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徐微扬怒扇古诗诗一耳光

  晚餐过后,萧一枫开车顺道把徐微扬送到了她舅舅家,徐微扬在车里也没有与萧一枫聊什么话题,车子刚起步没多久,副驾驶座上的座位还没被她坐热就到了舅舅家,她下车就与萧一枫说了一句“小心开车,注意安全”,萧一枫对她说了一句”周六见”。

  徐微扬回到舅舅家,恰巧撞见古诗诗从她的房里走出来。

  “你去我房间里干什么?”徐微扬堵住古诗诗的路,疑惑地问道。

  “我的卫生巾用完了,去你的房里找了几片卫生巾,要不要还你一包呀?”古诗诗摊开手里握着的半包卫生巾,眼睛看着天花板,说话的语气依然是阴阳怪气。

  “不用还了。”徐微扬也没正眼瞧古诗诗一眼,愤恨地回应道,然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里。

  “你不要忘记了,这里是我家,我想进哪间房就进哪间房,你管得着吗?“站在房门外的古诗诗强词夺理地继续说道。

  徐微扬进房里第一眼看到书桌上一片凌乱,原本摆放在书架上的书,全部堆在了桌面上。她从包里拿出抽屉钥匙,准备打开抽屉查看她珍藏的日记本和相册是否还在里面,不料却发现唯一上锁的抽屉被撬开了,锁芯还被撬坏了,一本日记本和一本相册都还在,她怀疑古诗诗偷看了她的日记本和相册,特别明显地是相册里面的相片上留有指纹,平时徐微扬看完相册后都会把相片上的指纹擦干净。

  “那你有什么权力翻我的东西?”徐微扬恼怒地拉开房门,大声地质问古诗诗。

  “翻你什么东西了?你是藏了金银珠宝?还是藏了什么花痴春梦的日记怕被人知道呀?”古诗诗瞪大眼睛装无辜,讥讽道。

  “啪!”徐微扬控制不住愤怒的情绪,扬起右手用力地打了古诗诗一耳光。

  霎时间感觉到周围的世界都安静了,古诗诗被徐微扬这一巴掌打得发懵了,缓缓地把头转过来,捂着火辣辣的半边脸,恶狠狠地盯着徐微扬,气急败坏的哭喊道:“妈,徐微扬打我!她打了我一巴掌。”

  “微扬,你为什么动手打诗诗呢?”吴倩听见吵闹声,快步从洗手间走出来,直接询问徐微扬。

  “她撬开了我的抽屉,偷看我的日记和相册。”徐微扬气愤的回应。

  “我没有偷看她的日记和相册,因为我今天提前来月经,没有备用的卫生巾,我就想去她房里找几片卫生巾救急,我不知道她把卫生巾放在哪里,所以心急之下弄坏了抽屉的锁。”古诗诗带着哭腔狡辩道。

  “这点芝麻小事,也不至于动手打她呀!无论古诗诗有没有偷看你的日记,但是你出手打了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看你把她的脸都打红肿了,万一打毁容了怎么办?”吴倩露出心疼的目光检查着古诗诗被打红的半边脸,责怪徐微扬。

  “古诗诗侵犯我的隐私权,难道没有错吗?”

  徐微扬吃惊地看着吴倩,她不敢相信平时维护她的舅妈却转变了态度,只因为她打了古诗诗一耳光,舅妈偏坦古诗诗的心昭然若揭。

  “就算她有错,也是无心侵犯,虽说诗诗和你一直不和睦,但是她从来没有在你背后使坏心计,她就是说话让人讨厌,如果她做错事,你可以告诉我,我来教育她,我会一直训到她承认错误为止。请你以后不要再动手打她了!”

  “好,为了避免今天的事情在往后的日子里再次发生,我决定搬出去住。”徐微扬转过身去,背对着舅妈,冷冷的说道。

  “现在这么晚了,你想搬哪里去呀?我刚才说的那番话不是赶你出去住呀!”吴倩连忙拉住徐微的手臂。

  “妈,她愿意搬哪里住就去哪里住,您管她干什么呀!”古诗诗掰开吴倩拉住徐微手臂的手。

  徐微扬一言不发地走进了房间,关上房门,准备打包行李,她从衣柜里找出行李箱和背包,她快速地收捨好了自己的行李,其实她的私人物品不多,带了六套衣服、四双鞋、一套护肤品、十本书、洗漱用的毛巾和牙刷、一台笔记本电脑、还有最珍贵的日记本和相册。

  “微扬,自从你住进我们家,我没有亏待过你半分。每次你和诗诗闹矛盾,我都是批评诗诗,今天是你打了她,我只是要求你以后不要打她了,既然你自己打算搬出去住,那我也不拦你了,但是你要把你搬出去住的原因给你妈妈说清楚了,不要让你妈妈误会是我们赶你出去就行了。”吴倩站在房门外喋喋不休。

  “我知道该怎么对我妈说,都是我个人的原因,抱歉,是我一直给你们家添堵了,我走了!”徐微扬打开了房门,她背着包,右手推着行李箱,向吴倩母女俩告别,说完话对着吴倩鞠躬,然后转身走出了客厅,离开了古诗诗的家。

  吴倩和古诗诗沉默不出声,静静地看着徐微扬走出了客厅,直到客厅的大门关上,她们也没有追出来送徐微扬几步路。

  徐微扬低垂着头朝着学校的方向走着,走到僻静的公交站才停下脚步,她看着路灯下孤单的身影,不知道家在何方。徐微扬想到这里,忍不住哭了起来,发泄压抑的心情和所有的委屈。

  此时正好萧梦妮打电话给徐微扬,萧梦妮本想向徐微扬炫耀一下自己的新手机,她听到电话接通后,徐微扬没有出声,只传来抽泣声。

  “微扬,你怎么了?”萧梦妮疑惑的问道。

  “我无家可归,不知道要去哪里。?”徐微扬哭道。

  “发生什么事了?”萧梦妮担心地问。

  “我和我表妹又闹矛盾了,所以我从舅妈家搬出来了。”

  “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青园公交站。”

  “你就在这里等着我,我马上赶来。”

  过了十多分钟,萧一枫的路虎车出现在徐微扬的眼前,萧一枫和萧梦妮一起从车里走了下来。

  “微扬,我来了,从今往后我的家就是你的家。”萧梦妮飞奔到微扬面前,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安慰道。

  “谢谢你!梦妮,有你真好!你的到来让我很感动!”徐微扬看见萧梦妮时,热泪盈眶,突然感觉到冰冷的心渐渐变暖起来。

  萧一枫深情地看了一眼徐微扬,此时的他觉得自己的灵魂附在了萧梦妮身上,飞奔过去拥抱徐微扬的人是自己,想靠近她,却不敢靠近,不知道该如何关心她,只能默默地把她的行李放到车上。

  “别哭,看到你哭,我心里很难受,你以后就住在我家,正好可以和我作伴。”萧梦妮抬起手帮徐微扬擦眼泪,红着眼说道。

  “小妮子大多数时间是一个人看家,我们的爸妈常年喜欢出国旅游,我一个人住在舞馆,大概每月回来两次,你尽管放心住在我们家。”萧一枫从车上拿了一盒抽纸递到徐微扬面前,温热的目光投向徐微扬。

  “不了,你们爸妈总会有回家的时候,我一个外人住在你们家会打扰到你们的生活,我也会感觉到不自在,我自己打算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谢谢了!”徐微扬用纸巾擦干了眼泪,摇了摇头说道。

  “你先不要急着拒绝,你的事情我都帮你考虑周全了,我们上车细聊一下。”萧梦妮拉着徐微扬上了车。

  “你觉得你们学校附近的阳光小区的环境怎么样?”萧一枫坐上了驾驶座,转头轻声地问徐微扬。

  “经过小区门口看到里面的绿化环境很漂亮。”徐微扬有些发懵的看着萧一枫,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话题。

  “我哥有一套房就在阳光小区,恰好上周他的租客退了房,房间已打扫干净,室内所有的家电齐全。要是你喜欢的那里的住宅环境,立马可以搬过去住,如果你一个人住害怕,我可以陪你一起住。”萧梦妮补充说道。

  “一个月的租金是多少?还有押金收多少?”徐微扬认真的问道。

  “不收你的租金。”萧一枫启动了车子,直接说道。

  “我不能免费住你们家房,亲兄弟都要明算账,你可以给我一个优惠的价,但是不能不收我的租金。”徐微扬词严义正地说道。

  “我哥的意思是说他想包你,不是,是想包养你,呸,是他想包你住……”萧梦妮抢先开口,屡次表达不清意思。

  “小妮子,你先把嘴闭一闭,你说的话吓着徐微扬了。”萧一枫听着萧梦妮脱口而出的“包养”两个字,惊出冷汗,以为自己的心思被萧梦妮察觉出来了。

  “我想等你参加舞蹈大赛后聘请你到精舞馆儿童舞蹈训练班当兼职老师,上课时间是周六日,工资待遇按每小时100元计算,包住宿,这是精舞馆对每个员工的基本待遇,看你目前的状况,我觉得我的这个想法需要提前告诉你,如果你现在不想做兼职老师,那我就收你的租金,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就按你们学校住宿费的标准来计算,我本来不打算租给任何人了,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给你住也算是给我看家了,你怎么选?”萧一枫尴尬地笑道。

  “微扬,你还在犹豫啥呀?难道你还想自掏腰包当我哥家的看家保姆吗?当然选当兼职,这不仅赚了生活费,还省了不少房租费呢!”萧梦妮还没等徐微扬发言,着急的说道。

  “再见了曾经的我,再见了熟悉的你,再见再也不见……”

  此时徐微扬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徐微扬按了接听键,轻柔地对手机那端的唤道:“妈!”

  “你现在在哪里呢?”古心焦急地问道。

  “我在车上,正在去…………“徐微扬话还没说完,就被古心打断了。

  “坐的什么车?安全吗?夜都这么深了,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万一遇上坏人,怎么办?你打算搬哪里去呀?你舅妈给我打电话说了你和诗诗吵架了,你还打了诗诗一耳光,舅妈说了你两句,你就气得说要搬出去住。暂且不论你和诗发生了什么矛盾,我目前只是担心你的安全。”

  “我很安全,不用担心我,我是成年人了,我会照顾好我自己,我最好的同学来接我去她家住。”徐微扬听到妈妈关心的话,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地流了出来。

  ”阿姨,你好!我叫萧梦妮,是微扬的同班同学。”萧梦妮夺走徐微扬手中的手机,立马转换了温柔的表情,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真诚的说道。

  “梦妮,你好,是你接扬扬去你家住吗?”

  “对,阿姨!我们俩的关系亲如姐妹,您放宽心,现在我家的司机已经开车到我家车库了,今晚微扬就在我家住,阿姨,您不知道您的女儿有多优秀呢!她自己勤工俭学找了一份兼职,当舞蹈老师,只是在放假时间里教小孩子跳舞,工资按小时结算,还包住宿呢!微扬有什么困难我都会帮她的,所以您尽管放心啦!”萧梦妮的嘴像抹了一层蜜,一声声”阿姨“叫得真甜。

  “梦妮,听你说话的声音,就觉得你是一个特热心的孩子,我放宽心了许多,谢谢你对我们家扬扬的照顾!有空就要扬扬带你来阿姨店里来玩,尝尝阿姨的招牌水饺呀。”

  “好嘞!阿姨,常听微扬说您做的饺子是天下第一美味,听得我嘴馋了很久了,我有空一定会去拜访您的!阿姨,您还需要对微扬说什么话吗?”萧梦妮呵呵地笑着说道,很懂得人情世故的客套话。

  “你把手机给微扬,说两句话就好了。”

  萧梦妮把手机递给了徐微扬。

  “妈,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明天我会多转一些生活费给你,也不要太苦了自己。好了,话说到这里,拜拜!”

  “嗯,拜拜!”

  徐微扬讲完电话,萧梦妮凑过来脸,盯着徐微扬的眼睛认真的问道。

  “考虑好了吗?是花钱当我哥家的看家保姆还是想做兼职舞蹈老师赚钱?”

  “盛情难却只能接受你们的安排,谢谢你们有心了。”徐微扬拥抱着萧梦妮,感受着人情的温暖。

  “妥了,下车吧!我们到家了!”萧一枫转头看着她俩相拥,似乎有点吃醋,不悦的催道。

言希文
来呀!快看呀!反正有大把时光!好嗨哟!感觉人生达到了巅峰,达到了高潮!

第十一章 徐微扬怒扇古诗诗一耳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