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回 背叛

  刘原和韩潭很自觉地退了下去。

寂静的夜,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任小浣没有进书房。她把自己的脸隐藏在门外的黑暗之中。在黑暗中,她看见崔旰深邃的目光穿透夜色,带着无数欲言又止的无奈落在她的脸上。

“将军……”黑暗中,任小浣的神情复杂难辨,“你能不能陪我去灵山寺走一走?”

“去灵山寺做什么?”崔旰话刚问出口,随即又改了口,“也好,我也想去看看。”

于是两人到马房牵了马,出了西城门,一路上都默不作声,很快就来到浣花溪,顺着溪流来到空寂无人的灵山寺。

灵山寺的菊花开得正是灿烂,在月光下更显几分怡然世外的清高。

崔旰跟着任小浣进了厨房,看着任小浣打来井水点燃炉火,坐在炉前烧着开水。炉膛里的火光衬着她苍白的脸,在她恍然失神的双眸中跳跃。

“将军,你听说过七色水晶吗?”任小浣看着炉火,忽然问崔旰。

崔旰愣了愣,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曾经听说水晶有七色,却从没见过。”

“那么将军有没有听过关于七色水晶的传说?”

“什么传说?”

“传说水晶极赋灵性,各色水晶各有灵气。若是谁能集齐黑、白、红、黄、青、蓝、紫七色,就能愿望成真……”任小浣垂下眼帘,将眼中的泪光隐藏在眼帘背后,“一直以来,我都很想集齐七色水晶。在西山的时候,听说西山深处常年积雪不化的雪宝顶出产水晶,甚至想过开小差到雪宝顶去找七色水晶……将军,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任小浣抬起眼睑,凄怆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崔旰。崔旰被她的眼神看得心中一紧,不由得一阵抽搐——他怎么会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但他正是因为知道,心里才更加的不是滋味。

任小浣并没有等着崔旰回答。她移开目光,凄然说道:“我是为了我师兄。从懂事起,我就期盼着他能够回应我对他的情意,期盼着他能放下心底重担,大胆的和我一起面对我们的人生……我以为,只要有了七色水晶,横在我们之间的种种阻挠与隔阂都会消逝无踪……”

她哽咽了一下,无法继续说下去。崔旰看着她的侧影,深吸一口气,无比酸楚的暗暗叹息一声,说:“你不必担心,明天我便让人到西山去收集七色水晶。有了七色水晶,释清平必能遇难呈祥,你也一定能心想事成。”

任小浣望着崔旰:“将军,你也相信这些虚无飘渺的传言?”

“虚无飘渺也好,总有个希望。”崔旰看着她,目光中是无尽的怜惜与关怀,“我不希望继续看到你茫然绝望的模样。”

他眼中的怜惜令任小浣心中一阵慌乱,赶紧移开目光,深深吸气平复狂乱的心情。她苦笑着,对崔旰也对自己说:“纵然有了七色水晶又能如何?时光就能倒流,已成事实的事就能逆转吗?”

崔旰默然。

水很快开了。任小浣从厨柜里搜出两个粗瓷茶碗和一包不知存放了多长时间的茶叶,冲泡出两碗茶,递了一碗给崔旰:“这个明前甘露虽然不是什么好茶,却也是我师父最喜爱的。将军可不要嫌弃。”

崔旰看见任小浣神色怪异地看着他,她的眼中是犹豫不定的挣扎,她的手在微微颤抖,滚烫的茶水从碗里溢出烫红了她的手指,她却浑然不觉。

“任小浣……”崔旰接过任小浣手中的茶碗,低头看了看碗中漂浮的茶叶,抬起头,目光怪异地看她,“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任小浣古怪地笑笑:“是啊,有件事的确是想请将军帮忙。”

“什么事?”

任小浣说:“在说出来之前,请将军把这碗茶喝了,就当是已经答应我的请求。”

崔旰看着碗中略有些浑浊的茶水,突然笑了笑,端起就喝。

“等等!”

任小浣忽然急迫地叫住崔旰,崔旰停下来,看见她颤抖着嘴唇,眼眸深处是难以克制的悸动:“将军,你不怕我做出什么过分的……”

崔旰却没有让她说下去:“我相信你。”紧接着将碗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泪水,在任小浣眼中再也无法掩藏:“将军,对不起……我在茶里……在茶里下了药……”

崔旰微微笑着,说:“我知道。”

“那你还……”

看着任小浣震惊的神情,崔旰笑道:“我相信你这么做总有你的理由。”

“可是……你难道不怕我下的是致命的毒药?不怕我会对你不利?”

“我相信你不会这样做。”崔旰摇摇头,努力赶走头重脚轻的不适,脸上的笑容却丝毫不改,“我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

一个陌生的笑声在院落中回荡:“哈哈哈……崔旰啊崔旰,你也太过自信了!”

只见三个劲装男人迈时厨房。其中两人崔旰曾经见过,正是“刀不过三”胡三和“蝴蝶剑”枯叶,而当中一个四十岁上下的清瘦男人则似曾相识,却认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

“你是何人?”崔旰忽略掉脑子里的一阵眩晕,目光如电地看着来人。

“崔司马真是贵人多忘事!”那人哈哈笑道,“末将乃泸州牙将杨子琳是也——当日在崔司马的庆功宴上,咱们可也有过一面之缘啊!”

“杨子琳?”崔旰不禁脸色大变,“你怎么会在这里?”

杨子琳目光狡黠地笑着:“这个嘛,就要问问你最信任的红颜知己了。是不是啊,任姑娘?”

崔旰不敢置信地看着任小浣,只见她冷冷地看着他,她的声音如同西山的寒冰:“将军,我要你帮的忙就是——用你的性命,换取我母亲的性命!”

崔旰只觉得如同当头雷击般一个踉跄差些跌倒,他连忙扶住灶台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躯,听见杨子琳的声音冷冷地笑:“任姑娘,到了此时,你何必再掩饰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如果你真的只是想要救你母亲,大可以向崔旰求助,以崔旰之能,必能帮你救出你母亲。但你却选择了跟我合作出卖崔旰,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你恨崔旰!你想借我之手除掉崔旰!”

任小浣默不作声。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崔旰的头越来越重,身体越来越不听使唤,他努力地保持着大脑的最后一丝清醒,死死地盯着任小浣,想要在她的脸上找到答案。

“是真的。”任小浣漠然地说。

“为什么?”

这个为什么,是崔旰最不想问出口的话。

他以为就算任小浣的一颗心系在释清平身上,就算对他从没有半分男女之情,但至少在她心中,自己也并不是无足轻重;他以为他对她的关怀纵然不能得到回报,至少也不会收获背叛;他以为他和她之间只有信任与理解,而不会有猜疑与算计。他信任她,胜过仍何人,却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背叛他。

“因为我恨你!”任小浣抚摸着灶台,神色凄怆,“以前,我和师兄就是在这里给师父烧水、做饭的……师父、师兄和我,我们三个虽然过得平淡,却很开心……可是现在,师父不知道去了哪里,师兄也再也不能回来……这一切,都是拜你和郭英义所赐!是你们毁了我的生活!”

“原来是这样……原来你恨我……呵呵……”崔旰心如冰冷,他苦笑两声,惨然说道,“也罢……原本是我欠你的……今天就当是我还你罢……”

他再也无法支撑,身子一歪,顺着灶台倒了下去。

第七十一回 背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