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无法弥补的父爱

  徐微扬的家是一栋白色的小洋楼,那纯白的墙壁上还留有她的黑手印。午后的阳光依然穿透客厅的落地窗洒了满地的金黄。徐微扬走入院子,发现鲜艳的花草上还盛有水珠,好像刚被洒过水不久。

  徐微扬欣喜地冲到她家门前,她肯定妈妈在家里。她迫不急待的从包里掏出钥匙,想立马见到妈妈惊喜的表情。打开防盗门时,她看到门边站着一个即熟悉又陌生的女人,怀里抱着约莫1岁大的男孩,小男孩黑溜溜的大眼睛充满好奇地看着徐微扬。他们好像在门边守候回家的人已经很久了。

  “微扬!”女人的笑容立刻僵住了。

  站在徐微扬眼前的女人,曾是妈妈给她找的舞蹈家教老师,也是破坏妈妈婚姻的小三,名叫秦颜。

  “怎么是你?你来我家干什么?”徐微扬目光冷漠地盯着秦颜,语气中带着一点怨恨。

  “先进来慢慢说吧!”秦颜露出一丝尴尬的笑,退后走了几步,示意让徐微扬进屋。

  徐微扬踏入屋内,先扫视了一下客厅的四周,才发现客厅焕然一新,令她熟悉的家具摆设都不见了,她忽然愣住了,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

  “我妈是不是不住在这里了?”徐微扬冰冷的眸子直视着秦颜问道。

  “是的,你妈妈说她一个人住这栋房子不习惯,就在前两个月,你妈把这房子退还给了你爸爸。”秦颜谨慎地说。

  “原来我真的是走错了,不好意思,我打扰你们了。”徐微扬一脸失落地扭头就走。

  “微扬,等一下……”秦颜叫住徐微扬,欲言又止。

  “钥匙还在门上,放心我不会再带走这串钥匙。”徐微扬对着秦颜冷冷地说。

  “我不是要说这个,我是想说你爸马上就回来了,他一直都挺想念你的,你今天能不能留在这和你爸聚一聚啊?”秦颜诚恳地哀求道。

  “这里已经不再是我的家,我的爸爸也不再是我的了,所以我没有理由留下来。”徐微扬背对着秦颜冷淡地回答。

  “他还是你爸,你爸还是打心底很疼爱你的。我知道是我的原因,你痛恨我没关系,但是请你不要恨你的爸爸。”秦颜的目光流露着愧疚。

  “不要再说了,我不想看到他,看到他只会让我更难过。”徐微扬还是很绝情地拒绝了秦颜的恳求,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院子。

  “艺艺!快叫姐姐留下,叫姐姐!”秦颜手指着徐微扬的背影,教自己的儿子挽留徐微扬。

  “姐~姐……”稚嫩的童音飘荡在空气中,艺艺不断地高兴地喊道。

  徐微扬听到秦颜的儿子在喊她姐姐,她的心猛地被揪起,她心底的声音在谴责她为什么这么冰冷无情。

  “姐~姐”艺艺的声音像是回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徐微扬听到这声音发疯似的向前跑,她想躲得越远越好,直到腿感觉到酸痛才放慢脚步喘一口气。

  前方有一辆黑色的宝马向她迎面驶来,她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她爸爸的车,她在心中暗自祈祷她爸爸不要看到她。

  她低下头加快了步伐,宝马车由远及近的匀速行驶,在与她擦肩而过的瞬间停住了。

  “扬扬!”一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从车里出来,他是徐微扬的爸爸徐松,他惊喜地叫着徐微扬的小名。

  徐微扬装作没听见,继续走自己的路。

  “扬扬!还好你秦颜阿姨给我打电话描述了你的穿着,要不然我肯定认不出你了。”徐松追上前拉住了徐微扬的手臂。

  “……”徐微扬以冷漠的眼神瞟了徐松一眼,如同陌生人。

  “好久不见!你长高了,也越来越漂亮了。爸爸一直很挂念你,你过得还好吗?”徐松面露喜色,但是看到女儿冷漠的表情很心酸。

  “您认错人了!我没有爸爸。”徐微扬面无表情,甩开了徐松抓住她臂膀的手。

  “扬扬!你是不是特别恨爸爸?”徐松听到徐微扬说这一句‘我没有爸爸’时,心如刀割,内疚地低下了头。

  “恨?我为什么要恨你?恨你只会让我活在悲伤的世界里,唯独忘记你才能治愈我心中的伤痛。”徐微扬轻描淡写地说着,表现得很平静。

  “扬扬!你变了……”徐松听到徐微扬说出这番话震惊地抬起头。

  “人总是会改变的,我不再是从前那个向父母撒娇的扬扬,我长大了,我已经学会坚强和自立。”徐微扬与徐松对视,神情冷淡。

  “对不起!我没有尽到一个父亲应该尽的责任,你以后有什么困难尽量跟我说,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解决。”徐松虔诚地看着徐微扬,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学生,乞求老师的原谅。

  “好!现在我想要我的爸爸回来,我想我的爸爸给我一个完整的家。你能帮我吗?”徐微扬冷笑道。

  “……”徐松愣住了。

  “既然你不能帮我,算了吧!你已经有了新的家庭,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们的生活了,我们也不会去打扰你们的幸福生活。”徐微扬早已猜到徐松会是这样的表情,但是真的看到后她的心变凉了。

  “对不起……”徐松的声音开始哽咽,停顿了一下,继续说着:“我知道我总有一天会面临这样的结果,我开车送你吧!如果你不给爸爸一次补偿你的机会,爸爸会自责一辈子的。”徐松双眼通红,眼泪在眼眶打转。

  “不用了,你不必自责,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的儿子还在家等你呢!我以后再也不会来这里打扰你们了。”徐微扬说完转身向前奔跑,她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爸爸竭力的忍住眼泪,她感到心里很难受,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

  “扬扬……”徐松泪如雨下,木讷地站在原地哭喊着徐微扬的名字。

  徐微扬双手捂住耳朵试图阻止徐松的声音扰乱她的内心,可是她的眼泪像河水决了堤般泛滥。

  她在路途拦了一辆计程车直接开到“行运”大街找她的妈妈。

  “行运”大街上是熙攘的人群和穿梭的车辆,空气中还夹着食物的香味。街道两边都是名牌服装店和各地方特色的餐馆。

  徐微扬站在街边下了车,凝望对面街边的一家小吃店,红色牌匾上的烫金字“微扬饺子馆”耀眼夺目。从敞开的玻璃门往里看可以看见8张小方桌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店内只有四五位客人。靠着落地窗的两张桌子被两对年轻的情侣占据了,只有一位顾客靠着墙角坐着。每个人吃饺子时脸上都是带着微笑,徐微扬想起妈妈对她说过用她的名字做牌匾的意义,她妈妈希望看到每个顾客吃完她妈妈做的饺子后都是微扬着嘴角,露出满意的表情。

  徐微扬看到店内还是只有王阿姨一名员工,被顾客呼来唤去。

  她从包里翻出手机,先是给她的舅妈吴倩打电话报了平安,然后从电话簿一栏里找出“妈妈”两个字,毫不犹豫地按了一上拨号键,彩铃响了两遍,才传来对方的声音。

  “喂?微扬有什么事啊?”古心从厨房里出来走向柜台。

  “妈!没事,只是想您了!您最近忙吗?”徐微扬望着古心瘦弱的身影,心里有点酸楚。

  “呵呵,忙啊!越忙就越证明生意兴隆,我打算过两天抽空去你舅舅家看你呢!你想吃饺子我给你带过去。”古心呵呵地笑着,眼角的鱼尾纹都笑出来了。

  “我想现在过来看您,我很想吃您包的饺子,可以吗?”

  “可以!微扬,妈妈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我把那房子退还给你爸爸了,我一个人住着这大房子也怪清冷的,同时我这么做的原因也是为了证明给他看,我有能力能养活我们娘俩,我不会依靠任何人。自从和你爸离婚后我才明白女人应该学会在经济上独立,男人是靠不住的。”古心先是犹豫一下,然后正色道。

  “我明白,您恨不恨爸爸?”徐微扬试探性地问。

  “说不上恨,我和你爸爸之间的感情是没有了,但是他还是你爸爸,希望你不要因为我们离婚而影响了你的学习,如果你爸还认你这个女儿,你就叫他一声‘爸’。”古心很淡定的坐在柜台前。

  “妈!其实我很想念爸爸,想念以前他和我们住在一起的他。”徐微扬忽然想起徐松哽咽的样子,那是她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爸爸哭泣,也是她第一次绝情伤害了他。她鼻子一酸,眼泪一滴滴地掉了下来。

  “老板!来一笼虾仁蒸饺!”一个阳光男孩走进了“微扬饺子馆”,响亮的声音穿过古心的手机传到徐微扬的耳朵里。

  “好!请坐下来稍等一会儿,微扬!妈这会有事要忙,等我有空再给你打过去。”古心急忙起身,边说边往厨房里走。

  “我……”徐微扬想说‘我已经来了’,可是古心已经挂断了电话。

  徐微扬整理好情绪,走进了饺子馆,香气四溢的饺子使她垂涎欲滴,她的肚子发出“咕噜”的响声。

  “老板,我要一碗三鲜水饺!”徐微扬跑进厨房对古心叫喊。

  “微扬!我说这声音怎么很耳熟,我还以为我听错了呢!”古心看到女儿,满心欢喜。

  “是不是很惊喜呢?”徐微扬给了古心一个拥抱,幸福地笑着。

  “你去找个位置坐下来,妈,马上给你下饺子。”

  “好嘞!有饺子吃喽!”徐微扬像个小孩子高兴地拍手欢呼。

  当古心把饺子亲手端给徐微扬时,徐微扬的眼眶湿了。

  “真好吃!比以前的更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

  如果每天都能吃到妈妈亲手做的饺子,对徐微扬来说就是一种幸福。此时的她仿佛找到了久违的幸福。

  夜色渐浓,正是“微扬饺子馆”顾客量的高峰时段的开始。徐微扬帮忙端盘子、擦桌子忙得不亦乐乎,直至凌晨才打烊回家。

  古心租的住房与“微扬饺子馆”只隔一个小巷,步行十分钟就到了,很近。

  租房有一室一厅,面积不是很大,但是室内简洁,还有淡淡的香水味。

  “有妈妈在的地方,就是很干净,很舒心。我喜欢这里。”

  “放假了就来这里玩,下次把诗诗也带过来。”

  “诗诗,很讨厌我,她从不接受我对她的好,只有我从舅舅家搬走,舅舅家才会合家欢乐。”

  “诗诗,是小孩子脾气,还没长大,你多跟她交流一下,学会迁就她。”

  “我想和您住在一起,我觉得您住的地方,就是我的家,我很想回家。”

  这一晚徐微扬和古心聊了很多的话,如果不是为了第二天起早做饺子,她们可以聊到天亮不眠不休。

第三章 无法弥补的父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