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回 神兵

  当第二盏孔明灯升上天空的时候,火龙的尾终于看见,火龙头也已经到了桃关羌寨前。

“小兄弟,你还是快些走吧——若是让吐蕃人看见,你只怕就性命难保了。”都木赫望着楼下上万的吐蕃大军,心情突然复杂而矛盾起来。

任小浣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只烟花,走到火把前点燃——璀璨的烟火喷射上天空——几乎是在同时,维州方向的一声炮响惊得地动山摇!

“撤!立即回撤!唐军攻进维州!立即回撤救援!”

黑暗中,不知是谁用吐蕃语高声叫喊。

刚刚到达桃关的吐蕃大军还没站稳脚,被刚才的一声炮响和这一句吆喝惊得阵脚大乱——前方听见喊叫的吐蕃士兵赶紧回马退兵,后面的却不明就里,只看见前方突然后撤,还道是中了埋伏,也是慌乱往后撤退。

“撤!快撤!唐军打来了!”

一时间,狭窄的山道上万马惊嘶,惊呼震天,人马拥挤推攘,反应稍慢的一不注意不是被踩翻在地,就是被挤下山崖摔得粉身碎骨。于是场面更加混乱,惨叫声、哭喊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不过是转眼的功夫,上万的吐蕃兵在没有一个敌人进攻的情况下,竟然死伤过半!

都木赫在碉楼上看得心惊肉跳——这种利用天险阻挠敌人进攻本是他和吐蕃军对付唐军的策略,如今反过来被唐军利用,而且是在自己的后方!

吐蕃军将领眼见着自己人死的死伤的伤,却没看见半点唐军的影子,顿时明白是自己人杯弓蛇影,于是驻马大喝:“众军听令!原地不动!不许撤退!不得自乱阵脚!”

将令一一传开,数千幸存的吐蕃兵纷纷冷静下来,重振阵形。

“刚才是什么人说唐军在攻打维州?是谁在假传军令?!”望着哀鸿遍野的山道,吐蕃将领怒不可竭。

但是那个人却似从来没出现过一样,没有任何的踪迹可寻。

山道上的吐蕃军糊涂迷惑,碉楼上的都木赫却是心中透亮——刚才配合着维州方向炮响的两声大喊,分明是来自唐军潜伏的奸细之口,如今引得吐蕃人自乱阵脚伤亡惨重,自然是隐身而去,怎么还可能等着吐蕃人来揪他出来?

“虽然唐军不费一兵一卒就损了吐蕃数千兵力,但是此仗你们仍不能算赢。”在碉楼上将一切尽收眼底,都木赫压低声音对浣儿说。虽然他心中对崔旰的敬意越来越来浓,但他更了解两军的兵力悬殊。

浣儿笑笑,正要回答都木赫,山脊上突然鼓声振天火光四起,一道浑圆雄厚的声音穿透苍穹——

“大唐西山都知兵马使崔旰在此——”

大队的唐军居然出现在都木赫认为绝不可能出现的地方——桃关之后!

众吐蕃兵还未辨清真假,滚石箭雨就已从山上倾泻而下,砸得众吐蕃兵哭爹叫娘——

这一次,不用人叫撤退,所有的人都开始四处逃窜,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于是混乱的自相践踏的场面不可避免的再次发生。

“稳住——稳住——”

吐蕃将领一面抵挡躲避滚石箭雨,一面厉声叫喊,但兵败如山倒的吐蕃兵再也稳不住。他们越是慌乱,就越是出错,伤亡越是惨重。

无可奈何的吐蕃将领只得叫道:“往碉楼里退!”

羌族士兵眼见着来援助自己的吐蕃兵受袭,早已打开关门放他们进关。众吐蕃兵将似乎看到一丝希望,由将领一马当先,朝着碉楼奔来。

眼见着就要进入桃关,突然天空降下一员神将,手执一根丈二降龙棍,一棍朝着吐蕃将领扫去——棍到之处,顿时人仰马翻!棍梢余尽更将簇拥而来的步兵扫得四下跌撞。

“那是我师兄!”浣儿兴奋起来。

都木赫这才看清,楼下那员将一根重棍挥舞得风生水起的虎将正是前几日攻打桃关屡战屡败的小将释清平!

亲眼见到释清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神勇表现,都木赫终于对他前几日是诈败的猜测深信不疑。

“头人——什么人!”

一个人急匆匆地跑上碉楼,却一眼见到躺倒在地的羌族士兵,又见到都木赫身边站了个汉人打扮的少年,“唰”的一声拔出刀来。

“洪成方,什么事?”都木赫问,并示意来人将刀收起来。

洪成方疑惑不解地收起刀,说:“吐蕃军遭到唐军袭击,我们是不是出去帮他们?”

长长叹了口气,都木赫望着在自家后院打响的这一场战争,无奈而感慨:“原来桃关早在八天前就该失守了……我们之所以现在还能在这里,都是崔将军的一番良苦用心……罢了罢了,就依将军所言,我军就两不相帮罢!”

洪成方疑惑地领命下楼,浣儿却乐开了怀:“多谢头人成全!”

都木赫叹息:“或许是该我多谢崔将军替我保住了这许多族人的性命……”

山上的鼓声越来越激烈——

“杀——”

“把吐蕃贼赶出西山——”

一时间杀声震天,但真正冲下山来的唐军却寥寥无几。

事实上唐军也不需要有太多的兵马对这一支吐蕃军进行攻击,吐蕃人已经溃不成军。

百感交织地望着如同从天而降的唐军,都木赫最想说的一句话是——

“崔旰者,神兵也!”

当吐蕃兵死的死伤的伤,剩下为数不多的数百人朝着维州方向逃窜后,任小浣怀着第一次打胜仗的喜悦,对都木赫说:“头人,你想不想看看我军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通过桃关,到你后院来的?”

这一点,正是都木赫怎么也想不明白,至今也觉得不甘心的地方。

“当然!”

“那好!就请头人跟我到前方去看看吧。”

“这……”都木赫迟疑了一下。他怎么会看不出浣儿之所以要带他走,是怕他留在桃关生出什么变数来。但在这个混乱的时候,他怎么能够离开桃关?

浣儿显然看出了他的顾虑,笑道:“头人是担心桃关会出什么乱子吗?头人且放心,如今桃关前后都是我军的部队,就算吐蕃人有对桃关不利的想法,也绝对无法通过我军的屏障!”

他这一语双关,明里是说桃关已在唐军的保护之中,另一层意思却是——桃关本来就已在我军掌控之中,我军又何必对桃关不利?

都木赫叹息。他见识过眼前这个少年来去无踪的身手,知道就算对方反目用强,他也只有束手待擒。现在既然对方给足了面子,他也无谓自找难堪:“你且等等,我去跟他们交待几句。”

任小浣微笑:“头人请便。”

两人下得碉楼,都木赫让洪成方暂代头人职责,并嘱咐在自己回来之前,将桃关紧闭,无论是唐军还是吐蕃军,都不得放进放出。

再三叮嘱后,才和浣儿一起,骑马朝着维州方向而去。

第十七回 神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