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再见是再也不见

  第二天徐微扬跟着妈妈起了早床,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准备先去饺子馆帮忙干半天的活,再回舅舅家。

  中午时分,徐微扬干完活,闲着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梦妮”。

  梦妮的全名叫萧梦妮,是徐微扬所读大学的同班同学,也是她最要好的姐妹。

  “喂?”徐微扬按了接听键,轻声道。

  “微扬!你说天下所有的男人是不是都没良心啊?我的脾气真的很不好吗?”萧梦妮气愤地问道。

  “发生什么事?”徐微扬担心地问。

  “我被赵显甩了!”萧梦妮大声着重的强调。

  “我没听错吧?”徐微扬惊讶地问道。

  “哼,这是有史以来在我的人生中创造的第一次记录,我萧梦妮竟然也会被男人甩,真是受到了打击,我是因挫折而郁闷。”萧梦妮冷笑着说。

  “你想开点吧!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每个人都有被别人甩的机会,你就当作是给别人一次表演的机会。你也该从这次打击中明白一些事理了。”徐微扬安慰道。

  “哎!你还是别提‘被甩’这两个字了,我一时半会想不开,也接受不了你的安慰话。我在左角咖啡厅,你能不能过来陪我散散心啊?”萧梦妮叹了一口气,声音恢复了正常,语调平淡。

  “我在东城区,要不你来这边散散心,顺便尝尝我妈妈做的饺子。”徐微扬建议。

  “没心情,不去了!我正在郁闷中,我现在有点想不开,我真怕我会做什么傻事出来。就这样,我先挂了。”萧梦妮的语气中带着失望。

  “喂!梦妮!你别吓我啊!我……”徐微扬想要说的话还没完,萧梦妮就挂断了电话。

  “妈,我先回西城了,我有空再来看您。”徐微扬急忙提着自己的包。

  “出了什么事呀?先吃一点东西再走也不迟啊!”

  “不吃了,我同学心情不好,我去劝劝她。”

  徐微扬还真怕萧梦妮冲动的性格会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她火急火燎地以奔跑的姿态拦下了正要开往西城大学街的公车。

  “注意安全!记得下次叫诗诗过来玩。”古心追着徐微扬后面跑,叮嘱道。

  “知道了,你去忙吧!”徐微扬上了公车,对车窗外的古心挥手。

  西城区的大学街是一个繁华的地带,徐微扬所读的爱商经济大学是位于西城的中心,也是远近闻名的一等学府,爱商经济大学附近的各类消费场所的顾客以大学生居多,因此大学街就这样诞生了。左角咖啡厅就座落于大学街。

  徐微扬抵达左角咖啡厅后,她没有看到萧梦妮的人影,她急忙掏出手机打给萧梦妮。

  “我到了咖啡厅,你在哪个角落?”

  “我早就从咖啡厅出来了,在星光广场看风景。”萧梦妮用慵懒的声音答道。

  “梦妮!还想不开吗?你又不是第一次失恋,也该总结出失恋的经验了吧!你叫我大老远的跑过来,你存心让我跟着你想不开是不是?”徐微扬像个长辈开始说教。

  “徐微扬!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萧梦妮似笑非笑地说道。

  “听你这样说话,看来你现在的心情似乎好了一点。”徐微扬松了一口气。

  “我憋在心里呢,除非你给我找一个男的让我痛扁一顿我才解气。”萧梦妮边说边挥动着右拳,准备蓄势待发。

  “干嘛要我给你找啊?你怎么不直接把赵显扁一顿呢?他不是最合适的人选吗?”徐微扬反问道。

  “你以后不要再提到这个没出息的家伙了,你不知道他是哭着跟我说分手的,我不想浪费电话费说他的事,待会见面了再说,你火速赶来!安全到达!拜拜!”

  萧梦妮一听到“赵显”两个字就恼火,立马结束了与徐微扬的通话,静等着徐微扬到来。

  萧梦妮坐在喷水池旁边的阶梯上,凝视着一对手拉手的情侣横穿马路,男孩走在前面为女孩领路,时不时环顾四周看是否有车辆会冲过来。

  她的脑海里忽然浮现相同的画面,过去赵显总是拉着她的手,走在她的前面为她带路。半年来她从来没把赵显当男朋友看待,而是把他当成她的佣人一样差遣、打骂。她明白这一切的果是她种下的因。

  “小姐!麻烦你让一下路好吗?”萧梦妮感觉到有人在她背后轻拍了一下她的右肩,然后一个带有磁性的男性声音从她背后传过来。

  “你刚刚是在对我说话吗”萧梦妮转过头,她看到一个和她年龄相仿,大约十八九岁的男生双手扶着单车把手。他上身穿紫色的T恤,腿穿休闲牛仔裤,小麦肤色的脸上展示着阳光般的微笑。

  “小姐!麻烦你让一下路好吗?”对方先点了点头后,再有礼貌的重复了一遍。

  “你叫谁小姐呢?想找小姐去别处找,我不是小姐!”萧梦妮坐在原地不动,怒目圆瞪着对方。

  “不好意思,小……大姐,对不起,麻烦你让一下吧!”对方连忙道歉赔不是。

  “大姐?谁是你大姐啊?我看起来比你老吗?”萧梦妮站起身,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以一种挑衅的目光审视着对方。

  “是我不会说话,美女你就让一下路吧!”对方赔笑道。

  “不要叫我美女!恶心!低俗!你们男人都是一样的好色,一般男人叫女人美女不是虚伪奉承,就是另有所图。看你表面长得挺阳光的,内心绝对阴暗。”萧梦妮痛快的骂道,趁机发泄心中的怨气。

  “呵呵,现在的社会就流行这样的称呼,见到年轻男的叫帅哥,看到年轻女的叫美女啊!同志你有必要为这一称呼较真吗?同志我看得出你今天心情不好,别把气全撒在我身上。正所谓好女不跟男斗,好男不跟女斗,请您放我一马吧!”对方无奈地笑着说道。

  “我又不是不让你走,是你自己要赖在这里不动的。”萧梦妮是吃硬怕软,没劲再唇枪舌战下去,她让出路来,摆去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谢了同志!同志你是不是被男人甩了啊?”对方推着单车走下了阶梯,骑在单车上后,回头对着萧梦妮大声喊道,眼角和嘴角形成了微笑的弧度,这声音像是从广场的广播传出来,来往的路人都清晰的听到了每一个字。话一说出口才发觉自己说错话了,见情况不妙,踩着单车踏板飞快的逃了。

  “什么?你给我站住,你长得才像同志呢!被男人甩的应该是你吧!”

  萧梦妮看到人们聚焦的目光向她投来,仿佛遭受了天大的侮辱,她怒火中烧冲下阶梯想挥拳揍那单车男一顿。追着单车男骑车的方向追了五十米,连背影也没追上,那单车男已经消失在车水马龙中。萧梦妮只好放弃追捕,扭头往回走。

  “梦妮!我到了!在奶茶屋的地方。”徐微扬打电话给萧梦妮报到。

  “知道了。”萧梦妮简短的回应了一句,她已经看到了徐微扬。

  徐微扬看到远处的萧梦妮,她向萧梦妮挥了挥手,示意让萧梦妮跑过来。

  “我刚才在追一个穿紫色T恤,骑着单车的,长得贼眉鼠眼的,笑起来很阴险,很恶心的男同志。”萧梦妮跑到徐微扬眼前,一口气不歇像唱Rap一样的快节奏说完。

  “怎么一回事?你被抢钱了吗?”徐微扬紧张的问。

  “不是,那个人用语言攻击我,他骂我小姐,说我是大姐,还嘲笑我是美女,甚至还叫我同志。我能不气吗?”萧梦妮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有点不明白,那个人为什么这样骂你啊?”徐微扬不解地问。

  “因为他变态有病,脑子的神经搭错了线!”萧梦妮的脸上怒气未消,破口大骂。

  “算了,把不开心的事忘记,何必和那种人计较呢?”徐微扬劝说道。

  “我不像你徐微扬那么的大度,我萧梦妮是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如果我要是再碰到那个变态的男同志,我绝对不会放他一马。”

  “我并不是一个大度的人,我只是不想让一件不开心的事情影响我一整天的情绪。最好的办法就是忘记不开心的事。”

  “好了,暂时忘记那个变态男同志。你想喝什么?我请客!”

  萧梦妮查看了一下挂在手腕上的小提包,拿出一张100元钞票大方地说。

  徐微扬和萧梦妮各点了一杯奶茶,坐在藤椅上望着人来人往,一边喝着奶茶一边互相倾诉心事,听广场飘荡的音乐,释放忧伤的情绪。

  夕阳西下,燥热的空气慢慢地减退,广场上的人群越聚越多。

  露天电视正播放着唯美的MV,大屏幕中是男主角在海边沙滩弹钢琴,他边弹边唱,展开了回忆。回忆的第一个镜头是以海边的落日作背景,他和一个女孩子坐在沙滩上肩靠着肩欣赏落日;第二个境头是男女主角在一棵榕树下拥吻;回忆的第三个镜头是女主角光着脚丫在海滩上捡贝壳,远景镜头是他在奔跑,向女孩捡贝壳的地方跑。他跑到女孩的面前,俩人四目交错,沉默良久。最终是女孩先打破沉默,音乐突然静了下来,海浪为她的声音伴奏,她把捡到的贝壳送给他,温柔地说:“我把我的祝福送给你,祝你找到幸福!再见!”音乐响起,女孩离开,丢下他落寞的身影背对着夕阳。到了音乐的尾声他面朝大海轻声地说:“再见!”

  《再见》

  我站在海边看日落

  浪潮袭击脚踝

  似曾相识的风景

  重现我们故事的结局

  执着追寻你的印迹

  只为了听你说再见

  再见了曾经的我

  再见了熟悉的你

  再见好久不见

  你拾起贝壳许下心愿

  风沙包裹倒影

  难以忘怀的记忆

  上演我们离别的场景

  决定逃离你的世界

  只因为你说了再见

  再见了我的思念

  再见了我的忧伤

  再见再也不见

  ……

  徐微扬不经意朝大屏幕一瞥,看到了男主角俊美如画的脸形,顿时愣住了。

  “梦妮!我好像又出现幻觉了!你说是不是特想念一个人的时候,无论走到哪里总会看到酷似那个人的身影啊?”

  徐微扬后知后觉地问萧梦妮。

  “我也好像出现了幻觉!你看那个男生的背影是不是很像赵显?”萧梦妮手指着奶茶屋的地方。

  徐微扬瞄准萧梦妮指的方向认真的审查,发现一对手拉着手的情侣在买奶茶。

  “真的很像,不过不可能是他啦!”

  “我倒想看一下这个人是不是和赵显长得一个模样。”

  “赵显!”萧梦妮高声喊道。

  那个男生蓦地一回头,看到萧梦妮后大惊失色,惶恐地用手遮住自己的脸。

  “不是幻觉!果然是他!”萧梦妮腾地站起来,怒火又开始燃烧起来。

  “真的是赵显!”徐微扬惊讶道。

  萧梦妮快步往奶茶屋靠近,赵显惊慌失措地拉着相伴的女孩往人群中跑。

  “赵显!你有种的就别跑!把话说清楚!”萧梦妮怒喝。

  赵显听了萧梦妮发话,当真没跑了,他好像已经习惯听萧梦妮差遣。他明白问题始终要解决,逃避解决不了问题。他等着萧梦妮了结一切的纠葛。

  萧梦妮冲到赵显面前,手掌一挥,“啪”的一声打在赵显的脸上,而赵显没有丝毫躲闪。四周的人都被这清脆的声响惊住了,一个个都好奇地张望发生了什么事。

  “阿显!”赵显身旁的女孩子看到赵显被挨耳光,很心疼。

  “你这是什么意思?刚和我分手就另结新欢了,速度真够快的啊!我还以为你真的是因为我对你不好,才跟我分手。原来全是屁话!”

  “我对你的爱已经死了,我们既然已经分手结束了,就没有权力管对方,我另结新欢也与你无关。”

  赵显摸了一下疼痛的红脸,淡然地对萧梦妮说。

  “你真的爱过我吗?”萧梦妮气呼呼地问。

  “爱过!那你曾经有真正的爱过我吗?”

  “……”

  萧梦妮从赵显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像,所有的怒气在片刻消失。她听说判断一个人说的话是真是假,直视他的眼睛是否会有自己。她相信了赵显真的爱过她,但是她自己答不出来是否真的爱过赵显。

  “我帮你回答,你从来没有真正爱过我,因为你根本不懂爱情。你打也打完了,我想我和你之间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

  赵显拉着女孩子混进了人群,远离了萧梦妮看不见的视线。

  萧梦妮眼睁睁地瞧着赵显牵着相伴的女孩离开,她感觉到少了什么,但是说不出心底的难受。

  “很难过的话,我的肩膀借给你靠一下。”徐微扬走到萧梦妮身旁,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为什么当他说爱过我的时候,我感到很愧疚?为什么我回答不出那个问题?为什么看到他离开我有些不舍?”

  萧梦妮拥抱着徐微扬,不停地问为什么。

  “因为你意识到你自己伤害了爱你的人。”徐微扬轻声回答道

第四章 再见是再也不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