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新娘不是我

  司域看向塔娜雅,似乎看到一抹不同以往的狠戾神情,却也只是一闪而过;沉默良久,终究还是笑着说道“君上要务繁多,不过臣想,以我国塔娜雅公主温婉贤良的性格是一定能够理解的。”

塔娜雅将头埋得低低的,不卑不亢的表现着她的顺从。

即使心里再多的话语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起了,有很多的事情,如果到了无可奈何的那一步,她也只能是深埋心底,你叫她说她却也应该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

对于塔娜雅来说,她算是幸福的,因为从小衣食无忧,被父母当做心尖儿上的人去疼爱;哪怕长大了也只对司域一人有过爱慕,虽然只是一厢情愿,暗自相思,却也总好过相爱之后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她不需要甜言蜜语,更加不需要温情脉脉,甚至不需要一句肯定和承诺来证明她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她要的只不过是一句关心,一句来自自己心爱的人亲自从嘴里说出的关心、、、、、、

也许是从小生活在深宫里,所以她从来都不会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也许是她太笨也许真的是她太傻、、、但是她真的不想再在一个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人面前摇尾乞怜了。

她崩溃过,但是这一刻她只是想要为了自己而活。

似乎,这个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她,只是某个假借了她的面容而展现人前的家伙。

北耀阳脸色苍白,站在殿上,俯视着满朝的文武百官,突然有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原来,自己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可是他却不知道他究竟错在哪里。

“小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顾颜适时的迎上前来,看着她的隐惜一分一秒的保持着沉默;顾颜皱了眉头。

“明天不是还要和君上举行大婚吗?今天怎么还这么晚才回来?”顾颜难掩脸上的笑容。

“呵呵”隐惜佯装出淡淡的笑容,双手却在桌子上慌乱的拿着杯子往里面倒水喝“是啊,明天君上就要大婚了,怎么连你都知道了,这消息传得可真快啊!”

“明天就要大婚了,凤冠霞帔什么的他们来得及赶制吗?小姐你刚刚去哪儿了,司衣库的人是不是给你量尺寸了,对了,今天那太后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呀?”顾颜一说着,这嘴似乎就停不下来了一样。“顾颜特别想知道,你能不能给我讲一下啊!”

隐惜看似无所谓的笑笑,自顾自的便倒了一杯水;是要大婚了,可女主角并不是她呀,顾颜知道了,一定会愤愤不平的找君上理论的。

杯子刚放到嘴前隐惜就觉得不对劲,再一看装水的壶,却早就不是原来的“顾颜,这怎么装的是酒啊!”

“你说这个啊?”顾颜兴致很足的说道“这是女官们刚刚送来的,说是君上大婚了,后宫里面每个入选的小主都有份的。”

“是吗?”隐惜一咬牙,杯中酒被一饮而尽。

嗓子有些似火烧般的灼热感,隐惜不由得咳出声来。

“小姐你干嘛啊,本来就滴酒不沾的人,就算你高兴喝一点点就好了啊!

“是啊,我高兴,我这不是在喝他的喜酒吗?”隐惜这丫说着,眼泪就哗哗的下来了。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有话就和顾颜好好说啊!”顾颜扯出了腰间的手帕,不停的在隐惜脸上轻轻擦泪,怎么哭的这么厉害啊,跟个泪人儿似的;都是要出嫁的人了。

“顾颜。”隐惜一把扑在顾颜的身上,声泪俱下的哽咽着“他要成亲了,明天就是大典,可是新娘不是我。”

“小姐”顾颜愣住了“你开什么玩笑?”

没想到横生枝节,即使开始信誓旦旦,如今想要走到一起也并不容易。

“我有一个请求,不知道君上是否能够成全?”司域说着,脚下不稳,脸上略有了一些醉意。

“南国不辞辛劳,派使者护送公主与我国和亲;尤其是司域将军你的功能最大,你有什么请求就直说,我能帮的一定不会推脱。”

虽然北耀阳对于南国送来公主要求和亲的事情很是反感,但是毕竟南国的大将军有所要求也不能拒之千里,以后若是爆发战争,司域定然是一根能够撑起整个海洋的定海神针;想他战神之名定然不是浪得虚名。

“这件事情,只要君上你愿意,相信一定能够办成。”司域似乎很是高兴,因为他马上就可以再见到那个跳舞好看的姑娘。

“君上只需将今天献舞的舞姬赏赐给我,让她做我的侍茶女,司域便叩谢隆恩了。”

“隐惜?”北耀阳咂舌,他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隐惜对他来说那么重要,“不行。”

“怎么?”这个时候司域听到君上的话,酒就醒了一半了“君上有那么多女人,就这一个你都舍不得?”

北耀阳本来就对翩东国送公主和亲的事情感到不满,如今竟然敢在他的面前提出这样的要求“任何人都可以赏赐给你做侍茶女,但惟独她不可以。”

司域不解“为什么?”

“因为她是我的女人,并非舞姬。”北耀阳此话一出,满朝唏嘘,司域将军居然看上了君上的女人;这种场面又该如何化解?

“太后驾到、、、”

就在此刻,太监总管的一声通报打破了僵局,百官恭迎太皇太后驾临。

“母后,您请上座。”北耀阳恭恭敬敬的请太后上座,因为不管私底下他们是如何的闹着别扭,但是在朝臣的面前,外人的面前仍是要不露痕迹的一如往常。

“这是怎么了,大家伙怎么都这么严肃啊!”太后一句话,朝臣才稍稍定下心来。

“也没什么。”司域犹自又饮了一杯酒,有些不满“只是怪司域斗胆,向君上提了一个不情之请,还请君上不要怪罪才好啊!”

“是什么事情,司域将军,但说无妨。”

“我请求君上将今天献舞的那名舞姬赏赐我作为侍茶女,却不想是误会了,献舞的人竟然是君上的后宫里的人。”

第二十八章:新娘不是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