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夏泽回想起徐微扬

  又到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周六早晨,徐微扬在周五的晚上向崔经理请了两天假,她妈妈难得抽空来看她,她想好好的陪陪妈妈,这天她和萧梦妮早早地在小区门口等候迎接古心。

  “妈,在这里!”徐微扬朝着东面驶来的白色小车兴奋地挥手。

  “扬扬,这小区可以让陌生车子进去吗?”古心减速停住车,打开车窗问徐微扬。

  “阿姨,您放心大胆地开进来,微扬已经把您的车牌号填写在访客记录表了。”萧梦妮的脸上展示着热情的笑容,插话道。

  古心看了萧梦妮一眼,微笑着点点头,把车开进了小区。古心把车停好后,她手提着一个黑色的皮包从车里出来时,前凸后翘的身材穿着一件湖绿色的旗袍让人眼前一亮,浓黑的长发绾在脑后,端庄优雅的气质引人侧目。徐微扬和萧梦妮跟着古心的车走到停车位,看到古心下车的那一刻,被惊艳到了。

  “妈,您穿这身衣服真好看,您还是大美人一个!”徐微扬挽着古心的胳膊,打量着古心的穿着,微笑地称赞。

  “你们真会逗我开心,哪还是什么美人,今年我发现老了许多了,这里已经长皱纹了。”古心谦虚的指着眼角的鱼尾纹笑着说道。

  “阿姨,您比同龄人年轻漂亮多了!要不是微扬叫您妈妈,我会误以为您是她的姐姐呢!”萧梦妮毫不吝啬地夸赞道。

  “你就是那个嘴甜的萧梦妮吧!”古心被萧梦妮夸得心花怒放,笑着问道。

  “没错,正是我!”萧梦妮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上次与你通电话,我很好奇一个嘴甜会说话的小姑娘到底长啥样,真没想到你人长得挺标致的,扬扬能结交你这个好朋友,我替她开心,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古心高兴的伸手握住萧梦妮的一只手,亲切地说道。

  “阿姨,您过奖了,我也很高兴认识您。”萧梦妮开心地将自己另一只手覆盖在古心的手上。

  “妈,咱们去屋里聊吧!别站在这里晒太阳了。”徐微扬拉着古心准备往17栋楼的方向走。

  “阿姨,往这边走。”萧梦妮走在前面带路。

  “等一等,我给你们带了一点速冻饺子,是我昨晚包的。”

  古心从后备车厢搬出一个长方形的白色泡沫箱,密封的白色泡沫箱渗出晶莹的水珠。

  “阿姨,我来搬,小心别弄脏您的衣服了。”萧梦妮快步走到古心的面前,从她的手里夺走冰凉的泡沫箱,积极地表现自己的热情。

  “梦妮,辛苦了!”古心客气地说道。

  “不辛苦!”萧梦妮笑着摇摇头。

  古心在徐微扬和萧梦妮的带领下,走进了女儿住的801房,进门第一句夸赞室内干净。她仔细地参观室内的每一处角落,最后满意的点点头。

  “阿姨,这个泡沫箱直接放冰箱里就可以了吗?”萧梦妮把泡沫箱搁到餐桌上温柔地问。

  “我要把泡沫箱带回去的,你们把饺子拿出来放到冷藏柜里。”古心指示道。

  “梦妮,你去休息一会吧,这事我来做。”徐微扬轻轻地推开萧梦妮。

  “阿姨,您坐!我给您倒杯茶。”萧梦妮转身走到沙发前,接连忙把沙发上的靠枕摆弄整齐,热情礼貌地说道。

  “好。”古心笑着回应。

  “阿姨,您中午想吃什么菜,我请客到外面吃。”萧梦妮将一杯温热的白开水双手递给古心。

  “谢谢!”古心接过玻璃杯客气地道谢,接着继续说:”我不习惯在外面餐馆吃饭,还是自己动手做的饭菜吃的放心,要不你们带我去菜市场买菜,今儿我下厨给你们做好吃的。“

  “阿姨,您列一份采购的清单给我,我去菜市场买,您和微扬许久没见,应该有很多话要聊,您让微扬多陪陪您。”萧梦妮左一句阿姨,右一名阿姨叫得特别亲热。

  “梦妮,你真是八面玲珑呀!你很讨阿姨喜欢,我家扬扬在人情世故上比不过你。”古心笑道。

  “妈,您别再夸她了,她会骄傲的。”徐微扬吐了吐舌,窘迫地笑道。

  “哈哈,阿姨您夸我也不好意思听了,那就这样决定了,我去买菜,微扬陪您聊天。”萧梦妮见到徐微扬的表情,哈哈大笑。

  古心拗不过萧梦妮的热情,列了一份清单交到萧梦妮的手上,萧梦妮立马带上钱包和手机出了门。

  “你找的那份兼职怎么样?”

  古心和徐微扬侧坐在沙发上,面对面的聊着。

  “很好,我的老板就是梦妮的哥哥,是他推荐我去参加国际舞蹈大赛。”徐微扬微笑着说道。

  “哦,你是遇贵人了。”古心欣喜地说道。

  “我很感激他们在我无助的时候出手帮忙。”徐微扬点点头说道。

  “你爸爸最近有联系过你吗?”古心突然转换了话题。

  “没有,我把他的手机号拉入了黑名单。”徐微扬冷冷地说道。

  “你爸爸一家移民到美国了,在那里定居了……”,古心欲言又止。

  “他们家的事情我不关心,就算他移民到南极也不关我的事,您不要再提他了。”徐微扬冷笑着说道。

  “他前几天到我店里找过我,他说把别墅卖了,卖房的全款留给你当嫁妆,他对你充满愧疚,所以他想弥补你缺失的父爱,我觉得他说话的态度恳切,我就帮你收下这张卡了。这张卡暂时放我这里保管,等你结婚的时候我再还给你。”古心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展示给徐微扬看。

  “您收下这张卡之前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意见呢?我不想要他任何的施舍!”徐微扬皱起眉,不悦地问道。

  “扬扬,当初他想净身出户,打算要把所有的财产留给我,我没要,我想凭自己的能力赚钱给他看,虽说我赚钱的能力是有,但是我赚钱的速度还是不能和他比,我收下他的卡,目的是希望你以后的日子过得富裕一些,他作为一个失职的父亲,给你这些补偿是应该的。”古心语重心长地说道。

  “卡里的钱您留着用吧!我的嫁妆我自己挣。“徐微扬固执地说道。

  “我先替你保管,我不会动用里面的钱。”古心把银行卡放回到皮包里。

  ************

  正午时分,帝景山庄别墅小区的上空烈阳炙烤着土地,一阵阵微风形成一股热浪袭来,使人燥热难耐。夏泽的爸爸—夏庆华站在门口的台阶上远远地望着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开进院内,车子停稳,驾驶座的车门被打开,身高1米8的夏泽从车里走出来,他戴着一副墨镜,挺拔的身材穿着洁白如雪的中袖衬衫搭配着浅蓝色的牛仔裤,脚穿着一双白色高帮的帆布鞋,他摘下墨镜一张白净俊朗的脸宛如一幅画,如梦如幻。

  夏泽看着庭院的鲜花,回想起了那个短发的女孩曾经在这院里翩翩起舞地情景,眼前白色的小洋楼曾是邻居的家,现在被他的爸爸买了下来赠送给了大伯一家人。

  大伯一家这两年经历了许多变故,听爸爸说堂哥开的物流公司倒闭了,因为仓库发生一场大火烧毁了所有货物,两个员工也被烧成重度残疾,为了赔偿客户的损失和员工的医疗费,堂哥变卖了所有的家产,但是依旧没有走出困境,至今官司缠身,还负债七十万。大伯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六十岁老人,没有多大的能力帮助自己的儿子,只能向自己亲弟弟夏庆华求助,爸爸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不仅拿出二十万借给堂哥还债,还买下这栋别墅赠送给大伯养老,两栋楼离得近,两兄弟可以常走动。爸爸说大伯年轻的时候吃了很多苦,爸爸的父亲因喝醉酒倒在桥下的臭水沟淹死了,爸爸的妈妈在爸爸一岁时生病去世了,大伯八岁就当家了,他一个人把爸爸拉扯长大不容易,爸爸说赠送的这栋楼只是为了报答大伯年少辛苦的付出。

  “爸,帮帮忙,我一个人拿不了这么多。”

  夏泽打开后备厢,指着堆满的礼物

  “全是送给你大伯的吗?”夏庆华笑着问道。

  “还有堂哥他们一家,我在礼品上写了名字。”夏泽指着礼品上贴的小标签认真的说道。

  “我们夏家的大明星回来了!”夏泽的堂哥——夏亮喜笑颜开的跑出来迎接。

  “哥?”

  夏泽迟疑地喊道,他印象中的堂哥是一个英俊潇洒的帅小伙,而非眼前这位满脸沧桑,头发花白,看起来像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来了就来了,你带这么多礼物干什么?放手,我来拿。”夏亮高兴地夺走夏泽提着的礼品袋,继续说道:“饭菜都备好了,就等你一人了。”

  “哥,你憔悴了许多,要多注意身体。”夏泽望着夏亮瘦弱的身子,心酸地说道。

  “嗯,会的。”夏亮苦笑着。

  “大伯,我回来了。”夏泽踏进客厅看到坐在轮椅上的大伯夏庆中正盯着电视屏幕。

  “小泽,你总算回来了,我天天念着要见你,你回来就好!”夏庆中喜极而泣。

  “您别哭,等我们家重新装修好后,我会搬回来住,我可以常常见到您了。”

  夏泽蹲下身子,拥抱着夏庆中,安抚着。

  “夏泽,四五年没见,越长越帅了啊!”夏泽的堂嫂挺看七个月的孕肚双手端着一盘大闸蟹从厨房里走出来,满脸笑容地说道。

  “嫂子好!”夏泽站起身腼腆地打招呼。

  “艳儿,这是夏泽给我们全家买的礼品,二叔手里拿的也是,这记下来,以后夏泽结婚咱们要送更大的礼。”夏亮开心地向自己老婆炫耀。

  “夏泽,你太细心了,谢谢你的心意了!”堂嫂凌艳把一盘螃蟹放到餐桌上,扫视一眼夏亮手里的礼物,真诚地对夏泽谢道。

  “唉,别客气,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大家肚子都饿了,准备开饭吧。”夏庆华冲凌艳摆摆手,和蔼地说道,然后转头对夏泽说:“小泽,你伯妈还在厨房忙,叫你伯妈出来吃饭,餐桌上的菜摆满了。”

  夏泽快步走进厨房,贴心地给伯妈捏肩捶背,伯妈见到夏泽高兴地合不拢嘴。

  “伯妈,不要再炒菜了,菜够了,走,我们喝酒要听您唱戏呢。”

  “好,来了!”伯妈用戏曲的腔调唱道。

  屋里的大人都围上桌了,夏亮忽然发现女儿不见了,惊呼“果果呢?”

  “果果,下来吃饭了!”凌艳抬头朝楼上喊道。

  “果果,快点下来,有你爱吃的鸡腿哦!”夏亮也望着头,朝楼上大喊。

  “妈妈,这漂亮的姐姐是谁啊?”果果拿着一个木制的小相框,兴冲冲地跑下楼,把相框递给凌艳,轻声细语的问道。

  “你在哪里找到的?我收捨房间时怎么没看到,这相片可能是前房主遗漏了。”凌艳认真地检查相框是否有破损。

  “芭比公主掉在床头柜底下,我才发现了这个漂亮的姐姐。”果果睁着大眼晴,诚实地回答。

  “果果,你几岁了呀?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长这么大了呀!“夏泽静静地走到果果面前,弯下腰轻抚果果的头发,帅气的脸勾勒着迷人的微笑,温柔地说道。

  “……”果果连忙躲在妈妈的身后,害羞地偷瞄着夏泽。

  “你躲什么呀?这样子没礼貌哦!这是叔叔,你刚满月的时候,叔叔还抱过你呢!你告诉叔叔你几岁了。”凌艳对着果果耐心地说教。

  “五岁。”果果轻声地回答。

  “可不可以把这个相框给我看看,我帮你还给主人好吗?”夏泽微笑着说。

  果果点点头,从妈妈手里抢过相框递到夏泽手中。

  “夏泽,这不必麻烦你了,我们自己给前屋主打电话,还给他们。”凌艳客气地说道。

  “不麻烦,曾经认识的邻居,我正打算找她叙叙旧。”夏泽接过果果手里的相框,定睛地看着相框里的人。

  木制相框里是一张少女的艺术照,她身穿着粉色的长裙,单手撑着下巴坐在一架钢琴前,天真烂漫地笑着。回忆一幕幕涌上来,他曾经对她说过要带回希望,希望没有带回来,但是他的梦想实现了,他想邀请她去看他的演唱会,岁月蹉跎,他连她的名字也未曾放在心上,只记得她的音容。

  “爸,前房主姓什么?您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吗?”夏泽转头,大声地问夏庆华。

  “姓徐,交房时,我手机里存了徐先生的电话号码。”夏庆华拿出手机,翻看通话记录。

  “您把徐先生的电话号发给我,我把这相框寄给他们。”夏泽走到夏庆华身旁,认真地说道。

  夏泽用手机拍下相框里的相片,连同前屋方的电话号码一起发给了他的助理小诚,并打电话叮嘱小诚一定要在演唱会开始前找到相片中的女孩子。

  “小泽,暂时放下手机,吃完饭再去忙吧!咱们大家族好久没有聚到一起了。”大伯夏庆中皱褶的露出慈祥地微笑。

  夏泽关上了手机,专心地享受这场家族盛宴。

  觥筹交错间,大伯说着夏亮和夏泽小时候发生的趣事,接着夏亮举杯致谢夏庆华和夏泽雪中送炭,帮助他解决了燃眉之急,夏庆华不仅慷慨解囊借钱给他还债,还聘请他到夏庆华的酒楼里当大堂经理。喝多的夏亮滔滔不绝地讲述他开物流公司的成败史,讲到辛酸处夏亮号啕大哭,全家人跟着一起抹泪,夏泽原以为会是一次温馨的家族聚会,没想到所有人都沉浸在悲伤的氛围。

  “哥,振作起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夏泽湿润的眼角流出几滴晶莹的泪珠,大声地鼓励夏亮。

  

第十六章 夏泽回想起徐微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