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回 无措(1)

  入夜,全军在田野间扎营休顿。这时探子给崔旰带来一个好消息——任小浣找到了!

原来任小浣决意刺杀郭英义之后,一路马不停蹄地奔回到CD。却不想在路上伤情恶化,加上渐渐冷静下来,自知以自己当时状态根本已无力在众多高手的护卫下刺杀郭英义。因此她并没有进城,而是回到百花村,准备将伤养好后再作打算。

听到任小浣安然无恙的消息后,崔旰悬在半空的一颗心总算放下。同时他不由慨叹——当日他还担心任小浣在遭逢如此大的打击的情形下会一时激愤失去理智而行事不计后果,却没想到她能这样快地回复冷静。反倒是他却一时不曾详加推敲思量和安排,冒冒然就打回了CD……

在变故面前,任小浣反倒比他更加冷静——虽然在人前他总是显得沉着镇定,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日子以来,他承受了多大的内心挣扎与煎熬。

因为他知道,他的任何情绪,都会影响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士兵,都会影响全军的士气与军心!因此无论他内心有多么焦虑痛苦,他都只能独自忍耐,独自承受,留给他人的,则是一个气定神闲、万事都成竹在胸的崔旰。

只有崔旰自己知道,此时的他是多么的迫不急待地想要见到任小浣,想要在她最痛苦、最无助、最脆弱的时候在她的身边,陪着她,守护着她……这个念头在有些时候甚至强烈过任何一种追求与渴望,甚至是取得战场胜利的渴望……

但崔旰从来都不是个冲动的人。他分得清孰轻孰重,孰急孰缓。因此他耐心地在营中安排好一切防御工作与第二天的作战计划,才趁着夜色轻装便服离开军营,去探望任小浣。

百花村离营地不过四、五里路。崔旰顺着浣花溪,不自觉地来到了杜甫草堂。

草堂内是一片漆黑死寂,没有一丝生气。崔旰这才想起任小浣是回家了,并不在草堂内。他屹立在草堂的柴门外,在夜色中分辨院落中的一草一木,回想起不过是几天之前,他还和释清平在这院子里为着各自心中的隐结而斗拳一较高下,但此时释清平却不知身在何处、是生是死……

对于释清平的失踪,崔旰内心深处里除了愧疚与痛失良将外,竟还有一丝欣喜——虽然为这一丝欣喜而生出更多的罪恶感,崔旰却不得不承认:他竟是希望再也找不到释清平,希望释清平从此就在任小浣的生活中消失……消失得一干二净!

当释清平存在于任小浣的生活中时,崔旰从未生出过要取代他在任小浣心中的位置的想法,但如今释清平的失踪,却又让他看到了一线希望……

任小浣的家与杜甫草堂之间只有一段并不长的花径,不过百步的距离,却让崔旰感觉如有千里之遥——他徘徊在花径尽头,望着任家明灭的灯火,心中犹疑不决。

崔旰从来没有这样犹豫不决过。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就这样在深夜敲开一个只有一对母女居住的院落大门,不知道该以什么名义去探望任小浣——无论什么名义,以他现在的身份,都不该深夜造访。

但要他就这样离开,却又心有不甘!

犹豫再三,崔旰一咬牙,门也不敲,纵身跃进院墙,如同一个小偷一样悄无声息地来到种满了花草树木的院落。进来之后崔旰不禁自嘲叹息——便是进来了,他又如何知道任小浣住在哪一间房?就算知道了任小浣的房间,他难道就能无所避讳地悄悄进去看她吗?

崔旰苦笑着摇头——就连他自己也想不到他堂堂西川兵马使竟会如此鬼祟地夜探女子闺房!

最终他还是退缩了。

他在被人发现之前退出了任家院子——只要她还好好的,只要她还安全地呆在他能接触到的范围内,他就能安心地去面对明天这场决定他生死荣辱的关键之战!

其实单以战争而言,以崔旰对CD军事布防的了解,想要强攻下CD并不是件难事。难的是如何才能不伤一个百姓,不毁CD一砖一瓦,拿下一个繁荣富强的CD府——这场他和郭英义两个人之间的战争,已经牵连了两万士兵,再也不能连累普通百姓了!

百花村与金沙的营地之间是一片广袤的良田,时值金秋,地里的玉米已经收获,田野间还残留着一株株还来不及收割的玉米杆,在夜色的掩护下隐隐约约,如同千军万马般巍然屹立。

行走在这森冷的田间小道上,这片纵然隐匿着千军万马也叫人不能查觉的玉米地让崔旰心中猛的一个激灵,赶紧策马狂奔回营。

“赶紧叫刘原和李大同来见我!”

回到营地,崔旰纵身下马,一边吩咐一名值夜士兵,一边大步跨进自己的营帐,将铠甲、头盔一一穿戴在身。

刚刚准备好一切刘原和李大同就来了:“将军,什么事?”

崔旰将作战图平辅桌上,勾画路线道:“刘原,大同,你们各带一千人,刘原从左侧大同从右侧,包抄到两里外的玉米地里藏匿,如听炮响,立即领兵杀回!”

刘原道:“将军是担心郭英义今夜会来袭营?”

望着帐外看不到任何星光的暗黑天空,崔旰沉呤道:“不敢肯定。但今夜月黑风高,正是偷营的好天气。加上我们驻营四周的玉米地又极易藏匿,如果我是郭英义,与其死守城中,不如趁夜偷营——你二人立即出发,不可延误!”

“是!”刘原、李大同领命,不敢怠慢,立刻转身出帐。

两人出去后,崔旰在作战图前埋头沉思片刻,又唤道:“来人——”

一名身着近卫军服的士兵立即闪身进帐。

崔旰头也不抬道:“传令全军——夜间休息时全都衣不解甲!”

“是!”

那名士兵领命转身,崔旰却被他熟悉的声音惊得猛抬起头——熟悉的岂止是声音!那纤瘦的身影、轻盈的步伐,无不是崔旰心心念念想要见到的!

第六十回 无措(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