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回 缔结联盟(1)

  不知道崔旰是什么时候来的,不声不响地站在刑具房外。

李大同心里敲起了小鼓,也不知道崔旰是不是听见了他和赵大说的话。偷眼看了看崔旰,只见他站在那里若有所思,并没有责斥他们的意思。

“将军,您怎么来了?”李大同不动声色地唤了一声。

“哦?”崔旰似被惊扰地抬起头,看了看李大同和不知如何是好正惶惶不安的赵大,“没事,我只是过来看看……”

说着,竟然自顾着走了。

见崔旰走远,赵大方才松了口气,抚着胸脯说:“啊呀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大将军听到了我们要对任小浣放水(CD方言,手下留情的意思)呢!”

李大同却似没听到赵大的话,望着崔旰远去的背影,用只有他自己才听闻得见的声音嘀咕道:“既然心头不忍,又何苦非打不可……”

离开刑具房后,崔旰并没有到校场去,而是直接回了府衙。

虽然他下令让任小浣公开受刑,但他自己只想离刑场远远的,不去看,不去听,远得就如根本没有发生过这件事。

在府衙里看了一会儿兵书,却一字也没读进去。心里正烦躁不安,士兵来报,说是郑都尉护送他的家人已经来到了府衙外。

心里这才精神一振,赶紧迎出去,只见妻子李氏秀琴和兰如姬正扶了老母下车,二弟崔审远远地看见他,牵着崔磊的手喜不自禁地大步走上前来:“大哥!”

“爹爹——”崔磊挣脱崔审的手,欢叫着扑进崔旰怀里。

崔旰欣喜地用力揉揉儿子的脑袋,拉着他迎到老母跟前,关切道:“娘,这一路颠簸,身子可吃得消?”

崔母经长途跋涉已显倦容,却强颜笑说:“不碍事。”

崔旰知道母亲是不愿自己担心,便扶了母亲到早已准备好的上房里休息。

安排妥当,正想与家人一起叙叙别后情形,一个人却怒气冲冲地跑进来,大声吼道:“崔旰!你为什么要责打任小浣?!”

崔旰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李清思,她原来也跟着崔家人一起从桃关回了CD。

李清思也不知从哪里听到任小浣正在校场受刑,她怒容满面地冲着崔旰大吼:“你去叫人停手!要是任小浣有个什么好歹,我唯你是问!”

她命令般的口吻叫一屋子的崔家老小在一瞬间都呆了一呆,倒是崔旰神色自若地淡然道:“李姑娘,任小浣触犯军法,罪不可恕,我这是执行军务,望姑娘不要擅加插手。”

“我不管你什么军法军务!我叫你不准打就不准打!”

崔旰冷冷道:“恕难从命。”

怒不可遏的李清思一张俏脸胀得通红,恶狠狠地盯着崔旰看了半晌,崔旰只当不见。无可奈何下,李清思恨恨道:“好,你不下令,我去下!”说着转身跑了出去。

崔家老小这才回过神来,崔审愕然道:“这个李姑娘,怎么这般的无礼胡闹不知尊卑?”

崔旰微一迟凝,站起身道:“你们好生休息,我去看看。”

追出去却一路没见到李清思。赶到校场时,士兵都已经散了,刑场上唯有赵大正带着两名士兵收拾刑具。

看起来李清思并没有来得及大闹刑场,崔旰总算放下心来,问赵大:“任小浣现在何处?”

赵大惶恐地回道:“李都尉和韩参军带她走了,说是去找大夫……”

崔旰心头不由得一紧:“她怎么了?”

赵大道:“她身子弱,打到第七杖就晕了……”

说话间,赵大偷偷地看崔旰脸色,见他听到任小浣晕了时,脸刹那间就青了,一双眼睛竟如能冒出火来一般怒视着他,于是心头一慌,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惊惶说道:“将军,我已经下手很轻了,但是她身子太弱,才……才……”

“你起来罢。”崔旰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使脸色好看一些,“这是你份内之事,理应秉公,不必心存不安。”

初冬里难得的太阳已是高照,时近晌午。崔旰心中虽然惦挂着任小浣的伤情,却不曾忘记中午已安排了见杨子琳,心想有李大同和韩潭在,任小浣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于是折回府衙。

杨子琳早已被人押解到了正厅。

见到崔旰身着戎装精神抖擞地进来,被五花大绑的杨子琳冷哼一声扭头对崔旰视若不见。

崔旰见状早有思量,走上前去,故作严厉的对押解杨子琳的士兵喝斥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为何还不替杨将军松绑?”

士兵赶紧松开杨子琳身上的绳索,崔旰不急不缓地上前抱拳施了个礼,语调平缓,谦逊却不热切卑恭:“杨将军,崔旰昨夜误食药物以至方才才醒,不知道下面的人竟然对将军如此无礼,还望杨将军恕罪。”

杨子琳瞟了崔旰一眼,见崔旰虽然话说得客气,神态间对他却全无忌惮。都是在沙场、官场久历滚打的人,一本本兵法都已读烂,哪会看不出崔旰不过是在打哈哈?既已看穿,心中反倒是没了底。

从昨夜被擒到此时,杨子琳是一夜未睡,一直在翻来覆去地推测崔旰会怎样处置于他。结果无非有二:一是把他杀了,而后提着他的头去降服他的部众,就如他之前打算用崔旰的人头去威慑CD的叛军一样;二是劝他降服,令他率兵投靠。

看崔旰的言辞举动,似乎并无杀他之心,但若要说想劝他降服,却又明显的诚意不足。

正疑惑间,听崔旰又说:“杨将军,崔旰听闻驻守龙泉山的士兵回报,说将军带了四千人路过龙泉,本想亲自上龙泉去与将军一会,却不想将军竟亲自到了CD。因而也就只让刘原带了几千人去通知将军的部下一声,说将军在崔旰这里作客,自己好在此好生款待将军……”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拉着杨子琳朝内厅走:“我早已命人准备了一桌上好酒菜,今天要与杨将军好好喝上几杯!”

平缓亲切的话语之中却暗藏着胁迫。杨子琳心知自己的部下此时定是凶多吉少,自已可以依赖的又少一项,因此并不反抗地跟着崔旰走进内厅。从侧门出去,穿过一条花木满蹊的长廊,来了一个洒满温暖阳光的小院。

一张干净的石桌上摆满了精致的菜肴,桌边一个熟悉的身影见到他热情地迎了上来:“子琳兄,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那人竟是曾与他同事一主的郭嘉琳。

第七十四回 缔结联盟(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