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回 下维城

  一路上都是死伤的吐蕃兵,在残余的火把余光中,显得阴森可怖、惨不忍睹。

先前还谈笑风生的浣儿骑马在这些尸体间穿插而过时,一张本就白皙的脸变得一片惨白无血色。就连久经沙场的都木赫也是很少看见这样惨烈的场面,心情沉重的一语不发。

前行五里左右,浣儿在一片沙土山坡前停下。

这时都木赫又看见了崔旰。

和崔旰在一起的还有三千士兵。

“都木赫头人。”崔旰骑在一匹高大膘壮的黑马上,手中提着一杆用少女手腕粗的白蜡木做成的血缨长枪,腰悬宝剑,一身银甲在月光下奕奕生辉,“终于把你等来了。”

“将军在等我?”都木赫揣测着崔旰的心思,“为什么?”

崔旰的目光在夜色中如明亮星光:“因为我若是能在此处见到头人,就说明头人已经放下成见,愿意和我们汉人在这片土地上和平共处了。”

“我们可以和平共处,”都木赫在马上遥望崔旰,“但我绝对不会帮着你对付吐蕃!”

崔旰说:“只要头人能保持中立,两不相帮,崔旰就心满意足了。”

望着数千大唐将士,都木赫不禁感慨:“崔将军,你究竟是用什么办法把这数千士兵变到这里来的?”

崔旰笑笑,指着左手的树林说:“头人请看——”

顺着崔旰的手指看去,树林背后的山坡上赫然出现一个大洞——一个足以让千军万马从山后顺利到达这条茶马古道的大洞!

都木赫顿时明白——这片全由黄土碎石构成的山坡虽然和前方的山体一样陡峭,土质却很疏松,极易于挖掘。原来这几日来崔旰一面令释清平假意攻打桃关,一面却在这片山的背后挖掘隧道!

到了此时,都木赫已经不得不佩服崔旰了——不占地利的他,居然反而利用地势,取得了战争的胜利。

但他还来不及惊讶,十几里外的维州又是一声炮响,紧接着火光冲天,杀声四起——

“看来我军已经开始攻打维州城了。”崔旰胸有成竹地扭转马头,唤了一声,“任晚萧——”

却没有人回答。

任小浣现在正在一棵树下激烈地呕吐,释清平正手足无措地站在旁边。

崔旰看在眼中,也不再唤他:“释清平——你带领两个折冲营,前往维州支援刘原!记住——声势造得越大越好,要让吐蕃人只知道有源源不断的大军压境,却摸不清到底有多少人马!”

“是!”关切地望了任小浣一眼,释清平翻身上马,带着两千士兵朝着维州赶赴。

“原来你不单在桃关设下埋伏,在维州城外也设了埋伏!”都木赫越是了解战况真相,就越是惊讶,“但是维州城内还有三万大军,吐蕃人又骁勇善战,攻打维州恐怕是场苦战。”

崔旰凝神道:“吐蕃军数倍于我是个不争的事实。但他刚刚吃了败仗,逃回去的士兵必然会把挫折感和对我军的惧畏带给其他人。并且在还来不及应对的时候,我军就已打到他眼前,只怕他们已是军心涣散无心恋战了。”

都木赫恍然大悟:“难怪你要将吐蕃逃兵放走!原来是让他们回去动摇军心,让维州城内人心惶恐!”

崔旰微笑:“其下攻城,其上攻心,我就是要让他们对我军心生敬畏,不战而败!”

都木赫叹息:“这一点,我已经领教过了……”

那边呕吐的任小浣终于将肚子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手粑脚软地走过来:“将军,什么事?”

崔旰见他一张小脸白里泛青,心中很是不忍:“罢了,我军要全军冲击维州,你就不必去了,还是陪都木赫头人回桃关吧。”

“不要不要!”任小浣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似的慌忙摆手,“我还是跟将军去打维州吧,这深更半夜的,我可不想再到那条‘阴阳路’上再走一遭了!”

“阴阳路?”崔旰微一疑惑,很快就明白任小浣指的是什么,说,“也好。左护卫营听令——立即派一队人护送都木赫头人回桃关。”

“是!”

“众将士听令——”

整个山坡上都鸦雀无声,等待着将军的命令。

“全军出发,一鼓作气直捣维州——”

“是——”

崔旰扬鞭策马,一马当先,任小浣也不甘落后,翻身上马,紧跟着崔旰,骑兵在前,步兵在后,全都卯足了劲朝着维州奔去。

此时的维州城内,已经是乱成了一锅粥。

当刚派出去援助桃关的一万人大军在不到一个时辰就几乎全军覆没,仅数百人大败而回时,驻守维州的吐蕃大将扎西还正和部下一起在城内吃着烤羊,跳着锅庄,搂着女人欣赏着汉人的礼炮烟花。

当败军叫开城门,还没来得及进城时,第二声炮响。扎西还以为又是礼炮的声音,直到城门士兵来报,说唐军已杀到南门,城门已经被破,他才慌乱起来。

“快!扛我的槊来!”一把推开怀中的女人,扎西大叫,“牵马!快牵马!”

槊和马都来了,才想起还没有穿铠甲:“战甲!我的战甲!”

当一切在慌乱中准备妥当,催动战马冲到南门时,这里已经是一片混乱——毫无防备的吐蕃士兵还来不及拿起武器,就被冲进城的唐军杀得四处逃窜,有人甚至在睡梦中就被杀死。

“将军——又有唐军向我们进攻——”士兵来报。

“有多少人?”扎西气急败坏道。

“以唐军在山路上的火光队形看,有一、两万人!”

“城里大概有多少唐军?”

“五、六千左右!”

“顶住!我们有三万人马,敌军没有我们人多,大家都给我顶住了!”

但是扎西却忽略了一个事实——他虽然还有三万人马,但因为城中容不下,其中二万五千人都驻扎在北面城外,维州城内事实上只有几千人。

这几千人突然遇袭,第一个想法就是赶紧逃命——先保住性命,再说反抗的事。于是在逃回城的士兵的带动下,城内士兵也开始往后退。

这兵败如山倒,扎西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将军,我们还是先撤吧——撤出城再做打算。”

无可奈何的扎西只得撤军:“撤——往北门撤!”

北门外的驻军听到城内突然响起打杀声,慌忙吹起号角,二万五千名士兵刚穿好衣甲拿上武器从帐篷中钻出来,整好队形,正准备进城援助,却看见北门大开,数千人衣甲不整的逃了出来,后面又是杀声震天的唐军紧追不舍,于是也乱了阵脚。

“快跑——唐军打来了!”

“撤军——将军命令撤军——”

于是所有人都掉转方向,往保州方向逃去。

扎西原想的是逃出城汇合城外大军再掉过头来打击唐军,却没想到场面已不受他控制。想要停步反击,后面的唐军又不给他们一丝喘息的机会,只要稍一停步,就有被乱箭射死的危险,于是只得继续后退。

一直退出十几里,终于没有唐军再追上来,扎西下令整合部队,清点人数,此时的大军已剩下不足两万人了。

因为仓皇出逃,所有的粮草和军用物资全都遗在了维州,这近两万人已经是溃不成军。

“将军……现在怎么办?”

望着这一群丢盔卸甲、累得几乎连路都走不动的兵将,曾经在进攻松、保、维三州时长驱直入的吐蕃猛将扎西不得不做出他最不愿意做出的决定:“继续撤退——退回保州!”

第十八回 下维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