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回 刀枪相见(2)

  “我军活捉郭英义之弟郭英榦——”

李大同一把将郭英榦拽上马来,大笑着打马回营。柏茂琳赶紧率兵来救,却被乱箭射得无法前进,只得望而兴叹。眼见着敌军得胜气势如宏,而己军却垂头丧气毫无斗志,心中怒愤,策马大喝道:“崔旰!难道你只会叫士兵为你卖命,自己却躲在后面当缩头乌龟?”

战场叫骂,原就是攻心为上。一场战争能否取得胜利,往往靠的不是兵多将广,时常也是借助嘴皮子的工夫。斗嘴的目的,就是比谁的心理素质更好,谁能动摇对方的军心。

“看来柏将军是迫不及待的想与崔旰一较高下了?”

身处将台的崔旰微笑着放下令旗,他身边的刘原见状道:“将军,不要中了柏茂琳的激将法……”

崔旰抬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在将台上面对柏茂琳昂首而立:“柏将军,战场之上原本就不是斗的一己之勇!身为将领,最重要的是懂得如何统兵,如何在战场上运筹帷幄——善用兵者,即便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也照样能号令三军使人敬服!不过——”

他的话锋一转,扫视敌我两军,扬声道:“今日崔旰攻CD,旨在捉拿郭英义一人,原本就与他人无关,也不希望因此而令我剑南士兵受损!如果柏将军肯以你我二人一战的胜负来决定此战胜负,崔旰愿意奉陪!”

崔旰的一字一句清晰有力,听得防守的官军们一个个唏嘘感憾——原本是柏茂琳的激将之法,却反被崔旰用来笼络两军军心。

看到身周这些全无斗志的士兵,柏茂琳心中叹息——他何尝不知道为将之道在于如何统帅三军?但眼前这些士兵无一是他自己亲自带出来的,将士离心,又何如能运用这些士兵去获取战场胜利?

从西山雪夜士兵叛逃起,柏茂琳就已领教了崔旰在西川士兵心目中的位置是何等的崇高。眼下士兵再起犹疑之心,他若再不给士兵们一点激励,难保历史不会重演。

士兵需要英雄,需要有一个可崇拜的偶像!

柏茂琳紧握青龙大刀,望着策马从军中缓缓而来的崔旰,暗下决心——他要告诉全西川、全剑南,甚至全天下的人知道:西川的英雄并不只有崔旰一人!

两军将士很自觉地为两位主将让出一片空地。

“柏将军请——”

崔旰平和谦逊的神情令柏茂琳不由自主地感到一丝羞愧,羞愧中更生出一股愤恨来——

“虚伪!”柏茂琳冷哼一声,青龙大刀一式“横扫千军”朝着崔旰拦腰扫去——

大刀,在战场上号称“百兵之帅”,其去势刚劲凶猛,动如猛虎势不可挡,静亦威风八面,慑人心志。古来大将多喜用大刀——如关云长——执刀而立是不怒而威,挥刀出击,其大劈大砍大开大合,更是如砍瓜切菜般凶猛!

柏茂琳是名使刀的好手。多年不曾稍歇的练习使他双臂有力,将大刀的凶、猛、快、狠运用到恰到好处。他的全力一刀,足以惊天地泣鬼神!

“好刀法!”

面对柏茂琳如迅雷般袭来的青龙大刀,崔旰神色不改,双腿夹紧座骑,伏身下腰避过刀锋,右手血缨枪由下而上挑向柏茂琳前胸!

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

如果说大刀是战场上的“百兵之帅”,那么枪就可以称作是“百兵之王”。

大刀与枪的运用方法都是从棍法中衍生出来的,而枪的用法却又是在刀法的基础上更得以改进,衍生出多种套路。比起刀而言,枪更灵活轻巧,更易于制敌取胜,但也更不容易练成——比如同样练一年,枪的成就很难与刀比拟。

因此刀与枪,各有其利也各有其弊,关键在于使用他们的人,是否能真正掌握它们的要领。

无论是“百兵之帅”还是“百兵之王”,刀与枪,终归是会在战场上刀枪相见!

这是一场精彩的对决——大刀挥舞如雷霆万钧,斩、劈、抹、云、撩、错、带;长枪舞动如灵蛇吐芯,拦、拿、扎、压、点、滑、崩、挑、拨、缠、攉!

如果不是两军对战,观看的士兵几乎要拍手叫好。

一百多回合过去,柏茂琳已是浑身是汗——刀的要领是要去势凶猛,要凶猛就需快速有力,力求三五回合内将敌人劈于马下。但在柏茂琳用尽全力地朝着崔旰劈砍每一刀的时候,他却不幸地发现崔旰的应对是竟这样的轻松。轻松到仿佛并不是置身于你死我活的战场,而是自家的练武场。

体力越来越弱,刀势越来越缓慢,直到血缨枪停留在咽喉前,柏茂琳手中青龙刀颓然垂下。

“柏将军,郭英义严暴寡义,你何苦再替他卖命?”

柏茂琳昂首仰天:“柏某绝非不忠不义贪生怕死之徒——既已落败,但求一死!”

血缨枪从柏茂琳喉前挪开,面对柏茂琳惊诧的神情,崔旰目光凛然义正严辞道:“崔旰说过,此行旨在郭英义一人——只要柏将军不再助纣为虐,崔旰绝不会对将军无礼!”

柏茂琳冷哼:“只要我柏茂琳活着一日,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郡王不利!”

“如此就只得委屈将军了——”

话音未落,柏茂琳只见血缨枪闪动,心中已料到崔旰要将他的座骑刺死以将他生擒,急忙扭转马头策马回奔——

血缨枪在马身上划破一道血口,柏茂琳打马狂奔回营,口中叫道:“崔旰,今日天色已晚——你我明日再见分晓!”

崔旰也不追,令鸣金收兵,准备第二日再战。

第五十九回 刀枪相见(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