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回 路茫茫

  载着任小浣的马车在当日下午回到CD东门。

因为正在与柏茂琳交战的缘故,CD府四道城门紧闭,城墙上站满了防守士兵。幸好刘原进城时曾吩咐过守将任小浣等人将会回城,否则他们进城还真提得费一番周折。

回城后任小浣直接就让韩潭将马车赶到西门,却没想到并没见到崔旰。

“任小浣?你终于回来了!”

驻守西门的正是都尉李大同,他一见到任小浣就大呼小叫地迎上来用力地拍着任小浣的肩,哈哈大笑道:“我听说你和刘原追到简州,把郭英义这老小子的头给割了下来!哈哈,真是痛快!可惜我不在场,否则我也得去砍上两刀……”

任小浣身子虚弱,被李大同拍得直是摇晃。韩潭眼明手快地抢过来挡住李大同的第三拍,粗枝大叶的李大同还没醒悟过来,圆瞪着一双大眼狠狠地盯着韩潭,瓮声瓮气道:“小子,你想做什么?”

韩潭松手退后一步,言辞卑恭地垂手道:“这位将军,任小姐身体不适,您刚才那样会伤着她。”

李大同见任小浣果然脸色苍白没有血色,对韩潭的冒犯也就不以为忤了,很不好意思地讪笑道:“呵呵,不好意思,我没注意……”

他将韩潭上下打量了一番,笑道:“好小子,年纪轻轻身手还不错嘛,有点力道!不如跟着我在军中做个拾长什么的,崔将军最重人才,好好干,很快就能像任小浣和林释清平一样弄个执旗令或是都尉什么的当当……”

正说着,他眼角里忽然瞄见任小浣的脸色一变,他纵是再粗心也顿时警觉自己提到了任小浣的伤心处——已经快半个月了,释清平仍然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韩潭也察觉到任小浣的异样,忙接过李大同的话:“将军过誉了。小的韩潭,不过是个小捕快,让我抓个贼还行,这带兵打仗可不是开玩笑的……”

正说话间,城外突然间战鼓擂动,千军万马的厮杀呐喊声震天动地!

李大同神色一凌:“开打了!”转身就往城楼上跑去。

任小浣紧跟着上到城楼,只见城外狼烟滚滚,因为隔得太远,分不清敌我,只看见黑压压的人与马厮杀成一片……

“李大哥在此,刘大哥也才回来,那么城外与柏茂琳开战的岂不是……”任小浣脸上一片惊诧。

“正是崔将军!”李大同头也不回地答道。

“将军怎么会亲自出战?”任小浣百思不得其解,“这不似他的风格……”

“风格?”李大同呵呵笑了,“你跟着将军不过一年,他的性子你还没有完全了解——往日你见他总是在后军中指挥坐镇,就以为他只能当统帅吗?其实他也是个很不错的先锋,在战场上凶猛得很……也难怪他,平日为了兄弟们操尽了心,压力这么大,又不能像我们这样骂骂娘打打人发泄出来,也只能在战场上杀杀敌,以泄压力了。”

“但是他也太冒险了……刀枪无眼,这么多弟兄都指望着他,他要是出了什么事,弟兄们可都怎么办?”

“不必担心。”李大同笑道,“将军武艺高强,沙场之上勇猛不凡,又擅长排兵布阵,所到之处无不所向披靡!就算是十个柏茂琳也不是他的对手!你就放宽心等着他得胜归来好了!”

虽然听李大同这样说,任小浣心里仍然是七上八下的。

半个月以前,在任小浣心中,释清平也如同崔旰在李大同心中一样是战无不胜的。她曾经以为,只要有师兄在,天下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只要有师兄在,世上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

但是如今释清平却不在了。她心中永远不可能被人战胜的师兄就这样突然消失在她的生命之中……虽然她一直都不肯接受他可能再也不会回到她身边……

如果没有释清平的出事,她或许此时不会这样担心。因为她渐渐明白,世上从来都没有绝对不可战胜的人。纵然是心中至高无上的偶像,也不能被他的光环迷惑而忽略掉他身上薄弱的一面……

如果说释清平是她生命的一部份,那么在她心中,崔旰就是她和全军战士的偶像。

她已经失去了一个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再也不愿失去更多……

左手紧紧地握住城楼上的“崔”字大旗旗杆,任小浣遥望着五里之外的战场,半个下午在忐忑不安中度过。

夕阳西下的时候,终于听见了鸣金收兵的声音。黑压压的敌我双方终于分散开来,背道而驰。

不一会儿,就看见一名浑身染满了敌人鲜血的银甲将军在西山的血阳余晖中,跨着同样身披银甲的战马,领着一千多名士兵奔驰而来。被他横握在胸前的血缨枪的血色枪缨在晚风中恣意飞扬……

“他……就是崔旰吗?”

任小浣听见身边的韩潭喃喃地问她,声音如同他的人一样被眼前这一幕深深震撼。紧接着是守城士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恭喜崔将军得胜归来——”

城门大开,崔旰一马当先进得城门,飞身下马,气也来不及喘上一口就快步走上城楼:“李大同,你马上带领两百士兵驾车出去清理战场——只要还有救的伤员,无论敌我,全都带回来医治!”

“是!”

李大同响亮地应了一声,而后朝着崔旰挤了挤眼,崔旰顺着他暗示的方向看去,看见了在城楼上俏然而立的任小浣。

“将军……”

笑容在满是血迹的脸上荡漾开来,崔旰仿似放下一块心中大石般,长长松了口气:“回来就好……”

“小的韩潭,见过崔将军!”韩潭上前一步半跪在崔旰面前。

“你是……”

任小浣说:“他是普州捕头韩潭,是他送我回来的。也是他和普州刺史韩澄一起杀了郭英义。”

“郭英义死了?”崔旰一惊,他一早就已出城与柏茂琳作战,还没有和刘原碰过面,对于简州发生的一切都一无所知。

于是任小浣将事情始末一一说给他听。听完之后,崔旰长叹一声,说:“祸不及妻儿。虽然我无心杀郭英义全家,但他妻儿之死,我也要负上全责……”

任小浣也沉默无语。

当她的心被仇恨所充斥的时候,她心里只想着要杀死郭英义。但是当郭英义真的死了,当她真的看见了郭英义的人头的时候,忽然间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竟是这样的毫无意义——她所失去的,并不能因郭英义的死而重新回来,相反却害了更多的无辜性命……

“将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不用猜想,也能预见将会有一场又一场的战斗在未来的路上等待着他们,未来的成败是如此的不可预知——当他们为了仇恨与怨怼而踏出第一步时,却是离别人对他们的仇恨与怨怼更近了一步。

有时候,人为了生存,就在不断地相互制造着仇恨与怨怼。

“走一步看一步吧!”崔旰抬眼凝望着北面的天空,忽然间豪气万丈地笑道,“男儿当生则璀璨死亦壮烈!人生于世,是成是败,总是要放手一搏才知道!”

第六十六回 路茫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