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七回 神山雪宝顶

  任小浣听得心酸。这两国连年的大战小战早已激起民众的仇恨,恐怕是很难再找到松州这样肯宽容对待两国百姓的地方了。

她蹲下身,将手指搭在吐蕃男人的脉门上,只觉得这男人脉象虚弱,已是久病成虚。她师父慧远大师是个无论武功还是医术都极高的世外高人,她也曾在师父教授师兄释清平时听过一些医理看过一些药书,也懂几分医术。

她掀开盖在她男人腿上的被子,在他两条腿骨上摸索了一会儿,皱着眉头说:“原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伤,怎么延医至此!”

手上一用力,一声骨胳断裂的声音后,吐蕃男人在昏睡中一声惨叫,吓得吐蕃女人扑过来死死抱住任小浣:“姑娘你要干什么?”

“别怕,我是帮他驳正伤骨。”任小浣说,“你去找两块木板或木棍来,我替你丈夫上夹板。”

吐蕃女人见自己男人惨叫之后便无痛楚之色,气息也沉稳了,这才信了任小浣,慌忙出去,很快找回两块木板。任小浣替吐蕃男人绑上伤腿,问吐蕃女人:“你这里有纸和笔吗?”

吐蕃女人摇头,顷刻想起什么,从角落里挑出块红赫色的小石块,又找出块布条来:“只有这个了。”

“这也行。”任小浣接石块和布条,在上面写下几个药名和份量,递给吐蕃女人,“你照着这方子去抓药,连服一月,你丈夫纵不能回复原貌也能行动自如了。”

这一晚就在吐蕃人的帐蓬里度过。

吐蕃女人叫卓玛金桑,她的男人叫做则巴。则巴喝了两回药后气色好了很多,也有了精神起身陪着任小浣和卓玛金桑说话。

见丈夫好转,卓玛金桑感激不已,从一个铜盒子里取出三块彩色水晶送给任小浣。任小浣见那水晶有红、黄二色,再加上昨天看到的白水晶,就已是三种色彩。这三色水晶置于一盒,三色辉映,光彩夺目。

“果然是有七色水晶的!”任小浣欣喜若狂的将三块水晶捧在手中爱不释手。

“水晶有红、白、黄、绿、黑、蓝、紫七色,白色的寻常多见,黑色最是稀少。在我们吐蕃人心中,除了白水晶外,其他六色都是神灵的饰物,是不容侵犯的,谁若私上神山盗取,神灵必会降下灾祸……”

则巴捶着自己的腿,懊丧地说:“四个月前我看家里实在太穷,就生了上神山盗取七色水晶卖给汉人的念头,虽然让我取到了两种彩晶,到底还是触怒了神灵,叫我摔断了腿……”

任小浣可不信什么神灵降罪,问则巴:“你这彩晶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

则巴的脸上顿时有了肃穆之色,两手合拾说:“是神山雪宝顶。”

“果然是雪宝顶!”任小浣喜道,“看来传说都是真的!则巴大哥,你快告诉我是在什么位置发现的彩晶……”

“阿妹想上神山去找彩晶?”则巴大惊失色道,“万万不可!要知道产彩晶的矿洞在神山上终年积雪不化的地方,我前次去也是趁夏季冰雪化薄之后才找到的矿洞,结果也是刚取了几块水晶就被崩塌的冰雪给打下了山……现在早就大雪封山了,只怕是找不到矿洞,就算是让你找到,触怒神灵降下灾祸,这种天气只怕不是我当初那么幸运还能捡回条性命……”

“则巴大哥不用替我担心。我也是在雪山之上呆惯了的人,寻常的雪崩奈何不了我。”任小浣作出毫不在乎的模样,心底却暗叹:若真遇上灾祸死在雪山上,也胜过我现今这生不如死的情形。

“这七彩水晶对阿妹真的这么重要,连命都不顾了吗?”

任小浣凄然苦笑:“则巴大哥有所不知,我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苦苦追寻着想要找回来却有心无力……都说拥有七色水晶就能达成所愿,我只是……只是……”

她悲从心来,渐渐哽咽无声。

则巴看出了她的悲楚绝望,叹息说:“可是阿妹,人生就像我们吐蕃的草原,四通八达并不是只有一条路,你何苦……”

“可对我而言,却已看不到别的出路……”任小浣苦笑着,“则巴大哥不也一样?若你真是有别的路可走,还会上雪宝顶取彩晶?”

则巴无语。他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阿妹,你是个好人,我希望神灵保佑你顺利找到七色水晶,希望七色水晶的神奇力量能助你能达成所愿!”

(原水晶的力量保佑亲们心想事成,八月十五花好月儿圆!)

第九十七回 神山雪宝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