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回: 将在外

  初夏的维州夜间虽然凉爽,白天的太阳却晒得人头皮痛。

不过叫维州城内大小将领头痛的却是一封红头文书。

这是一封新任节度使召崔旰和几名属下回CD述职的文书。

身为新任的节度使,郭英义是有权召见他管辖范围内的任何一个官员的。他对要崔旰回CD述职的要求,也是在职责之内,情理之中的。

但是望着这样一封平常得不能再平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文书,却令众将深深地感到不安。

维州的议事厅里再度陷入一片令人窒息的静默之中。

“郭英义此人,是有名的心胸狭隘猜忌多疑,只怕他不能释怀我们推举王将军为节度使一事。这次让将军回CD,只怕没什么好事!依我看,还是不要回CD的好。”每一次总是刘原先发言。

“但是如果不去,必然会落下个不听调遣的罪名,岂不是正好给了郭英义一个打压将军的机会?”严都尉不些不安地说。

“我觉得还是该去。前几天王将军不是送信来说,他决定听命回CD述职了吗?有王将军在CD,CD也还有不少我们自己人,我想他郭英义就算有心打压将军,也还不致于明目张胆地打击报复吧?最重要的是目前不能让他抓住任何一点把柄!”郑都尉道。

“不如这样——我们带五百士兵跟着将军一起回CD,姓郭的知道我们有备而来,想必也不致于轻举妄动……”李都尉站起身来,咬牙道。

严都尉立时就否决了李都尉的意见:“带兵回CD?没有节底度使的军令,擅自调动兵马就是违抗军令,正好给姓郭的一个说我们谋反的借口!”

“那怎么办?这不行那不行,回去不是不回去也不是,到底该怎么办?”

大家一时间七嘴八舌地争论起来,刚刚还静得连人心跳声都能听见的议事厅顿时变成了一锅热粥,而里面的人都是这口热锅上的蚂蚁。当然,除了崔旰和向来都看不到多大情绪变化的释清平以外。

崔旰坐在主位上,低头垂目地把玩着手中的红头文书,听着下属们的讨论,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刘原一直不见崔旰出声,又见他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赶紧示意大家停止争论,问崔旰:“将军,您是不是有决定了?”

崔旰抬起头,看了看大家,笑了:“决定?我的决定就是不回CD!”

“不回?那万一郭英义怪罪下来……”严都尉犹疑不定,在推举王崇俊的举荐书上有他的签名,而郭英义要求回CD述职的文书上也有他的名字。

崔旰笑笑,说:“如果我们的新任节度使大人有心要为难我们,要寻罪名还不容易?试问当今官场,谁人没有点过失把柄?这轻慢节度使之罪,怕是最轻的了。可要是他有心不计前嫌,只是真心让我们回去述职以协助他,那么我们有正当理由不去,他也不会为难我们。”

“正当理由?将军是指……”

崔旰的眼神似笑非笑:“以我之名修书一封送往节度使府,就说如今朝庭和吐蕃的停战协议还没有谈妥,这西山的防御还有很多事要做,我们都暂时回不去。等这里的事处理好了,我们自然会回CD向他述职。”

“对啊!这将在外,连君命都可以有所不受,他节度使的命令算个屁!我们现在手上有两万兵马,就跟他来个推托不理,量他郭英义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李都尉的火爆脾气,动不动就是要动刀动枪。

“可要是真走到这一步,我们岂不是跟当初的徐知道、李忠厚一样成了叛军了?”擅于练兵的严都尉忠厚刚正,向来是最讲究服从军令,突然要他由官变贼做叛军,一时间还真是难以接受。

刘原道:“真要是做叛军,也总比被人当做案板上的鱼肉,任人打杀的好。”

“不错!再说了,这个年头,缩头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倒不如搏一搏,说不定还能有赚!”李都尉显得十分兴奋,“他妈的,这个郭英义当年在洛阳干了那么多的缺德事,老子早就瞧他不顺眼了,现在他跑到老子们跟前来耍横,老子倒要看看他能有多横!”

“李都尉——”崔旰皱了皱眉,“说话要注意点分寸——看看你这个样子像什么?跟土匪有什么两样?”

李都尉裂嘴笑道:“将军,我是个粗人,不会说话,别见怪——您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当我是放屁好了……”

他的话引得一屋子神经高度紧张的人纷纷笑出声来,方才还紧张得令人窒息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轻快起来。

崔旰也笑着,又对严都尉说:“严都尉,你也不必太悲观。事情到底会怎么发展,我们现在都无法推测,但是我们可以坐观其变——我们先跟郭英义来个缓兵之计,等过几天任晚萧将CD府内的确切动向带回来,我们再做打算也不迟。”

“将军的再做打算是指……”

崔旰的目光落在窗外天空上,那里有一只矫健的苍鹰正展翅翱翔:“如果过几天王将军安然无恙地回了灌州,我们就听命上CD去述职。如果没有……我想大家就都要有心理准备了……”

议事厅再度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所有的人都明白崔旰所说的心理准备是什么。

他们所要有的心里准备,有可能是革职查办,有可能是被逼为寇,更有可能是性命不保。

在这个混乱的年代,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甚至于不需要任何理由。

刘原默默地起身出门,也无需崔旰吩咐,安排文书写好要在西山防御的托辞,叫人即刻送往CD。

驿使出发了大约两个时辰,又一封急信送到了崔旰的手中。

与之前的红头文书不同的是,这封急信不是由驿使送来的。

带来这封急信的人是崔旰营中的谍探,而送出这封信的人,是已升任为谍探营执令的任晚萧。

这是一封密信。

密信上只有二十二个字——

“王崇俊已为郭英义加罪诛杀!家人不保!万不可回CD!”

当议事厅中的众人一一传阅密信之后,一个茶碗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碎成无数锋利的利器——

这一次发作的人竟然是一直都顾虑重重的严都尉:“他妈的!老子们在前线拼死拼活地保家卫国,他狗X的不但坐享其成,还一上来就拿我们这些为国家流血卖命的人开刀!这个世道……这个世道简直是没法活了!”

郑都尉腾地一声站起来,两步跨到崔旰跟前,毫无预警地单膝脆下:“将军,您说怎么办吧!是死是活,我们都听您的!”

于是刘原、李都尉、严都尉,所有的人都跪在崔旰跟前:“将军,我们这些人的命就都交到将军手上了,要怎么做,将军您就拿个主意吧!”

“不错!不管他刀山火海,只要将军您发话,我们都跟着您去闯!”

“王将军的仇不能不报!明天就带齐兵马杀回CD,把郭英义的狗头给割下来祭奠王将军!”

一个个身披戎甲的将士,似乎都有了揭竿而起的决心。

但是,揭竿而起,便会背负如同安碌山与史思明,如徐知道和李忠厚一样的千古骂名。原本一心想要报效国家保卫家园的将士,将不再是人们心中的英雄,而是万劫不复的不忠不孝、贪生忘义的叛贼!

在这个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时代,在这个宁肯死也要保全清白名声的年月,做一个本不想当“叛贼”的“叛贼”,需要太多的勇气。

第三十三回: 将在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