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草堂初见

  “浣花溪水水西头,主人为卜林塘幽。已知出郭少尘事,更有澄江销客愁。无数蜻蜓齐上下,一双溪鸟对沉浮。东行万里堪乘兴,须向山阴入小舟。”

春暖花开的浣花溪畔,一位清瘦的老者刚刚清理完一小块荒地的杂草,拄锄而立,望着潺潺的溪水有感而发。

溪边石阶下浣纱的十二、三岁的女孩子抬起头来,扑闪着一对水灵的大眼睛,脆声说道:“杜伯伯,您这么会做诗,不如也为我家的花园也作一首吧!”

姓杜的老者微微一笑,回过头来看溪边那户掩隐在粉桃、雪梨花树下的人家,看蜂蝶纷飞的月季海棠,微一沉吟,便脱口而出——

“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浣纱的女孩子拍手笑道:“好听好听!难怪师父说杜伯伯是当代最有才华的诗人,真的是出口能成章呢!”

老者早已习惯这样的夸奖,丝毫不曾放在心上,反倒是挂念起女孩口中的“师父”来:“浣儿,慧远师父最近可好?近来我为了盖这草舍,已有很久没去拜访他了。”

被唤作浣儿的女孩笑说:“师父他还是老样子,每天在寺里念经打坐——自从杜伯伯来了以后,他懒得连字也不教我认了,说是不敢在杜伯伯面前献丑——昨天我去看他,他还说咱们浣花溪因为有了杜伯伯,将来一定会千古留名……”

老者闻言不仅没有丝毫欢喜,脸上反倒露出隐隐忧郁之色,也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浣儿——”

溪边房舍内传来一个妇人的呼唤声,浣儿伸伸舌头道:“我娘叫我了——我还没做午饭呢,今天又要挨骂了……”

说罢三两下将青石板上的纱衣装进木盆,转身就往家跑去。因过于慌张,在田径的岔道上迎面撞向两个路人——

那两个路人身手十分矫捷,年岁稍大的一人侧身移步,另一年青人探手想要扶住浣儿以止住她的俯冲之势。

然而就在那年青人的手就要捉住浣儿肩头时,浣儿的肩头突然一沉,脚下向左斜跨一步,这一步竟跨出四、五尺,刚好落在左侧的田埂上,轻松地避让开两人。跑了两步,还回过头来朝着两人不好意思的一笑,模样儿甚是可爱。

姓杜的老者看到这两个路人,原本波澜不惊的脸上竟露出激动之色:“严大夫—”

那个三十多岁、不怒而威的中年路人刚毅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子美兄——”

皆是快步上前,两双手紧紧相握,多年不见的老友一时间相见无语。倒是旁边那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先说了话:“想必这就是将军时常提及的杜甫杜子美先生了——”

原来那姓杜的老者竟是曾经官拜司功参军的当朝名士杜甫杜子美,而姓严的中年人正是剑南东、西两川节度使严武。

杜甫认不得那年青人,闻言不由得将他细细打量——只见他年岁未及而立,身形挺拔,面貌英武,宽阔的眉宇之间隐隐透着豪迈不羁之色。他虽身着平服,脚上却仍蹬着只有在军中才能见到的军用皮靴,腰间还挂着把外鞘做工精美的长剑——只需一看,便能知道这个年青人必定是一员军中的武将。

不待杜甫发问,剑南节度使严武便已做起介绍:“这是CD府的衙将崔旰,曾随李宓讨伐云南,不日就要上京受职——可谓是少年英武,前途无量。”

杜甫虽已辞官,心中却依旧牵挂着国事,也自是听说过李宓兵败云南之事,因而虽然觉得崔旰相貌不凡,却对这败军之将并不看重,只是客套地应酬了两句。

不擅人情世故的杜甫绝想不到,就是这个他不曾放在眼里的小小衙将,在短短的数年中,竟在蜀地建功立业,并且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这一年,是公元760年,是杜甫避“安史之乱”入蜀的第一个春天。

四年时光,弹指飞逝。

又到春暖花开时。

浣花溪畔的草堂内,又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

“浣儿,这一年多以来,多亏有你来这里整理打扫,否则这一片草舍只怕是早已成残砖断垣了。”杜夫人抚摸着家中的一什一物,不禁感慨。

“我也没做过什么,只是过来看书时,顺手打扫一下罢了。”身形健美匀称的清丽少女红着脸说。

浣儿的母亲黄四娘一边择着刚从自家园地里采来的菜叶,一边与杜夫人聊着这一年多来城里的变化:“自从严将军回京之后,徐知道这个小人就在城里造了反,烧杀抢掠还不算,还纠集西山的夷蛮,卡断了剑门关。好在恶有恶报,让他被自己的部将李忠厚杀了……”

正帮着杜家打扫的少女浣儿接过母亲的话:“李忠厚也不是什么好人——他在城中谈笑杀人,滥刑无辜,还将死者的妻妾抓来供他们娱乐,造下多少人间惨事……只可惜我不是男儿身,否则我……”

“否则怎样?”黄四娘白了女儿一眼,“女孩子家整天不知道在家好好做女红,就知道往外跑,我看你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少女被母亲一阵抢白,又羞又气,却又不敢回嘴,一张俏脸顿时涨得通红。

杜夫人看着少女如窗外桃花般娇艳的脸颊,笑问:“浣儿今年该有十七岁了吧?”

“可不是!”黄四娘说,“村里跟她同年的姑娘早就嫁人生子了,就她整天往和尚庙里跑,别人都造谣说她早晚得出家当尼姑,谁也不敢来提亲!”

“当尼姑就当尼姑!”少女气极而恼,“当了尼姑说不准他们还把我当作菩萨拜!”

少女的这番激烈言辞惹恼了她的母亲。黄四娘柳眉倒立,怒声道:“就你整天跟小和尚黏在一起伤风败俗的样子,想做尼姑都没有庙收——不要在这里辱没菩萨!”

母亲当着众人的喝叱叫少女羞愧难当。愤恨地扔下手中的抹布,浣儿恨声喊道:“我师兄不是和尚!”说罢一跺脚朝着门外跑去,如一阵风般眨眼就消失在花径深处。

“你们看看这孩子!越来越管不住了!”黄四娘气得声音发颤。

杜夫人微笑着叹息摇头,说:“依我看,是四娘你忘了她已经长大了……”

黄四娘惊诧道:“怎么说?”

杜夫人温婉地看了一眼在屋角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的自家小女儿,说:“浣儿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已经懂得羞耻,也有了自己的思想,你却仍然如同她小时候一样当着众人议论叱责她,却不曾想过她心中的感受……作为父母,也是该对儿女有所尊重的。”

黄四娘虽然大字不识一个,却也极明事理,再加上对杜氏夫妻十分敬重,听了杜夫人一席话,细细想来也觉得很有道理。

但为人父母者,总是为儿女操透了心。一想到再过一年浣儿就要十八岁,黄四娘就觉得心里发慌——在当地十八岁都没能出嫁的女子便已是大龄女郎,不单会更难找婆家,更会受到左邻右舍的嘲笑。

“可是这孩子成天跟着灵山寺的和尚混在一起,总也不是办法……”黄四娘喃喃道,“看来我得快些给她找个婆家了……”

杜夫人笑:“你就这么一个女儿,舍得让她离开吗?”

黄四娘叹息:“为了她的终生幸福,舍不得也要舍得……”

杜夫人说:“你也不要太担心,依我看浣儿是个极有福缘的孩子,要不然慧远大师这样的得道高僧也不会对她青睐有加,收她做俗家弟子了。”

黄四娘却只是摇头:“六年前慧远大师收浣儿为徒也只是看在浣儿在他病中为他洗过衣服的份上,不见得是浣儿有多大慧根——说起来我还真有些后悔,要是当初我不同意浣儿拜师,浣儿也就不会跟清平这个小和尚打得火热了……”

第二章 草堂初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