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回
旅.回

旅.回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0字|连载中

如果足够久,和煦的风会变成利刃,一丝丝地将岩石化成尘末;温柔的水可以穿透一切阻碍,无往不利。如果足够久,记忆会点点散去,无论当初如何激情,欢畅与痛苦。同样,如果足够久,那些经历千锤百炼的思想,便会渐渐闪光,成为经典。——《小和尚的白粥馆》释戒嗔我是凌未然,“凌”是“凌乱”的“凌”;“未”是“未必”的“未”;“然”是“漠然”的“然”。如果时间足够久,如果没有知觉的时间足够久,那我一定会选择用享受的心情去沉溺。可我终究还是醒了,在现代科技发达的前提下,我死而复生。那些白色的墙、被子、床;那些白衣白帽的人;还有一只发出恼人声响的心电图。我知道这种地方叫做医院,我所在的地方称为病房,而谁在身下的叫病床。但是我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我到底怎么了?我无从得知,空空如也的脑袋搜索不到半点信息。后来,直到有人接我出院时,我才渐渐明白了一点。原来我是在新年之际和家人开车游玩时发生了车祸这场惨绝人寰的“灾难”,四人中我是唯一的幸存者。然后就是我继承了遗产,同时,失去了记忆。我唯一残存的记忆告诉我,我叫做凌未然,我17岁,是个喜欢女人的女人。在那个成为家的陌生大房子里调养了一段时间后,我收拾东西,往银行卡中打了一笔不菲的金额后——出走了。出走之前我去老街上的一个很小的理发店剪了新发型,把本来就很短的头发弄的更短。我在角落对着镜子说:以前的过去了,便过去了,失去的记忆我也不懒于去寻找了,最渴望的或许还是新的生活。虽然不知道以后的我会怎样,会遇到什么人,面对怎样的事,但是我决定的事就一定会去做,无论如何,新地域便是新开始的初始点。毕竟,我也只有默默地祝福自己。旅途,风景,沿途,总会回归。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目录

·连载至

书评区

0条评论
  1. 正在加载中...
更多书评

版权信息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