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二回 良人

  梳洗装扮完毕,崔旰就领着任小浣去向母亲问安,李氏和兰如姬也早早的在崔母房里等着他们。

崔母脸上的笑容真挚欣慰了许多,不似昨日还带着些猜疑与忧虑——任小浣全不知道,这都是那张险些被她扔掉的床单的功劳。她女扮男装在军中与男人们同食同寝了一年有余,又与释清平有着人人皆知的暧昧关系,又怎叫崔家人对她的清白不心生怀疑?

不一会儿,崔审、崔宽两兄弟和崔磊也过来,一家人聚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吃早饭,有说有笑,好不热闹。

崔旰不时的给任小浣夹菜,眉宇间饱含温情旁若无人地看她,引来崔家人一阵揶揄玩笑。任小浣脸皮薄,羞得不敢抬头。但她却在众人的哄笑中感觉到一道令人忐忑不安的目光——蓦然抬头,看见兰如姬正带着优雅的笑容意味深长地看她。

吃过早饭,崔审就回CD府衙去处理政务,崔旰说要和崔宽去巡视军队,将任小浣留下陪母亲说话,自己则和崔宽一起走了。

两兄弟并肩出了小院。走到长廊上,崔旰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他走了没有?”

崔宽脚步并不停歇:“走了。昨夜就走了。”

婚后的第七天,CD下了一场大雪,满眼都是银装素裹煞是好看。虽说几百里外的西山上终年积雪不化,但地处盆地的CD却很少下雪,因而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叫人欣喜不已。

任小浣和自己房里的两个丫头正在院子里堆雪人,李清思银铃般的笑声就在院门响起:“呵呵,做了少奶奶是不一样啊,也变得这样闲情逸致起来了。”

任小浣红了脸,笑盈盈的将她迎进来:“这些天你都上哪儿去放肆去了?怎么也不见你人?”

李清思捉狎地笑:“你新婚燕尔,我哪敢来打搅?”她的目光落在院中的两个雪人身上,笑得更是厉害:“果然是成双成对呢!不知道哪个是你哪个是崔旰?”

她向屋里张望着:“咦,怎么不见崔旰啊?”

“他忙公务去了。”任小浣含笑微嗔,“你当谁都和你一样闲么?”

“瞧瞧,这才成亲几天呢,就护着他了!”李清思取笑道,“看来你过得倒是很幸福满足啊!”

任小浣看着院里并排而立的雪人,甜甜地笑。

人对幸福的渴望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任小浣曾经一度认为她的生命是因释清平的存在而存在的,也因他的消逝而仅剩下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

她曾经想过就这样只为她唯一的亲人——曾经被她伤透了心却依旧用宽容无私的爱包容她的母亲而活,不再对对飘渺的爱情有任何的希冀。但是,当幸福降临,当崔旰温柔而又稠密的爱将她包围时,她渐渐迷失自己,再次有了追寻幸福的勇气。

崔旰是这样的出色。他相貌俊逸气宇轩昂,战场上果敢勇猛运筹帷幄所向披靡,脱下戎装又温文有礼谦和博学。他沉稳内敛,却不傲慢冷酷,睿智宽厚,亲和平易,没有任何恶习。他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这样的完美找不到缺憾。

在他身上,就仿似有笼罩着一层崇高而光洁的光环,让人不由自主的对他生出崇敬倾慕。

没有几个女人能拒绝这样一个看起来几乎完美的男子的爱。

只要有崔旰在,任小浣就会感到踏实而安全,就会感到温暖,不会有任何的忧愁与悲伤。纵是天地塌陷,只要有崔旰在,她也不会感到惊慌。

每当听到有人赞誉崔旰时,任小浣心中就是溢着甜蜜与自豪。她常常凝望崔旰伟岸的身影和棱角分明、俊朗的脸,在心底暗暗说,一个女人得夫如此,夫复何求?

或许,崔旰就是上天为她安排的良人。

于是她将那段求而不得的爱恋与失却的痛楚深深埋进心底,恣意的享受着被爱笼罩的甜蜜与幸福。

“小浣妹妹这里好热闹啊!”

有妩媚的轻笑传来,兰如姬带着名婢女姗姗进了小院:“原来是李姑娘在这里。”

看到兰如姬,任小浣脸上的笑空僵了僵。每当她见到兰如姬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释清平,心便有如被针扎一样刺痛。每当看到兰如姬和崔旰亲昵说笑时,她便会猜度着这是怎样出色的一个女人,能让崔旰不顾一切的孤身犯险,对她的背叛也毫不计较。

她常想若是没有兰如姬,崔旰就不会抛下他们,释清平或许就不会坠江。

但已成事实的事,有再多的假设和如果也只是徒增烦忧罢了。

“姐姐怎么有空过来?”纵是心中有着对兰如姬本能的抗拒,任小浣仍是强作笑颜。

兰如姬瞟了李清思一眼,对任小浣妩媚地笑:“今天难得下了场雪,又听说梅园里的腊梅花开得正是灿烂,就想约上妹妹一道去赏梅。”

“梅园?”任小浣心头一惊,看了看兰如姬,却见她仿似全不在意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暗暗佩服——若是换作别的女人,只怕是再也不敢也不愿提及一个曾经让她蒙羞受辱的地方。

李清思一听赏梅就来了兴致:“好啊好啊!听说梅园的梅花是CD一景,今天又下了雪,景色必定十分漂亮。”于是拖了任小浣:“你还愣着做什么?快拿了披风走啊!”

第九十二回 良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