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回 江湖道义(2)

  暗门洞开,一个身着紫红衣衫的少女一闪而入!

“你……你是什么人!”

齐傲天目瞪口呆,但他很快就醒转过来,大叫道:“老五!老五!”

闪身进来的少女宛尔一笑:“你是叫外面那个家伙吗?他想出去叫人,已经被我放倒了……”

“快带人走!”

崔旰一声厉喝打断任小浣,任小浣一个激灵,想到救人要紧,也不再贫嘴,和释清平一前一后,护着崔审等人转身就往地牢外走。

刚走了两步,忽然一阵轻风抚过,一个人拦住了去路——

枯叶挡在地牢出口前,目光寒冷如冰,短剑在掌上翩翩飞舞:“你们休想从我的剑下将人带走!”

“是吗?”任小浣昂首一笑,不由分说,左手柳叶刀已划向枯叶面门!

枯叶仰身一闪,避过锋芒,蝴蝶剑正欲出手,眼前却失去了任小浣的踪影!迟疑间,耳后利刃破空之声响起,枯叶回身出剑,却只见身侧人影一晃,释清平已背着崔旰的老母,拉着崔审,快步抢出地牢!

惊怒之间,招式变形,自然失手。枯叶不由得面露焦躁,一腔怒气全灌注在手中蝴蝶剑上,蝴蝶剑幻化成千只万只翩然飞舞的蝴蝶,朝着任小浣迎头罩去!

任小浣眼见千万只“蝴蝶”飞来,一时间辨不清谁真谁假,不敢迎战,连连后退,好在她身法轻快,险险地纵身避过。

但枯叶此时已视崔审等人的逃脱为奇耻大辱,手中蝴蝶剑并不稍停,六招十二式一路演来,朝着任小浣步步紧逼!

“蝴蝶剑”枯叶少年行走江湖,从未遇过敌手,其剑法精妙并非浪得虚名。

任小浣虽是慧远大师的弟子,却因十二岁才开始习武,虽经慧远大师因材施教练就一身好轻功,武功虽也勉强算是一流,但从未与真正的高手过招,经验尚浅。如今面对枯叶这样的顶尖高手,不由得手忙脚乱,双手柳叶刀不住地左抵右拦,仍是拦不住枯叶如潮水般汹涌而来的攻势!

不住地腾挪后退,但地牢外室同样的狭小不堪,她的轻功在这里几乎无用武之地!

心慌意乱之中,忽然斜地里伸出把剑来,金石相撞间,枯叶连同他的蝴蝶剑禁不住退出三步!

任小浣看见崔旰将妻子李氏一把推到自己面前,喝道:“带她出去!”

不敢迟疑,任小浣拉着李氏就往外跑,谁知李氏竟不肯走,拽住墙角,朝崔旰含泪道:“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

此时齐傲天也从地牢里间跳出,吴勾横带,撩向崔旰腰间,一面朝枯叶怒喝:“看你做的好事!讲什么江湖道义,放走了人犯,看你怎么跟王爷交待!”

枯叶正羞愤难当,被齐傲天这一喝叱,一腔怒气无处可发,再也不顾什么江湖道义,不顾是不是趁人之危,蝴蝶剑朝崔旰飘舞过去!

崔旰左手剑鞘拔开吴勾,右手长剑抵住蝴蝶剑,眼角里又瞟见李氏不肯离开,心中也是又急又怒,怒喝道:“你还不走!?”

李氏流泪摇头,不肯留下夫君独自应险,任小浣急道:“夫人还是快些走吧——你在这里会让将军分心,反而不利啊!”

听到任小浣如是说,再看看崔旰不时分心来看她走没有,几次都险些被枯叶的蝴蝶剑刺中,一时间心神大乱。任小浣见她心意动摇,赶紧手上用力,强行将她拖了出去。

“相公——我们等着你——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李氏的哭喊声在地牢中回荡,将崔旰的一颗心揪成一团。

“崔旰!今日你休想活着离开!”

齐傲天的吴勾挥舞,招招狠毒式式阴险,一心想要将崔旰当场击毙!他冲枯叶叫道:“枯叶,崔旰是王爷的心头大患,只要将他杀了,王爷绝不会再计较人犯逃脱之事!”

枯叶闷声不语,手中蝴蝶剑的攻势却是一轮快过一轮!

崔旰虽是武艺高强,面对这两大高手同时发难,应付起来也很是吃力,心中明白如果恋战下去,自己的体力定会不支。但他又怕现在任小浣他们还走得不远,自己退走必会招致齐傲天和枯叶出地牢将他们逃脱的消息传出去,到时必定会满城戒严,大家想要逃出CD,就难上加难了。

因此苦苦支撑了半柱香的功夫,料想任小浣他们已经走得很远了,才虚晃一招,朝着地牢外快步退去。

“不能让他跑了!”

齐傲天大叫,抢身追去,却和同样抢身上前的枯叶撞了个满怀——又急又气地跺跺脚,两人一前一后地飞步追出地牢,追到梅林,却只见林中腊梅树枝叶晃动,唯独不见崔旰的踪影。

错失报仇的大好良机,齐傲天黑着脸,恨恨道:“你去追他们,我去多叫几个人!”

枯叶也不应声,径直朝着腊梅树枝晃动最大的方向追去。

第五十回 江湖道义(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