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回:七宝车

  尽管崔旰在回CD的路上不住的在心中祷告,希望他的顶头上司剑南节度使、御使上大夫严武能够把这场对他的嘉奖大会办得低调一点,但满天神佛似乎跟本没有听到他的祷告。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早知道严武会率众在城外迎接,但当崔旰看到那辆为他特意打造的马车时,还是惊呆了。

那是一辆仿战国时期的战车。金碧辉煌的车厢由纯铜打造,上面镶嵌着红色的玛瑙、白色的蓝田玉、黄色和绿色的松石,还有七彩的水晶!这些宝石在车厢上构成一幅幅绚丽多彩的瑰丽图画。

车厢宽敞,足能乘坐十个以上的膘形大汉。因为马车本身就是黄铜打造,自身重量只怕已不止五百斤,一匹马自然是拉不动,因此竟然动用了七匹高大的黄膘马,以三角队形排列。一名身着礼服的车夫坐在车厢前方的车夫位上,控制着最前方的头马。

这辆眩目的马车就停在CD西门外五里,崔旰回城的必经之道。

顺着马车后面,是两队身着黄色礼服的锣鼓手。两侧列队站着的是经过精挑细选、手执长矛威武不凡的健壮士兵——士兵背后则是数不清的翘首以待的CD百姓。

马车侧面,四十多个身着甲胄的将军骑着马整齐列队,为首的一人正是剑南节度使严武!

崔旰远远看见迎接的队伍,赶紧下了马,三步当两地走过去,在严武面前单膝跪下,朗声道:“西山都知兵马指挥使崔旰奉命出征,幸不辱命,现已擒得吐蕃贼将二人,特向节度使大人复命!”

“崔将军快快请起——你我之间无需如此多礼!”严武哈哈笑道,“你看看这城中百姓盼望我们的大英雄盼得脖子都长了,你还是快快随我进城,让百姓们一睹你的风采吧!”

崔旰闻言起身,正欲回身上马,却被严武叫住:“崔将军且慢——我已令人连日为你打造七宝马车,专为迎接将军入城所用,将军岂有再骑马进城之理?快些上车,别让百姓久等!”

崔旰回城,是一场举城同庆的盛事。

CD府的十万百姓几乎万人空巷,集聚在城西夹道欢迎英雄的回归。

经琴台,至锦官城,一路上的店铺民居都张灯结彩,更有百姓自发的组织起锣鼓队伍,舞狮耍龙,好不热闹。

虽然并不愿意如此大张旗鼓地进城,但事已至此,崔旰也只得听从严武的安排,坐上七宝车,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城。

节度使府衙内,更是热闹非凡——占地数十亩的节度使府内大小院落全都摆满席桌,剑南道的文武百官齐聚一堂,按照官职大小,各自落座,共同参与这一场盛宴。

主院里坐的都是五品以上的文武官员和严武的亲信幕僚。大院北墙边搭了个戏台,台后戏子鼓手们正紧张地准备着。

严武登上戏台,刚刚还相互寒暄的众官员顿时鸦雀无声。

“今天让大家到这里来,我想我就是不说,大家也都知道是为了什么——我严武是个直性子的人,不喜欢拐弯抹角——今天让大家齐聚一堂,就是为了迎接我们的抗敌英雄——崔旰崔将军!为崔将军庆功洗尘!”

说到这里,严武顿了顿,犀利的目光在台下一众表情各异的面孔上扫过,神态威严而狂傲:“大家也都知道,为了迎崔将军入城,我严武特地花了数千两白银,为崔将军打造七宝马车,更让你们从各地赶来,参与这次庆功会。我也知道,有不少人在背后议论,说我此次办得过于奢华,对崔旰也过份的恩宠。今天,我就是要告诉大家——我严武就是宠爱崔旰——谁有本事,谁能像崔旰一样,用一万兵马击退八万吐蕃兵,谁能在两个月内,将已经打到我们家门口的吐蕃人赶出西山,完全收复失地不说,还扩展数百里疆土,我严武也一样宠爱他,一样为他打造七宝马车!”

台下的人听到这里,一些原本脸上带着轻慢之色的人脸色也渐渐凝重起来。

参与此次盛宴的官员不下百人,其中多是徐知道、李忠厚时上任的。

徐知道与李忠厚作乱时,又正逢吐蕃入侵。虽然朝庭也曾任命高适为节度使,但身为一介书生的高适并不擅长调兵遣将,以至于兵败如山。因而各州府对于节度使令颇有轻视,渐渐不听调度,各自为政。各州各府间还互不服气,时不时还因些小事而相互大打出手。

后来严武重回剑南,各州府虽然惧于他的威名而表面上听从调遣,骨子里却仍然自大狂妄。

而对崔旰得胜之事,不以为然之人也大有人在——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凡武将都有争强好胜的毛病——虽然嘴上会恭喜崔旰得胜归来,心底下却会认为自己只是没有机会,不然自己也一样能打个漂亮仗,说不定比崔旰还打得漂亮。

因此严武对崔旰的过分宠爱,只能造成一些心胸狭窄之人对崔旰的忌恨,对严武的不满,也为后来的蜀地埋下了祸根。

当然这些都不是偏持的严武所能预料的,正如他不可能想到自己正直英年之时,就会患病暴毙一样。这是后话。

接风宴后,自然是论功行赏。

蜀中富庶,尤其是唐朝中期安史之乱后,CD已经成为全国最富有的城市,身为节度使的严武出手十分的阔气,除了犒赏西山兵马外,对有功的将士更是大肆赏金。

释清平被任命为都尉折冲郎,任小浣也获得丰厚的赏赐。但赏赐并不能让她的心情好过一点。

清平果然如他所言回灵山寺看望师父去了,并没有如她期盼的那样随她回百花村去见她母亲,这令任小浣失望到了极点。

她徘徊在百花潭边,远远望见自家屋内的灯火,却不敢踏进家门——她是赌气出走的,不知道母亲是否会原谅她?

她原本想等师兄建功立业了,她就可以明正言顺地带着师兄回去向母亲示威,让母亲知道她的师兄是会出人头地的,可是如今……

百花潭里的荷花在夜色中分外好看,令任小浣不禁又想起六年前的那一个夏夜。

六年前,她和一群大姐大妈在百花潭边洗衣服的时候,一个十多岁的小和尚扶着个奄奄一息的老和尚来到潭边,哀求着众人给一点吃的。然而老和尚因满身脓疮发出阵阵恶臭,众人都避之不及。她见他们两人可怜,不仅从家中取出食物,还为老和尚清洗脓疮,洗净衣裳,最终救回了老和尚的命。

那个老和尚就是慧远,小和尚就是清平。

那一夜,就在这百花潭边,清平采下一朵莲花送给浣儿,羞涩地一笑,什么也没有说就跑开了。

莲花,在佛教之中向征着纯洁与神圣。

虽然清平什么也没有说,但在那一瞬间,浣儿认为自己已经读懂了他的心声。她认为自己找到了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她一直坚信总有一天清平会对她说出他心中想要说的话。

但是六年时光过去,她已经从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长成了大龄女郎,清平依然什么都没有说。

“是浣儿吗?”

熟悉的声音。任小浣回过头,看着身后纤瘦的老者,泪水顿时溢满眼帘:“杜伯伯……”

杜甫怜惜地看着她:“浣儿,回来了怎么不回家啊?你娘还在等着你呢。”

任小浣一惊:“我娘她……她知道我回来了?”

杜甫微微一笑:“是我告诉她你今天会回CD,她一大早就去买菜买肉,做了很多你爱吃的菜等你回去吃……”

浣儿望着家里的灯火,禁不住热泪盈眶:“娘……”

“快回去吧——母女之间,哪有解不开的疙瘩?”

用力地点点头,浣儿迈开脚步,朝着自家的灯火飞奔过去。

她却忘了问杜甫,他怎么会知道她今天会回来。

灵山寺的佛堂里,清平默默地跪在慧远身后,听师父颂经。

许久之后,慧远起身,回头看清平:“到了现在,你还是不能做决断?”

清平低着头,无语。

第三十回:七宝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