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回 民心所向

  第二天一早,崔旰被院子里一声声宛转动人的百灵鸟歌声惊醒,百灵的歌声中,隐隐还夹杂着拳脚舞动的虎虎声响。

崔旰起身出门,走到院中一看,原来是释清平正在练拳——只见他拳脚大开大合,招招刚劲,拳拳生风,整个人在拳脚腾挪中,显得威猛果敢,与平日沉定的形象简直是判若两人。

“好一个少林伏虎拳!”崔旰忍不住出声赞叹,“不愧为慧远惮师的高徒!”

释清平闻声收势,转瞬间就又回复了他惯有的沉定谦恭:“将军——”

“你我眼前不在军中,无需如此多礼。”望着低目垂手的释清平,一个想法突然跳进崔旰脑海,禁不住将他自己惊了一跳,却又无法抑止这个念头——

“释清平,不如你我二人切磋切磋如何?”

释清平闻言一愣,没料到从来都不赞成匹夫之勇的崔旰竟会和他较量武功。以崔旰今时今日的身份与地位,根本没必要与一个都尉在武学上一较高下——败,固然会使他颜面无光,就算是胜,也并不能使他生出什么成就感。

但崔旰偏偏就说出了他最不可能说出的话。

一抹异样的神色从释清平眼中划过,释清平抬眼望着崔旰,目光中毫无下属对着上司的惧畏,只说了一个字:“好。”

两人的目光交对,都谨慎小心如临大敌——虽然从没有真正的交过手,却都不敢有丝毫小视……

任小浣一手拎着母亲为她准备好的食盒,一手提着一桶刚烧好的热水,愉快地穿过种满蔷薇的花径。

未到尽头,却听着草堂中传来拳脚相斗的声音。

快步赶过去,正看见师兄释清平和崔旰正大打出手——只见两人拳来脚往,招招凶猛气势逼人,正斗得难分难解险象环生,直惊得任小浣出了一身冷汗!

“将军!师兄!你们……”

两人眼角余光中见到任小浣,不约而同地停手往后一纵,崔旰笑道:“没什么,闲来无事,我们相互切磋一下拳法。”

他的笑容,却有些异样。

他的异样神情并没有逃过任小浣的眼睛。她回头去看释清平,却见释清平刚一接触到她的目光,就心虚地将目光移向别处,样子也是十分的古怪。

“原来如此。”任小浣不动声色地说,“我带来了热水和早饭,你们梳洗一下都来尝尝我娘的手艺。”

“好。想来你母亲的手艺必定不错。”崔旰去接她手中的水桶,脸上的笑容掩饰不住他内心的尴尬,“把水给我,我自己来。”

依言将水桶递过去,等崔旰拎着水桶进了屋,任小浣将释清平拉到一棵树下,压低声音问道:“师兄,你刚才怎么敢跟将军动手啊?”

释清平垂眼道:“是将军说想跟我切磋武艺。”

任小浣跺脚埋怨道:“将军说要跟你切磋,你就真的动手啊?怎么就不推辞呢?”

释清平抬起眼,眼神怪异地看她:“我为什么要推辞?”

“他可是将军,你的顶头上司!”

冷哼一声,一丝冷笑浮现在释清平的嘴角,令向来除了面无表情不会有更多表情的他显得十分怪异。

看着与平素截然不同的释清平,刚才他和崔旰较量的场景又回到任小浣眼前——

“不对!你们之间一定有什么事!”

释清平依旧故我地说:“没什么事,我们只是切磋拳法。”

任小浣却不肯信:“你别骗我——你们两个刚才出手招招都是咄咄逼人互不相让,根本是比武论高低,哪里是普通的切磋?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任小浣,释清平的目光深邃难懂:“你真的不知道?”

任小浣更是迷惑:“知道什么?”

“他……也没什么……”

见释清平吞吞吐吐,任小浣心里更是怀疑,正要追问,却见崔旰梳洗完毕从屋里出来,只得将心头疑惑暂时放下,转身去布置饭桌。

原本可口的早点,在三个各怀心思的人嘴里却是食不知味。

短暂的沉默后,崔旰一边吃着豆浆油条,一边头也不抬地问任小浣:“事情安排得怎么样了?”

“都安排好了。”任小浣说,“等会儿你们都化化妆,跟我一起去一个地方……”

瑞锦祥是锦官城里最大、最有名的喜庆用品商铺,但凡CD府的达官贵人、商贾富豪家办理婚庆事宜,无不是从瑞锦祥采办的婚庆用品,无不是由瑞锦祥布置的喜堂。

这一天,瑞锦祥又接到一笔大生意。生意的主顾,正是CD府尹、剑南节度使、定襄郡王郭英义。

郭英义将于三日之后,取第九房小妾。

但是这笔生意对于瑞锦祥的老板朱锦祥来说,却是他决定在CD做的最后一笔生意。因为这笔生意之后,他将逃离CD,可能再也不能回来。

“朱老板,这一次,真的是太委屈你了。”换上了店里小二的衣服,崔旰万分感憾,“你今日的大恩,我崔旰没齿难忘!”

朱锦祥豪气干云道:“崔将军你太客气了!想当日若不是你们在西山赶走了吐蕃人,我们CD又哪里能有今天这种安定的日子?若没有崔将军,我朱某人只怕早就要逃离CD,也不用等到今天——今天我不过是放弃一点点身外之物,比起崔将军你们在西山为CD百姓所做的,根本微不足道!”

崔旰道:“只是今日之事本是我崔旰的私事,却连累了你,从此以后,你们可能就会遭到官府的捉拿追缉,可能从此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

朱锦祥道:“将军此言差矣——我们普通百姓,或许不明白官场上的明争暗斗,但我们却明白一个道理——就是谁才是个好官,谁才是真正为我们百姓着想的!将军和郭英义之间是私怨也好公仇也罢,我们都管不着,但自郭英义来CD之后的种种恶行,却是我们亲眼所见!”

“郭英义他严暴骄奢,猜忌妒能,结党营私,不仅是残杀跟他意见相左的官员,还在上任不到半年的时间内进行三次增税,令我们这些百姓苦不堪言!CD的良田美宅,只要被他看中,无不巧取豪夺!他不仅放纵手下为非作歹,还勾结土匪在CD横行!如今CD城内的百姓,无不人心惶惶,无不担心CD将会变成第二个东都洛阳!”

“我朱某今日与其说是帮将军摆脱郭英义的控制,不如说是为CD百姓尽一分力——只要有将军在一日,郭英义就不敢太过肆无忌惮!我也相信,将军绝不会看到CD百姓受苦而坐视不理!”

一席话说得崔旰心潮澎湃,眼底深处有一种念头越来越坚定:“朱老板,我崔旰在此向你,向CD的百姓立誓——只要我崔旰活在世上一日,就绝不会对CD百姓坐视不理!”

朱锦祥要的就是崔旰这句话:“崔将军,你这句话我朱某可是替CD百姓记下了——我们,都等着你回来!”

第四十七回 民心所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