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回:决胜

  能给军队信心的只有军队的主将。

而此时人数占劣势的崔旰最不愿意看到的事也是两军的野蛮对杀。

于是以传统的方式两军对骂挑衅后,双方各派出一名主将与对方单挑。

第一回合:唐军的先锋释清平对吐蕃的先锋阿尼加。

当释清平领命催马出阵时,崔旰叫住他,神情从未有过的慎重:“释清平——此战只许胜,不许败!”

释清平凝重地点头:“是!”

这是一场任何人都输不起的对决。

擅长马上功夫的阿尼加魁梧膘悍,力大无穷,使一把长约一丈的开山钺。他自进攻李唐边境起就从没遇到过能接得住他三斧之人,如今见对方的先锋不过是个清瘦的少年,体重几乎只有他的一半,不禁生出轻敌之心。

一边催马上前,阿尼加一边大笑:“哈,小娃儿,你自己送死就别怪你爷爷下手重了!”

释清平面色冷峻地冷哼一声,一言不发地打马上前。两马接近,阿尼加单手执钺,扬手就朝着释清平颈项上片去——重约五、六十斤的开山钺在他手中就如同一把劈柴斧一样轻巧。

战场交锋与平常的江湖武斗不同。技巧已成其次,胜负往往在于谁的力量更大,谁的兵器舞起来更迅猛,那么谁就能更快的以胜利者的身份结束战斗。

从兵器上而言,手执降龙棒的释清平已经处于劣势。木制的降龙棒,只要是一碰上精铁打造的开山钺,只怕立时就会断成两节!

但世上总有很多事是在人们意料之外的。

面对夹杂着风雷之声横扫过来的开山钺,释清平沉着冷静地挥棒一拔,阿尼加顿时觉得自己如同砍进一堆棉花团中,手中的开山铽突然失去本身的重量轻如无物,于是重心全无,之前为保持平衡的身体不由自住朝后仰去——

也亏得他骑术精湛,拧腰起身,正欲再战,释清平的降龙棒已经打在了他的肩上——阿尼加顿时掉落马下!

有时候战斗就是结束得这么快。

释清平的这一棒原本可以直接打在阿尼加的头上,但他却刻意地打偏了——他只想将这个吐蕃人打败,而无心取他的性命。

将军怕下马。尤其是不擅步战的吐蕃将军。

眼见着阿尼加落马,崔旰立即令刘原领一队士兵立刻冲出阵来拿他。另一边,保州城中的扎西也带领一队士兵前来营救。释清平挥棒拦住扎西,两方士兵展开一场小规模的厮杀。

这场厮杀很快就以扎西、阿尼加同时被擒、唐军告胜而结束。

与此同时,崔旰下令擂响战鼓,自己一马当先,全军朝着保州发起进攻——

这个时候,正是唐军进攻的最好时机。因为这个时候,吐蕃人最后的一丝信心与勇气都已因扎西和阿尼加的被擒而彻底丧失掉了。

“坚守城池!”德格还想做最后的一丝挣扎。

但是唐军来得太迅猛,吐蕃士兵又早已失去了斗志。

很快,唐军的擂木与石炮就攻开了保州城城门——擅于骑着马冲锋陷阵的吐蕃人几乎不懂得如何加固城墙,如何固守城池。

无心恋战的吐蕃人开始溃败。万般无奈的德格只得下令退出保州。

德格或许不曾意识到,他的这一退,退出的就已不止只保州,还有松州,甚至是松州以外的数百里原本属于吐蕃的疆土。

公元964年,大唐西山都知兵马使崔旰率兵神速出击,短短月余就从吐蕃人手中连夺数城,被吐蕃人侵占的疆土重回大唐,更扩展疆土数百里!

高山草原上的五、六月,正是百花开始绽放的时候。紫色的格桑花,粉色、白色的高山杜鹃,给整个西山山脉带来几分喜气。

经过一个多月的战争,崔旰带进西山的兵马由一万人演变成了两万——除了崔宽带来的三千士兵外,原松、维、保州的汉、羌百姓也纷纷投到崔旰帐下,更有其他州府的勇士慕名而来。

士兵的增多是件好事,但是粮草却成了问题。

原本计划能维持两个月的粮草,因人口的增多而紧缺起来,已不足以保障大军再度向吐蕃人追击。见失地已尽数收复,崔旰决定收兵。他一面派人回CD向严武报告前线战况和自己的打算,一面在西山各州县布防。

两万士兵化整为零,分布若尔盖、松、保、维等地,甚至再往西的红原、黑水、理州、大小金川,各据需要调度人马驻守设防。之前俘虏的吐蕃士兵除扎西和阿尼加两员大将外,也化整为零,愿意归顺唐军的则分编进西山兵马,不愿归顺的则分押各地作为劳役。

一切处理妥当之后,CD传来严武的命令,令崔旰带领一干有功之士回CD接受嘉奖。

于是崔旰令刘原暂代西山兵马调度,自己领着浣儿与释清平和其他几个在这一月中表现突出的新人,押着扎西和阿尼加离开西山。

第二十六回:决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