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密谋出逃

  “结果还没有出来,话还是不要说得太早才好。”岫烟正色道“要知道,官场之上,变故是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发生的;更何况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们还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顺其自然得好。”

意如吃吃笑道“一定不会横生枝节的,因为这一届考生的卷子都是由我爹亲阅。”

“丞相为人正直,文笔了得,由他阅卷,相信一定是十分公平的。”

“我爹他老是门缝里看人,把你给看扁了,你怎么还替他说话呀!”意如甩给岫烟一个白眼。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呀?”岫烟说着,反手将意如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双手不停细致的揉搓着“我考试考了这么久,难道你就一直在外面等着吗?怎么这么傻呀你。”

“我只是想做第一个为你祝贺的人而已。”

“堂堂的相府千金,如此为我,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感动得七荤八素啊!”

“嗯,我想,你家上辈子一定是烧了高香了。”

“你真的想清楚了跟我前往翩东国?”司域诧异的看着隐惜,虽然司域早就猜到隐惜迟早会妥协,却没有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而她所用的理由竟然是如此的荒诞。

“事到如今,你觉得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司域明白,她如今所做出的选择只是因为无路可走,他很乐意帮助她;也不仅仅只是帮助她;换句话说,将塔娜雅安全送到北国和亲并不是他真正的目的,如今才是他真正的使命。

“有本启奏,无事退朝。”小犊子在一旁有模有样的喊起话来,太监总管生病了,今天是他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还有些不太自然。

“臣有本启奏。”

“是关于本届考生的事情吗?”私下里,北耀阳还得管他叫一声舅舅,再加上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身份,所以平日里北耀阳都很是敬重他。

“正是,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微臣更是连夜里将考生们的试卷整理了出来;微臣手中的三份试卷之上抒写的治国之道是臣下最为欣赏的作品,分别是杜奕衡,杨宇囿,岫烟三人所写;还请君上御览,决出金科状元,榜眼探花之位。”

“辛苦丞相大人了,明日你就宣杜奕衡,杨宇囿,岫烟三人上殿吧!”北耀阳抚了抚玄红长衫的袖子“丞相大人还有其他事情启奏吗?”

“还请君上恕老臣多嘴,国不可一日无君,后宫自然也不可一日无主;不知君上心里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还请君上早日立后才是。”

北耀阳笑笑,“不瞒各位大人,我心里其实早就有了立后的人选,只是太后寿辰将近,这才没有说出;既然如今丞相提及此事,那么我想冊后大殿就与太后的寿辰一同办了吧!真可谓双喜临门,亦是一桩美事。”

“是啊!君上所言极是。”底下的大臣们都附和着。

“请恕老臣斗胆,敢问一句,不知君上心里的皇后人选是谁?”丞相虽然早已猜到大半,却还是刨根问底的想要听着君上亲口说出,毕竟册后这样的大事马虎不得。

“白隐惜”

“被遣到瑰僾阁的那位名不见经传的小主?”底下群臣一时之间炸开了锅,讨论声也显得有些激烈。

“听说没有什么家世背景,只是一位小主而已,前不久还刚刚被宜居到了瑰僾阁;说得好听一点是宜居,可是却没有宫人伺候,而且门外还有官兵把守。”

“就是上次在殿前献舞的那个女人吧!”

“她到底是凭着什么,才可以在君上的心里有着如此重要的一席之地啊?”

“怎么?”北耀阳脸色颇有一些不快“众臣有什么异议吗?”

“君上。如此重大的职责,交由一个市井民女的手上是否有些欠考虑了?”太尉大人此刻也有些站不住脚了,他堂堂一个太尉大人的千金徐良欢,如今入宫少说也有好几个月了,可身份仍然是个芝麻大点的小主;凭什么一个市井民女就可以一跃而上,成为一国之母,这些着实让他想不开。

“太尉大人?”北耀阳朝着太尉大人投去一记眼刀“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年你还是街头的一个小小乞丐,是我父皇发现了你,才将你带进了宫,并且毫无余力的栽培你,所以才有了你今日的富贵荣华。况且,隐惜父母是经商之人,隐惜从小受到了很好的教育;恐怕真要是论才论德,你家的女儿也未必能比得上啊!”

“君上真是好记性、、、”太尉心里不平,却又不好发作,只得憋得满脸通红,佯装着一脸和善的样子“君上所言甚是,那么一切就全凭君上斟酌。”

“良欢见过姐姐,不知道隐惜姐姐这是要去哪里啊!”

隐惜将放在司域身上的目光放在眼前的女人身上,很是疑惑“你是?为何会知道我的名字?”

“隐惜姐姐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徐良欢啊!选妃之前,在大殿外的那片空地上我们见过的啊!”

“徐良欢?”隐惜的大脑迅速回温,确实有些熟悉“太尉之女?”

“我就知道,姐姐一定会记得我的。”

“一面之缘,没想到你还放在心上、、、这皇宫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们既然还能遇到,想必冥冥之中,我们还是有缘分的。”

“姐姐说笑了,从我见到姐姐的第一眼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恐怕这一辈子我都无法忘记姐姐你那美丽的容貌。姐姐会忘记我,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良欢资质平庸,也不敢奢求姐姐会记住。”

“妹妹谦虚了。”隐惜倾吐了一口气“妹妹刚才是在向我行礼吗?以后就不要了,因为我们是平级,妹妹犯不上如此。”

“如今我们虽然是平级,但是良欢向姐姐行礼却总是没错的,我这也算是提前向姐姐道喜了。”

“道喜?”隐惜似笑非笑,“不知妹妹此话何意?”

“难道姐姐你还不知道么?”徐良欢佯装出一脸的惊愕。“今日刚下早朝,我爹爹就派人来告诉我了,丞相大人重提立后之事,而君上则毫不避讳的点出了你的名字,说是等到十一月十八日太后寿辰的那天一同行立后大典。”

第四十章:密谋出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