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回 女大当嫁(2)

  崔旰起身穿衣,衣服却被兰如姬拽住:“半夜三更的,外面又这么冷,就别出去了。就让三弟打发她走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崔旰道:“她这么晚找我,必是有要紧事。”他手上微微用力,兰如姬只得松了手。

外面崔宽冷声喝叱:“你是什么人?大司马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么?有什么事明天再来!给我把他拉出去!”

两名士兵来拖李清思,李清思却挣扎着不肯走,恼怒中跳起来一脚踹向崔宽:“臭小子!快把崔旰给我叫出来,不然有你好看的!”

崔宽没想要她被士兵架住还如此耍泼,仓猝间闪避不及,虽不曾被踹中,却被她鞋上的泥水溅了一脸,又回想起白日里在任家时的不快,心头大怒,挥起一拳就朝着李清思胸前抡去!

“住手!”崔旰开门出来正巧看见这一幕,大惊失色地喝止,然而却已来不及——

崔宽只觉得自己的拳头先是接触到一团柔软的东西,心头不由一惊,想收拳力量却已无法收回。只见听得一声痛呼,李清思的身子蜷曲了下去,头碰在架着她的士兵身上,束发的头巾散落,已被雨水淋得半湿的头发披散下来……

崔宽不由愣在当场:“他……她是个女的?”

崔旰抱上一步扶住李清思,只见她嘴角带血,神色痛苦地捂住胸口,见到崔旰后神色一喜,挣扎道:“崔旰……任小浣她……要嫁人了……”话音未落,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李清思的昏倒叫崔旰等人都着了忙,连夜里找来大夫救治。幸亏伤势并不严重,不过是因淋了雨受了寒,又急火攻心,再加上被崔宽打了一拳受不住痛才晕了。

一阵忙碌下来,天已大亮。崔家人都无心再睡,崔宽更是自责不己,整夜的在李清思床前辗转踱步埋怨自己:“都是我不好!我只当她是个男人,又看她跟任小浣在一起,以为她也会武功……唉……我怎么就打女人了呢……”

李清思醒的时候已是巳时,崔宽第一个发现她醒来,欣喜若狂地叫道:“大哥,她醒了!”

李清思便看见崔宽伏身察看自己,一对黑亮滚圆的眼瞳欢喜地看着她。她从未如此近距离地与一个男子对视,脸上不禁飞上一层红晕。

“李姑娘,感觉怎么样?要不要紧?”崔旰走进来关切地问道。

李清思挣扎着坐起,胸口还有些隐隐作痛,忍不住恶狠狠地瞪了崔宽一眼,对崔旰说:“崔旰,怎么样?你劝住小浣没有?”

崔旰因正她昨日刚说了一句就晕了,不知任小浣发生了什么事,便问:“劝住她什么?她怎么了?”

看崔旰原来并没有去找过任小浣,李清思急了:“你怎么还在这里?你快去阻止小浣,叫她不要嫁给那个胖子!”

崔旰一惊:“什么胖子?你说明白些。”

李清思心急如焚道:“小浣她娘给小浣说了门亲事,小浣竟然答应了!我劝说她不肯听,说是要完成她娘的心愿。可就算这样她也不能拿自己的终生幸福开玩笑啊!现在大概只有你的话她还能听一些,你快去拦着她别让她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给嫁了!”

“她……她要嫁人?”崔旰的心犹如被人掏空一样空荡荡的,茫茫然不知所措。

“李姑娘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兰如姬不知何时进来,听到李清思的话后冷道,“常言道宁拆十扇门不毁一门婚,任小浣要嫁人是件大喜事,我们都应当祝福她,怎么能去拆散她的婚姻呢?”

李清思急道:“她要是嫁了个品貌相当的好人家,我也不会着急,可她要嫁的是个又丑又矮的大胖子啊!”

兰如姬道:“看李姑娘说的——这人不可貌相,怎么能说长得不好看就没有才学呢?说不定那人才高八斗,又是个品德高尚之人,任小浣嫁过去只会有享不尽的福。”

“你知道什么!”李清思又急又气,胸口又是一阵疼痛,“那人都四十多岁了,足足能当小浣的爹了!而且听说他家里还有几房小老婆,小浣是要给一个胖老头子做填房啊!”

兰如姬笑道:“李姑娘,你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任小浣如今都多大岁数了?听说都过了十八了吧?都成老姑娘了,这个年纪哪里还能找到个年青俊俏的少年郎做原配正室?再说了,她整日里和军中一群大男人混在一起,哪户正经人家敢要她?能给人做填房也是不错了,好歹也是正室。”

“你……”李清思被兰如姬一席话说得气结,瞪了她半晌,转过目光去看崔旰,恨恨地说,“崔旰,难道你也认为小浣这样不堪吗?”

崔旰冷冷地看了兰如姬一眼,脸色十分难看,兰如姬一凛,低头不再言语。他并不回答李清思的话,沉默片刻,问:“你可知道男方是什么人?”

李清思道:“那人你也认识,就是昨日你在任家见到的什么刺史韩澄。”

第八十回 女大当嫁(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