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回 攻桃关

  公元964年四月十一,唐西山都知兵马使崔旰以释清平为先锋,出兵一百,向桃关羌寨发起进攻。

羌人首领都木赫据关抵抗,两军对抗半日,唐军无功而返。双方均无伤亡。

四月十三日,崔旰再令释清平领兵三百,以擂木撞击羌寨城门,欲破城而入。都木赫以滚石利箭反击,释清平再次败退。唐军伤亡五十余人,羌军伤十余人,羌寨碉楼城门受损。

当日,都木赫向维州吐蕃军送去求援信。

四月十五日,唐军全军出动,在桃关五里之外扎营。

四月十六日,释清平重整旗鼓,领兵五百,再攻桃关。先以投石炮车破损碉楼,再架云梯试图登楼。军中武功高强者,曾一度攀上羌碉,后被乱箭鼓石击退。

此战唐军伤亡数十人,生羌伤亡二十余人。桃关羌寨岌岌可危。

四月十六日下午,都木赫在与唐军交战中,再度派人飞赴维州向吐蕃军求援。

当夜幕降临下来的时候,唐、羌双方终于暂停交战。虽然已经停战,整个桃关仍然处于高度的紧张戒备之中,不知道唐军什么时候又会卷土重来。

都木赫已经连续六天衣不解带了。他站在桃关最高的碉楼上遥望山下,在这里可以看到五里外的唐军大营。

陡峭的岷山并没有多少平缓的地势可以给万人大军扎营安寨,但山下的唐军却有效利用地势,谨密布阵,每一座营房之间都首尾相顾,人马进退有致。

都木赫也读过几本本族的瑰宝——《姜维兵法》,并不是个只知好勇斗狠的蛮人,对于行军布阵也很有些自己的见解。他只凭唐军的这一布阵,就能判断出崔旰是个善于用兵的能人。

但是越觉得崔旰是个能人,都木赫心中就越是觉得古怪——以连日来唐军对桃关进攻的情形来看,实在不像是一个高明的指挥官所应有的表现。这与当日那个智勇双全崔旰实在是相去甚远。

是自己当日判断错误,还是崔旰另有阴谋?

以对自己眼光的信任和平日所了解的汉人的狡猾来看,都木赫深感后者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因而心中更是焦虑——

崔旰的阴谋是什么?他下一步会怎么走?

桃关内的羌族士兵不过数百人,若不是仗着地利天险,只怕桃关早已叫唐军给踏平——想到此处,都木赫又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唐军虽然三番进攻,又三度败走,但回想起来,每一次唐军的进攻都似乎并没有尽全力,总是在稍微给桃关施加压力之后,一遇到羌军反击就败走,并且败得从容不迫。

难道唐军是故意诈败?

都木赫不禁庆幸自己在唐军三次败走之时,都没有派兵追袭——若然出击,说不定就中了崔旰的埋伏——这虽是因兵力所限,但另一方面也是他的目的只是守住自己族人赖以生存的这一片狭小空间,而无意与唐军为敌。

羌族这个曾经强大兴盛的民族,在千年的历史更替中,已经逐渐走向衰败,不得不从生活了几千年的草原迁徙到这贫瘠的岷山山脉,好不容易落地生根,却又夹在汉唐与吐蕃之间左右为难。

山风在峡谷中呼啸嘶吼,仿似万马奔腾,令都木赫一度以为吐蕃的援军已经到来。等他回头观望,通往维州的山道却依旧一片平静。

难道吐蕃人背信弃义,不肯增援?

正在焦虑不安中,耳后突然响起一声刻意的轻咳声。都木赫猛然回首间,被一张熟悉的面孔惊得仓皇后退——

曾经在八天前跟随崔旰以使者身份进入桃关,险些以三人之力就夺取桃关的白嫩少年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站在都木赫身后,泰然镇定的朝着他微笑!

“你——”惊恐之中,都木赫朝卫兵方向张望,却只看见几个瘫软在地上的黑影。他也算是镇定,知道眼前这个少年虽然看起来弱不禁风,却是“妖法”过人,自己纵然是大声呼救示警也没有作用,因此反倒平静下来。

“头人莫慌——我军还没有打过来。”白嫩少年浣儿在敌军大本营中从容不迫的微笑,“我此次过来,不过是替崔将军给头人带句话。”

“什么话?”都木赫亦不失威严从容。

“崔将军说,他与头人的十日之约已过八日,却终还是狠不下心来对向来与汉人亲如一家的羌族兄弟痛下杀手,因此决定和头人休战。”

“崔旰要撤兵?”都木赫大感意外。

任小浣摇头:“不是撤兵。将军说他虽然敬重头人,不愿与羌族为敌,但却绝不会容许入侵我大唐河山、杀我同胞、毁我家园的吐蕃人在西山横行!他只是说不打羌人,却没有说不打吐蕃。”

都木赫冷冷笑道:“说来说去,还是想叫我投降!你尽管回去告诉崔旰——我们羌人只有战死的英雄,绝无贪生怕死的孬种!”

“头人是误会崔将军了。”都木赫激烈的反应在浣儿的意料之中,仍是不慌不忙,“崔将军知道头人是个顶天立地有骨气的好汉,所以绝不会说让头人投降之类的话。他曾说,汉、羌两族都是大唐的子民,是朋友、是兄弟,绝不是敌人。朋友兄弟是该守望相助,相互信任,而不能因为一点误会或外人的挑拨而反目成仇的。”

“崔将军也知道头人应诺吐蕃据守桃关在先,所以也不敢让头人开关成为背信弃义之人,所以不会强迫头人。他只是希望头人在我军和吐蕃开战之时,带着羌族兄弟在桃关作壁上观,不要搅进两军的矛盾之中。”

这一番话先是将都木赫说得敌意全消,接着又是惊疑不定:“你是说就算我不开桃关之门,崔旰也能通过桃关?”

任小浣笑而不答。

“不!这不可能!映秀到维州两面大山,只有桃关这一条路,不走桃关,除非他走水路或是翻山越岭——走水路,维州是上游,岷江湍急,舟船顺流而下都不可能,更何况是逆流而上?若是攀山,这山岭陡峭,根本无处立足——就算有人侥幸没摔下山谷,只怕也经不住一轮乱箭!最后即使过得了关,只怕也已是伤亡惨重,不战先败了!”

都木赫假设自己若是崔旰,会采取什么方法避开桃关到维州,纵是对地形了如指掌的他,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揣摸中,竟然忘记自己是在阻止唐军过桃关,反倒关心起唐军的安危来:“不行不行!这两条路绝对行不通!你快去叫崔旰千万不要不顾将士安危,冒险行军!”

这一切都看在浣儿眼里,任小浣笑道:“我在这里代将军多谢头人的提醒——不过头人请放心,崔将军已有过关的良策,绝对万无一失!”

正说着,任小浣忽然语调一变,声音里充满喜悦:“头人,你的援兵到了!”

都木赫惊疑的朝维州方向望去,除了在黑黝的山脊上看到一盏漂浮的孔明灯外,并没有见到吐蕃援军的踪影。

但那盏徐徐升上天空的孔明灯却叫都木赫大吃了一惊,终于明白任小浣为什么会欢喜:“那是、那是你们的奸细?”

任小浣只是微笑。

都木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这不可能!你们的奸细不可能过得了桃关!”

任小浣的笑容很愉快:“再过一会儿,头人将会看到更加不可能的事!”

都木赫不敢置信地猜测将会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隐隐听见怒号的山风中多了如江涛怒吼的万马奔腾声。

马声渐近,山脊后隐约能看见一片火光,紧接着蜿蜒的山道上出现一条火龙——这条火龙原来是吐蕃士兵在夜晚行军为照亮山路的火把——火龙之首越来越近,却始终见不到尾,延绵数里,映得整匹山通彻透亮,竟成一幅旷世难见的壮丽图画。

“好美、好壮观……原来战争除了毁灭,也能创造出这种美景……”任小浣看着眼前的火龙轻声叹息,“只是不知会有多少人会为这种美丽而丧命……”

第十六回 攻桃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