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午夜伪面的笑

  所有存在于世界上的东西,都是有自己的灵魂与体会的,若是不能因为缘分相惜相知,不能因为缘分有所交集,那就放在角落里,不要去想不要去动,一辈子都做平行线,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的惩罚是不是就是你上一秒犯过的错误。

屏风上有件红色的袍花绣裙,月光的照耀下,微风的拂动中果真更显飘逸灵动之感。

这房子,除了红色,貌似,她已经找不出其他的颜色了,也许是这房间的主人对于这种颜色特别钟情。

原来,这房子,真的有人住;白天她都看见了。

“不知道,这房子的主人是谁呢?我只是想要借宿一晚,明天一早我就会离开的,你的玫瑰花我不会动的,因为,我也最爱、、、”

几乎是在这几句呓语中,隐惜就倒下身,沉沉睡去了。

好像,是真的累了。

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女人都爱上玫瑰的罪恶啊!

他就站在门口,他看着她进来,看着她四处环顾,听着她说完临睡前最后的话语。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很生气,因为有人敢进入他的领土,没有人知道他每天晚上都会来到这里,给花瓶换上最鲜艳,最美丽的玫瑰花,没有人知道,他每天都会抽空来到这里,亲手收拾每一个角落,不让尘土蒙上一丝晦暗。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从不间断,似乎他早已经忘记他尊贵的身份,忘记了那两年如何想尽一切办法与她作战。

有时候,他会问自己,当初,是不是从一开始自己就做错了,他不应该那样对待她;他知道的,他们明明就相爱,爱得刻骨铭心,爱得谁都承受不了背叛。

爱得失去一切理智,爱得不死不休啊,因为深爱,所以他才会如此恨她,直到她离去的那一日,他才开始痛惜,以往的自己不懂珍惜。

其实,她一直在他心里;像一幅水墨画,不会失色,只会晕染。

他走上前来,看见床上背对着自己的背影,嘴角却微微上扬,那厮含情脉脉地笑了。

他不打算把她叫起来,他决定让她在这里歇息了,看着她的背影,至少他还可以想象成,她不曾离去过,一直在这里,只有这一刻才能让他安心。

他换下瓶中的玫瑰,看着月亮的光线柔和,不由得轻抚那窗前的紫色绣裙。

在他的想象中,紫色绣裙穿在她身上,那便是最美的;他亲自落笔的图纸做成,满满的全都是他的心情,她离开的这些日子,他没流过眼泪,只是有时候心会隐隐的作痛。

他又笑了,曾经高傲地不肯低头,如今只剩下想象了。

古陵青史上记载,这般千古绝唱,缘定三生,他们都不懂天意,只是以后的日子里只知道一味的深爱。

也许并不是什么天意,只是茫茫人海中他们注定相遇,注定有份难解的缘分,注定了要展开一段感人至深的爱恋。

看不见未来到底是幸福多于心痛,还是快乐多于苦难,那么这一刻只好义无反顾。

窗外,虫鸟刚刚鸣叫,隐惜就起了床,看着两边的青花瓷瓶里开得依旧灿烂的红玫瑰,一时间竟有些愣神,她也不清楚被折过的玫瑰到底有多长的花期,只是有些诧异这花竟然越开越艳。

隐惜本来已经准备离开,但是看见屏风上那件紫色绣裙,她停下了脚步。

她不像其他的女孩,她对金钱和权利并不向往,也并不艳羡繁华;她只想简简单单度过一生的芳华。

站在这玉石为阶,黄金为地,翠竹林立,瑞气千条的大殿之外;隐惜察觉到了一丝孤单。

公公又从大殿中大跨步迈了出来,想是又轮到下一组了。

如此,一组十人,一组一组的进,此刻已经是正午,不知道为何,今日的天气格外的热,丝毫不像是刚刚秋天的样子。

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呢!

“喂!”隐惜身边的小姑娘倒是先耐不住寂寞找隐惜说话“姐姐啊,我看你这衣服倒是真漂亮啊,看样子你家很有钱吧!”

“、、、”隐惜倒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眉眼轻抬间瞥了一眼女孩的衣服,倒是颇有感触地轻笑了“可是你的衣服像是外邦进贡的,你那才是最上等的丝绸。”

“姐姐说笑了,什么上不上等的,就是胡乱穿的一件。”女孩眉眼间有些淡淡的惆怅“家里有三个哥哥,我母亲不过是府里的一个小妾,只生了我一个女孩子,其实别看我外表华丽,我也不过屈居在别人家。”

“你是你父亲的孩子,他难道不爱你吗?就算在家里不受重视,但是至少在别人的眼里是羡慕不是吗?”

“你不懂,并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父亲从不爱我,母亲还要受家里人的欺辱,那根本不算是我的家,倒像是囚笼,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生在普通人家,每天为了柴米油盐发愁,也不想过这种没有自我的生活。”

、、、、、、

“普通人家的日子?你以为当真如你说的那般简单吗?别总是那么轻易的就认定一件事,凡事,总是要自己体会过,才会懂那种不为人知的苦痛。”

“或许吧!”女孩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那么,最好,这一辈子都不要让我体会那种平凡人家的生活了,就让我一个人幻想,一个人在自己的美梦里执着,一辈子不放手。”

“相王千金,徐良欢进殿、、、、、、”公公又是一声高呼。

“到。”、、、

“原来、、、”她竟然是相王之女?

呵呵,所有人都管她叫徐小姐,相府的千金大小姐,从小锦衣玉食;她如果不说,根本不会有人看出她背后的挣扎。

“商人白胡之女,白隐惜进殿。

“到。”差一点,隐惜就忘记了回答,迷迷糊糊的,隐惜似乎感觉到眼前有些迷离。

隐惜不想每次都纠缠在过去的回忆里,满心恨意,她想忘记,却又不得要领;原来,一场记忆中的肃杀,并不能轻易抹去。

第十章:午夜伪面的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