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决定

  到底是选择去看夏泽的第一场演唱会还是答应萧一枫去韩国参加舞蹈大赛呢?

  徐微扬回到舅舅家,思考这道选择题,她作了一番思想斗争,最终是理性的思维战胜了感性的思维。她在心底作出了选择,毕竟她从小的梦想是希望在舞蹈界一举成名。况且她已经后悔曾经没选择去舞蹈学院,现在她不想再错过实现梦想的机会。至于夏泽的演唱会,她可以在电视上看到,没必要去现场凑热闹。她回想起校庆晚会那天,夏泽对她生疏的微笑,使她的心变成一滩死水,再也泛不起太大的涟漪。如今她只愿当一名安静的小粉丝,足矣!

  清晨,徐微扬被电闪雷鸣声惊醒,她迷糊地睁开眼,伸手打开床头灯,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才6点,平时都是6点半的闹钟铃声响起她才醒来,现在她没有了睡意,然后起床拉开了窗帘,屋外的天色暗沉,风起云涌,院墙上密密匝匝的粉蔷薇正随风摇摆,被吹落的花瓣在空中自由自在的飞舞。

  徐微扬打开房门,走进了卫生间,等徐微扬从卫生间出来时,屋外已是暴雨如注。她用半小时的时间梳装打扮,整理好个人内务。

  “今天做的肉丝卤蛋面,你们快点来尝尝。”舅妈像往常一样在7点前做好早餐,面带微笑对徐微扬说道。

  “来了。”徐微扬轻声回应着。

  “有些人真把自己当成公主了,每天都是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住在别人家,也不主动打扫卫生,干点家务活。明知道自己惹人嫌,那就懂事一点,做点讨人喜欢的事。”古诗诗从自己的卧室走出来,见到徐微扬就开始冷嘲热讽。如果一天不怼徐微扬,古诗诗就感觉自己浑身不舒坦。

  徐微扬听着古诗诗说的那番尖酸刻薄的话语,感觉一天的好心情都被破坏了。她冲古诗诗翻了一个白眼,立马折回自己的房内去拿背包。

  “你对我翻白眼是什么意思?你自己做的不好地方,我指出来难道不对吗?不要以为你每个月给我妈交一点生活费,就可以把我妈当保姆使唤。你看不惯我,可以搬出去住呀!眼不见,心不烦。”古诗诗手指着徐微扬身后,怒吼道。

  “舅妈,我不吃了,我先去学校了。”徐微扬背上包,手里握着一把雨伞,她沉着脸走到客厅,眼睛瞄向厨房对着舅妈道别,然后气冲冲的走出了大门。

  “妈,我们高三今天放假一天,在家复习功课,明天模拟考试,所以今天您不能打扰我,让我好好休息。”古诗诗在徐微扬喊出“舅妈”两个字的时候,她故意提高嗓门喊道,掩盖住了徐微扬的声音。

  “微扬,怎么不吃早餐,就去学校了?又是你无事生非?”吴倩从厨房里出来,从客厅里的落地窗看到了院子外徐微扬的背影,疑惑地问古诗诗。

  “她不想吃早餐,也要怪我呀!”古诗诗觉得自己很冤枉,瞪大眼睛大声地埋怨道。

  “我在厨房里听见你一直在大声嚷嚷,你在吵什么呢?”吴倩走到餐桌前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夹起面条吃了一口,看着古诗诗心平气和地问道。

  “我的说话声音本来就高,没吵什么呀!我只是指出她生活习惯不好的地方,她就生气地朝我翻一个白眼,然后气冲冲地走了!我是想和她友好相处,但是她不愿意搭理我,有时候我对她说什么话都不回应,您也知道她的性格很内向,什么话都是压在心里。我不知道说错什么话了,惹她生气了。”古诗诗拉开椅子,坐到吴倩的对面,选了一碗肉丝份量多的面,一边吃面,一边为自己辩解。

  “你爸明天回国了,请你收敛一下你的性格,万一你爸回来撞见你对微扬冷言冷语的态度,否则会断了你的零花钱,你自己好好思量吧!”吴倩听完古诗诗说的话,半信半疑,严肃的说道。

  “您这话说得好像我天天在家欺负她似的,那我从今天起再也不主动跟她说话了,可以了吧!”古诗诗看在零花钱的份上,暂时忍着怒气,冷笑道。

  徐微扬走出院子时,还没有打开雨伞,这暴雨就已经停了,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湿漉漉的道路上是飘落的粉色蔷薇花瓣,犹如铺上了一层地毯,很唯美。她没有心情欣赏蔷薇花的美丽,心事重重的疾步快走。

  徐微扬从舅舅家到爱商经济大学只需要步行十五分钟,她每天都是走路或跑步到学校,这是她锻炼身体的方法之一。她一路都在想该怎么摆脱古诗诗的嘴脸,她觉得自己应该从舅舅家搬出去住,成全古诗诗的心愿,只要她不与古诗诗碰面,自己的耳根也清净了。如果她要搬出去住,首先要征得妈妈的同意,她了解妈妈的性格肯定不同意让她一个人在校外租房住,确保她的安全,只会允许她住校。但是她打算在暑假的时间里找一份兼职,对于她来说住校总有不方便的时候。如果她想住在校外,就要找一个让妈妈放心的理由。

  这一天徐微扬的心情一直是郁闷的,没有萧梦妮在耳边聒噪,也多了一些孤寂。中午时候徐微扬给萧梦妮打电话,听到电话里语音提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才想起昨天萧梦妮已经把手机送给吕娇娇了。无奈心中的心事无处诉说,徐微扬上完下午两节课的课程,向辅导员请了假,她想了解一下学校附近出租房的行情,顺便出来散散心。

  学校附近的出租房的价格,对于一个学生来说是偏贵,最便宜的一间单房出租的价格是每月500元,如果节省一点零花钱,再利用节假日做兼职赚钱,够支付500元的房租了。徐微扬在学校附近转了一圈,心里已经作好了一切的计划。准备晚些时间打电话告诉妈妈打算搬出去住,最后向舅舅一家宣布搬出去住的决定。

  徐微扬走到星光广场的时候,天空开始暗淡了,广场舞曲响了起来,吸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带领着一群阿姨队伍跟着音乐的节奏跳着青春活力的舞蹈。

  “萧一枫!你怎么会在这里?”徐微扬走近一看,原来领舞的人是萧一枫,她很惊讶在这里遇见了他。

  萧一枫看到徐微扬,高兴地朝徐微扬招了一下手,示意徐微扬一起来跳舞。

  徐微扬自觉的站到队伍的最后一排,学着萧一枫的舞蹈动作,认真的跳着。

  “接下来,我详细地讲一下这个舞蹈的分解动作,大家认真听。”一支舞跳完,萧一枫开始认真讲解舞蹈动作,然后接着再带领阿姨们跳了两遍。有舞蹈天赋的几个阿姨跳了一遍舞就记住了全部动作,有些肢体不协调的阿姨们都是乐呵呵地反复地练习不熟练的动作。

  徐微扬看到萧一枫认真教阿姨们跳舞的样子,似乎看见一道耀眼的光芒洒在萧一枫身上,他全身都闪烁着星辉。她忽然找到了她人生的榜样,萧一枫年少在舞蹈界成名,名利双收后创办精舞馆,开设舞蹈培训班,同时免费接收家庭贫穷但热衷舞蹈的学徒,帮更多的人实现梦想,有空的时候到广场教阿姨跳自己编的舞蹈,与阿姨们一起乐呵乐呵。或许人生中就应该做几件既开心又有意义的事情。

  徐微扬看到阿姨们开心的笑脸,顿时心情变得爽朗了许多,果真快乐的心情是可以传染,暂时把今天不开心的事情抛到脑后。

  萧一枫看到阿姨已经将新的舞蹈学会得差不多了,就向阿姨们道别了,接着拉着徐微扬的肩膀上的背包走开了。

  “这就是他的女朋友吧!”

  “郎才女貌,肯定是一对。”

  “我还打算把我的女儿带来给他认识呢,我以为他上次说有女朋友的是骗我们的呢!”

  “萧老师,这么优秀,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估计喜欢他的女孩子排满大街了。”

  阿姨们目不转眼的看着萧一枫拉着徐微扬走开后,议论纷纷。

  萧一枫带徐微扬走向热闹的大学街。

  “你经常到广场教阿姨们跳舞吗?我看阿姨们对你挺熟悉的。”徐微扬好奇地问道。

  “大约一个星期来一次,吃饭了吗?我请客。”萧一枫温暖地笑道。

  “好啊,就简单吃一点吧!这家茶餐厅的菜品还不错。”徐微扬爽快地答应了,选了一家她经常光顾的茶餐厅。

  进了茶餐厅,萧一枫让徐微扬点几份她自己喜欢吃的菜,徐微扬客套地只点了一道清蒸鲈鱼。

  “继续点呀,没有其它的喜欢吃的菜了吗?”

  “没有了,你不是也要点菜吗?我饭量小,吃不了多少。”

  “糯米蒸排骨一份,手撕鸡一份,清炒油麦菜一份,莲藕猪蹄汤一罐,就这样。”萧一枫看着菜单向服务员报菜名。

  “这么多吃的完吗?”徐微扬惊讶地问道。

  “没事,我胃口大,就算吃不完可以打包。”萧一枫始终保持着微笑。

  “对了,萧梦妮今天还好吗?”徐微扬问道。

  “她呀,早上10点多钟才爬起来,从房间里出来后,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一动不动地,把我吓一跳,我以为她喝酒喝成了傻子,我按你说的方法给她喝了蜂蜜水,然后我又给她煮了粥,全都是我用汤匙喂给她吃的,她像个木偶人一样发呆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想起什么事来,就是要我出门给她买一部新手机,我出门前她在家吃零食看电视呢。”萧一枫摇了摇头,叹气道。

  “她应该是喝酒喝断片了,发呆估计是在回忆昨天的事情。她现在休息好了,我就放心了。”徐微扬笑道。

  “你对朋友倒是侹关心的,你有关心过你自己的事情吗?昨天我说要你加入精舞馆的事,你考虑好了吗?”萧一枫开门见山,直接说道。

  “昨晚我想了一个晚上,已经作好了决定,看到你今天教阿姨跳舞的时候,我更加坚定了我的选择,我决定以你作为我人生的榜样,复制你的人生经历。我想拜你为师!”徐微扬诚垦地说道。

  “不要把我夸得那么神圣,也没什么值得你崇拜,我只不过是你在迷茫的人生中遇到的导师。那你是答应参加了舞蹈大赛了吗?”萧一枫痞痞地一笑。

  “嗯,是的,萧老师。”徐微扬点头回应。

  “我不习惯被人叫老师,你还是叫我全名吧,或是枫哥也行,听着顺耳。那你这周六到精舞馆报到一下,认识一下我们舞馆的大家庭。”萧一枫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的,枫哥。”徐微扬笑道。

  说到这里,服务员开始上菜了。萧一枫细心地为徐微扬拆开餐具包装,用茶壶里的热水帮徐微扬冲洗餐具。

  “你开始动筷吧!”萧一枫把清洗的餐具放到徐微扬面前。

  徐微扬和萧一枫这一顿饭吃得较为拘谨,彼此还没完全放开自己的性格,萧一枫总会没话找话聊来打破尴尬的气氛。

  

第十章 决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