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二回 夺妻(2)

  崔旰出了节度使府一路打马狂奔。

到百花村的短短十里路忽然之间变得有如千里之遥,怎么也没个尽头。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迫切地想要得到一样东西,也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害怕失去。

崔旰不是没有想过要将任小浣据为己有,不是没有想过要将那个总是牵绊他目光的人儿拥在怀中再不放开,但他知道不能。当释清平还在的时候,当他看到任小浣的目光如同他看她一样总是追随着释清平的时候,他告诫自己,她不属于他,他便不能心存幻想。

但释清平不在了。

他可以心甘情愿地看着任小浣投入释清平的怀抱,却绝无法容忍释清平以外的任何人得到她!

任家的院落终于遥遥在望,崔旰却突然拉住了马——北风夹着冷雨扑打面颊,他屹立在风雨之中,心情从没有过的忐忑。

他该怎么做?怎么说?

他如今手握重兵雄霸一方,压根就没把韩澄放在眼里。就算任家与韩澄已谈定婚嫁,他也大可以强行阻止,得罪韩澄也在所不惜!

但是,任小浣呢?

他可以强行将任小浣纳为己有吗?纵然男人天生的占有欲望此时正强烈地侵蚀他的心,但他愿意得到一个憎恨他的任小浣吗?

答案是不!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天夜里,当他听到任小浣说恨他时,他的心是怎样的痛。

任家的院门突然悄然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院内出来,撑着一把油纸伞,踩着泥泞的河畔小路,朝灵山寺走去。

任小浣!

崔旰的心提到嗓眼。不由自主地催动坐骑,悄然跟在后面。

走了没多远,马蹄声就惊动了任小浣。她回头见到崔旰吃了一惊:“将军?你怎么在这里?”

崔旰无法再回避,只得催马来到任小浣跟前,纵身下马,凝望她的双眼,缓缓道:“我是来找你的。”

任小浣不敢看他的眼睛,扭头去看被细雨击起无尽涟漪的河面,低声说:“是不是清思去找过将军?”

“是。”崔旰说。

任小浣清瘦的脸颊上挤出些许笑容:“那么将军就为我祝福吧!”她回过头,做出很兴奋的样子看崔旰:“我记得将军说过要为我举办婚礼,不知道还作不作数?”

她强作欢颜的模样叫崔旰心头一阵酸痛,闭眼深吸一口气,而后看她:“你觉得我会为你和韩澄举办婚礼吗?”

“为什么不呢?”任小浣笑,“将军肯为我和师兄举办婚礼,为什么就不能为我和韩大人办呢?”

“除了释清平,什么人都不行!”崔旰的声音猛然高昂,目光也凌厉起来。在任小浣震惊的目光中,他的眼神又渐渐缓和,带着深邃的忧伤看任小浣:“任小浣,韩澄不是你可以托付终生的人,你嫁给他不会快乐……”

“对我而言,除了我师兄,任何人都是一样!”任小浣清冷的声音有些飘浮不定的颤抖,“我已经别无所求,只要能让我娘不再为我操心,我嫁给谁都无所谓。”

崔旰气苦:“你难道愿意和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

任小浣脸上便有了一丝冷笑:“我喜欢的人已经不在了!”

她那丝冷笑刺痛了崔旰的双眼:“你……你是在怨我?”

任小浣扭过头不看他,冷冷地说:“是!”

虽是早已料到的答案,仍是将崔旰重重地抨击。他吸气平定自己凌乱的心绪,说:“就算你怨我,我也不能让你嫁给韩澄。”而后纵身上马,扭转马头就朝回路走。

任小浣愣了一愣,顿时明白他要干什么,纵身过去拦在马前,用一种几近恳求的眼神看他:“将军,你不要去为难韩大人……你这样做会……”

崔旰居高临下冷眼看她:“如果我要你不嫁给他,你愿不愿意?”

任小浣不假思索:“我既已同意婚事,就不能失信于人!”

崔旰倒吸口冷气,仰首叹道:“看来也只有我自己去解决了!”

说罢他扭转马头绕开任小浣,打马欲走。任小浣知道他是要去找韩澄,哪敢让他就在这气头上走了?再次用身体拦住马的去路,切声道:“你不能去找韩大人!”

崔旰冷着脸一语不发,控制着马绕道,任小浣却始终拦阻在前。两人你阻我让,僵持之中,不断在泥泞湿滑的湖畔打转的战马脚下被漫生的水草缠住,一个马失前蹄,带着崔旰一头栽往百花潭中——

“将军——”任小浣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手忙脚乱,手中雨伞一丢,飞身过去扑救,却不料战马倒势凶猛,地面又湿滑不堪,自己反倒被战马撞进水中!

湖水铺天盖地袭卷而来——

被雨水搅动得有些浑黄的湖水冰冷刺骨,任小浣呛了两口水,触碰不到实物的四肢在水中挣扎挥舞了几下,便放弃了——在昏暗的湖水中,她仿佛看到释清平在湖底微笑着向她招手,那笑容是那样的亲切,是她多少年来迫切追寻却又不可得……

于是心情渐渐平静,微笑着朝那笑容沉去,任由冰冷的湖水涌进她的口鼻……窒息压迫着她的神志,她闭上眼睛,坦然面对黑暗与死亡的到来……

第八十二回 夺妻(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