不过,只得和释清平一起扶了崔旰过去。

则巴家虽然清贫,仍好酒好肉的招待三人。卓玛金桑见任小浣和崔旰与释清平三人相处时气氛十分古怪,对任小浣说:“阿妹,来,我教你打酥油。”拉着任小浣到角落里,悄声说:“阿妹,你跟姐姐说实话,你上雪宝顶是不是为了这两个男人?”

任小浣的心脏如针扎般痛得一缩,远远瞅着与则巴喝酒的崔旰与释清平无声点头。

卓玛金桑叹了口气,说:“我看他们两个对你都很在意的样子,可是阿妹,我看你可是有些三心二意啊!”

“他们都很好……可是我……”任小浣垂下头,悲怆哀婉的声音渐渐痛致无声。

卓玛金桑怜悯地抚着她的手背,说:“可是阿妹,他们再好,你也只能选一个——你们汉人不是有句话说,水里的鱼和森林里熊的脚掌虽然都很美味,却不能都要,这是一样的道理啊!”

“这个道理我懂,我也不是贪心……原本我只是希望能有一个相爱的人相伴终生,但是我却不知道,原来人生根本无法预期,原来人心也是会变,原来人的一生都在这样那样的错与悔中煎熬……”轻声的低喃中,任小浣将自己满脸泪光隐藏进阴影里,“我犯了很多错,伤害着爱我和我爱的人,我不想失去他们,却又无颜去面对……”

(看完不要忘记用收藏、咖啡和推荐来鼓励偶然哦~~)

第一百零九回 枷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