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七回 山雨欲来

  任小浣进门的日子定在了腊月十二,一个黄道吉日。

腊月初三,崔旰将精心准备的聘礼——一件为任小浣量身打造的银色铠甲命人送到了任家。

李清思拿着这身女式铠甲左比右划后,皱着眉对任小浣说:“这个崔旰也真是怪,别人送聘礼都是金银珠宝房产地契,他倒好,送身铠甲!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任小浣默然不语。

泸州。

杨子琳放下密函冷笑不语。

“将军,可是有事发生?”谋士林本中上前试探地问。

杨子琳冷笑着,细长的眼瞳中寒光闪烁:“崔旰要娶三姨太了!”

林本中眼珠一转,猜出几分:“可是那个任小浣?”

杨子琳气极而笑道:“好个崔旰,将我逼上套,他现在可就放心大胆地风流快活了!他想江山美人两不误,我杨子琳偏不如他的愿!”

他恨恨地呼口气,抬眼看林本中,目光阴冷:“后院的那个人可还每天都在用药?”

林本中垂首点头:“每天都用,一日三次,绝没有少过。”

“从今天起给他停了。我要他清清醒醒的跟我去CD为崔旰送上一份大礼!”冷笑从杨子琳眼中掠过,“崔旰!我倒要看看你到时如何收场!”

腊月十二,一个黄道吉日,诸事皆宜。

在唢呐锣鼓声中,黄四娘含着泪,将女儿的大红花轿送出家门。

多年的心愿在这一刻终于了结,久久悬在半空的心总算落了地。

守在院外凝望着渐去渐远的花轿,直到再也看不见才拭泪转身。她刚一转身,身后一个人影将她骇得如同见了鬼魅一样连连后退!

“你……你是人是鬼?”黄四娘捂着因惊骇而狂跳不已的心脏,惊恐万状地看着眼前那一脸苍白的人。

百花潭边的树林里,杨子琳和林本中隐身在一棵香樟树后,将任家门前发生的一幕尽收眼底。

“将军,”林本中压低声音,不解地说,“小的以为我们若是将他直接带到崔旰的喜堂上,让他们来个三方对恃,场面可能更有看头,崔旰也更加下不来台……”

杨子琳冷然一笑:“你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在崔旰的地方!杀敌三千必自伤八百,与其和崔旰正面冲突逼得他狗急跳墙,倒不如在此推波助澜坐观虎斗。只要能乱其心志,等他阵脚大乱时,我等便可趁虚而入占据CD!”

林本中恍然大悟,满脸的敬佩:“将军英明!”

高朋满座的崔府,一个步伐匆匆的人快步穿过厅堂,来到正招呼着宾客入座的崔旰身边,俯耳低语。

喜容满面的崔旰笑容渐渐僵硬。他扫视了满堂宾客一眼,眉宇间一抹怒意隐然若现。

转身与来人走进后堂,关上书房房门,崔旰蹙眉问来人:“可看仔细了?”

“小人在军中见过他,绝不会认错!”

崔旰的眉头蹙得更紧:“这么说人一直都呆在泸州?”

“应该是这样。”

稍一迟凝,崔旰抬起头:“你现在回去继续监视,一有动静迅速来报!”

“是!”

门重新关合,崔旰隐忍了许久的怒火终于暴发,一拳重重地捶在书桌上,将桌面擂出一个大洞:“杨子琳!你究竟想干什么!?”

书桌的破碎声惊动了一个从门外经过的人,虚掩的门被推开,崔宽探进头来,看见房内情形大吃一惊:“大哥,出什么事了?”

崔旰看了崔宽一眼,忍住心中怒忿:“没事……”

崔宽却不信。在他的记忆中,大哥就算是遇到天大的事情都不会情绪失控。他指着书桌上的窟窿说:“这也算没事?大哥,你还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崔旰无语。崔宽又说:“大哥,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你有什么心事若连兄弟都不能说,还可以对谁说?”

但有的事,就算是亲生兄弟也是无法启齿。

崔旰深吸口气,说:“三弟,你替我去百花村找一个人,找到之后带他到书房来见我。切记,只能从后门带他进来,不要让任何人看见!”

热闹的鞭炮声在西门响起,守门的士兵都欢笑起哄的将任小浣的花轿迎进城。

任小浣端坐轿中,外面近在咫尺的欢声笑语唢呐喜调,对她而言却遥远如天际——外面士兵百姓所恭贺庆祝的新人仿佛与她没有丝毫的干系。

李清思的笑声在轿外分外的清脆明亮,就仿如她才是今天的主角。

忽然,李清思的笑声停住,惊诧地叫了一声:“崔宽?你上哪儿去?”

急促的马蹄声从身边一晃而过,很快远去。

“这个死崔宽!耳聋了吗?叫他理也不理!下次见到他我要他好看!”李清思在轿外咬牙切齿地说。

崔宽如此急促的出城所为何事?

任小浣的思绪回到现实——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又有马蹄声从前方急行而至。

“崔旰?”李清思的声音充满惊讶,“怎么连新郎官也要出城么?”

任小浣再也坐不住,揭开侧面的帘子探头望去,只见崔旰和韩潭骑着马急驰而来,也不顾是否闹市。

一定是出事了!

崔旰的马在任小浣轿前停下,他看见探头观望的任小浣,紧绷的脸顿时缓和。他催马来到轿边,一双眼观测着任小浣的表情,见任小浣一脸的茫然,仿似放下心中大石一样松了口气。

“出什么事了吗?”任小浣疑惑地看他。

“没事……”崔旰笑笑,却有些不自然,“没事……”

“那你们……”任小浣看了后面的韩潭一眼,韩潭正一脸戒备的四下张望。

“我们是来接你的。”崔旰若无其事的解释,接着扭头令轿夫起轿回府,不再接着话题往下说。

任小浣重又在轿中端坐,一团疑云却在心头挥之不去——纳妾与娶妻不可同日而语,是不需要夫婿前来迎轿的。此时的崔旰应当是守在府中和他的母亲和原配一起,坐等她的轿子入门,为他们奉上热茶,从此就算是一家人。崔旰出身书香门弟,怎会不知妻妾间的尊卑有别?再怎么厚待她,也不该做这有失礼仪有损家室安宁的事。

轿外,李清思不住地追问崔旰:“崔旰,崔宽出城去干什么?”

崔旰先是不语,实在听得烦了,敷衍道:“他有军务在身。”便不再说一个字。

走了一条街,任小浣悄悄从帘缝中往外望,发现韩潭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

第八十七回 山雨欲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