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司域的怀疑

  隐惜保持沉默,且不说最近北国蛇虫鼠蚁出没频繁,市面上很是不安宁;居然有越来越多的人打起了以捉蛇来换取生活必需品的主意。

太后又刚好就挑这个时候,用这种办法花最少的钱来笼络人心。

“你真的觉得这蛇肉很好吃吗?”隐惜看着司域不停地吃着面前的食物,有些嫌恶。

“我觉得还可以,要不你也试试看嘛!”司域说着就舀了一勺蛇羹递到隐惜的面前,一脸尽是奸诈。

“我想出去透透气”隐惜有些不快,但是更加使她感到不自在的应该是眼前的气氛。

“刚好,我也想出去透透气,那就一起吧!”

“今天可是你们尊贵的塔娜雅公主大婚的日子。”隐惜笑笑“我想保护你们的公主这也是翩东国君上交给你的任务吧!”

司域笑而不语,拉着隐惜就出了坤宁宫。

北耀阳在上座看着,也有些按捺不住;刚要起身就被塔娜雅紧紧拽住了衣角。

北耀阳有些愠怒的看着她“你最好放开我。”

塔娜雅相貌不算出众,可是她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好看的色泽。

“此时此刻,在文武百官的面前,在我翩东国大臣的面前,你可以留给我一点点的尊严吗?”塔娜雅声音低沉的说着“就看在我是曾是翩东国的公主,现在是你不屑一顾却又娶进门来的女人的份儿上。”

北耀阳渐渐安静,看着她认真的模样,他的确是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反驳她仅有的要求。

塔娜雅撇过头,颇有深意的笑了;她本来就是想制造他与白隐惜之间的裂痕,如此看来,白隐惜身边的护花使者已经多得不用自己亲自出手了,北耀阳虽说在国事上很是认真,可是就女人这方面来说他还是不成熟的。

红颜祸水的确是对于帝王而言的最大敌人,尤其是像北耀阳这种情深意重的痴情男子。

“你似乎很喜欢跟着我,而且对我很好。”隐惜似笑非笑的说着“你知不知道古人有句话说得好,叫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司域颇有深意的看了隐惜一眼“我做任何事情自然都有自己的原因。”

隐惜心里一怔,貌似有些不妥“你迫不及待的就要拉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

“是的,我现在有一件很着急,而且关乎你们北国和我翩东国安危的大事情需要你的帮忙。”

隐惜皱眉“既然是大事,那你就说。”

“你帮我试一试塔娜雅。”

“怎么?”隐惜一脸疑惑的看着司域“她不是你们翩东国的公主吗?你让我去试她,怎么试?这难道不是大不敬之罪吗?”

只见那司域,这才将连日来在塔娜雅身上发生的奇怪的事情娓娓道来。

“我们护送公主的大部队在连城一段偏僻路段里曾经遭到过伏击,少说有二十来号黑衣人,他们身手不凡且出手狠毒,而且事先埋伏好,还有弓箭手偷袭;我们损失惨重,丢失了小部分进献的财宝。”

隐惜不以为然的笑笑“眼下这光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打起来,有些偏僻的地方就老有少数人搭伙的盗贼,你们被袭击也不足为奇;只是你们被埋伏的这件事情你怎么早不说晚不说,偏偏现在说,而且只跟我一个人说?”

司域谨慎道“当时没说是因为我自己也以为这只是一起简单的强盗抢劫,怕因为这种事情而使公主的婚事节外生枝,可是现在仔细想想,我越发觉得不对劲。“

“不对劲?”隐惜犹自坐下“我看是你平时想得太多了吧!”

“当时匪徒来袭,场面一片混乱,公主掉下了马车;后来救起来的时候大夫说是撞到头部,很多以前的事情公主都不记得了,我还以为是公主受伤的原因。”

隐惜淡然道“既然大夫说公主是脑部受了伤,这样的事情自然是情有可原。”

“可是使人真正从内心厌恶的东西,你觉得可能因为失忆就会改变吗?”司域固执道“隐惜,你一定要相信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塔娜雅公主七岁那年在御花园曾经被毒蛇咬过,就是我救的她;所以经历过那件事情以后她就非常怕蛇,哪怕只是远远的观望一眼;再也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塔娜雅的一举一动,可是现在她竟然安然自若的坐在大殿里品尝着你们被国人所谓的美食。”司域一脸严肃的看着隐惜“难道你觉得这一切都是正常的吗?”

尽管隐惜心里有些犹豫,可仔细想想又觉得事情还没有严重到那个地步“人长大了终究是要变的,如此说来,倒是并不显得奇怪。”

司域不依不饶,“当然奇怪,万事我们都应该谨慎一点。要是一不留神放进了他国的细作,那战争之事我们又失去不少的胜算。”

“谨慎?”隐惜开始有些赞同“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她现在是你们君上的女人,能接近她的人,估计也只有你了,你只需要帮我试她一试便知道真假。”

“为什么你会让我去试她,是因为在你的身边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合适的人选吗?”

司域坦言道“是的,因为除了你我再也找不到更加合适的人选;况且我也深信,你并不会希望北国兵败城摧,百姓流离失所。”

隐惜看向司域,“你倒是拿捏得很准。”他的眼睛很黑,却又有一丝光亮,像黎明前的黑暗又像初生前的太阳;简单而又深邃,炙热的爱着他所谓的国家,崇尚着所谓的安居乐业与和平。

他,其实,并不复杂。

“、、、”树后一阵响动。

“你是谁?竟敢偷听我们讲话”司域随时都是剑不离身,此刻那把锋利的长剑已经抵上了那家伙的脖子。

“我并未偷听你们讲话。”岫烟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在这里是要等人,而且我比你们先到的这里,是你们自己没有眼力劲儿没看见这里有人。”

隐惜有些慌神,这件事情一定不能传出去,否则必然会打草惊蛇;一眼看去,隐惜却是惊的说不出话来。

眼前这位有着俊俏面孔,身材高挑,十指修长的人分明就是澜熙枫。

“你什么时候进的宫?”隐惜诧异道。

第三十四章:司域的怀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