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记忆

  徐微扬从舅妈家出来后,她就登上了一辆大巴开往她魂牵梦绕的地方。一路上她靠着车窗欣赏沿途的风景,那些熟悉的风景使她回想起过往的点点滴滴。

  她忽然看到一个酷似夏泽的身影骑着单车与大巴背道而驰。

  “司机!停车!快停车!”

  徐微扬突然叫喊。

  司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急忙刹住车。

  徐微扬不顾车内乘客疑惑的眼神,急忙下车,追着酷似夏泽的身影。

  “夏泽!夏泽!夏~~泽~!”

  徐微扬一边追,一边大喊,可是那个酷似夏泽的身影就是没有回头看一眼。

  她知道那不是夏泽,但是她仍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自己看到那个人转头的瞬间是夏泽的面容。

  徐微扬带着失落的心情,一路步行。

  当她经过夏泽的家时,她习惯在这儿停住脚步细细的回味眼前荒凉的景物,企图寻找曾经留下的足印。徐微扬安静的伫立在铁栅栏外,正在体会事过境迁的伤悲。她的心底涌出莫名的疼痛,唤起了埋藏在她脑海的记忆。

  时光倒退到3年前,那年夏天的一个黄昏,夕阳的余晖把天空染成了美丽的绯红。

  夏泽坐在自家花园内的一棵大榕树底下,怀抱着吉他边弹边唱:

  时间尘封了我的记忆

  雨水洗涤了我的心灵

  强颜欢笑也隐藏不了泪流的痕迹

  你的笑容在我脑海里

  早已淡去

  ……

  徐微扬放学路过他家时,情不自禁地驻足聆听他的歌声。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夏泽,眺望他乌黑的碎发被轻风吹得凌乱。他浓黑的眉毛下面是一双深邃的眼睛,迷离的眼神充满了惆怅和忧伤。他唱的歌是那么的悲伤,那么的凄凉。他似乎在唱他自己的故事。

  “这首歌叫什么?”

  徐微扬听他唱完歌后,迫不及待的问。

  夏泽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方才回过神来。用疑惑的眼神上下打量站在铁栅栏外的徐微扬。她有一头清爽的齐刘海短发,娇小的身材穿着一套深蓝色俏丽的校服,一张清纯秀丽的脸显露着天真,一双干净的丹凤眼好奇地望着夏泽诧异的眼神。

  “《记忆》!”夏泽迟疑的答道。

  “这首歌很好听,但是很伤感。”徐微扬也变得忧伤起来。

  “就是因为伤感,所以才好听。”夏泽低沉的说道。

  “你看起来很难过。”徐微扬看着他的脸说。

  “哪里?”夏泽放下吉他,起身向徐微扬走近。

  “那这是什么?”徐微扬手指着他脸上的泪痕问道。

  夏泽靠近了铁栅栏,徐微扬和他隔着铁栅栏说话,她清楚地看到他的脸形就像是用画笔勾勒出来的一样,宛如漫画里的人物那般俊美。

  他愕然,低垂着头沉默不语,好像被徐微扬触碰到了他的伤疤。

  “我叫夏泽,你叫什么?”他突然转换话题,抬起头对着徐微扬说。

  “我叫徐微扬,是你的邻居。”徐微扬指了一下她家的房子说。

  “哦!”夏泽顺着徐微扬手指的方向望了一眼,面无表情地回应道。

  “……”

  “……”

  俩人四目相撞,无言以对。徐微扬尴尬地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她唯一想到的是跟他道别。

  “我……我该回家了,再见!”徐微扬的脸上开出了红晕。

  “你想听有关《记忆》的故事吗?”

  徐微扬转背准备回家时,夏泽温柔的声音却又突然从她的背后飘来。她迅速地转过身来,一脸的惊讶。

  夏泽打开铁栅栏对徐微扬说:“进来吧!”

  徐微扬跟在夏泽的身后,一起坐在榕树底下。夏泽拾起地上的吉他,抬头望向远方的天空说:“或许说出来,我的心里不会太难过。”

  徐微扬认真的做一个倾听者,她默不出声地听他娓娓道来。

  原来那首《记忆》是为一个叫金琳娜的女孩写的歌。

  夏泽和金琳娜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他们之间有许多美好的回忆。他们一起参加校园歌唱大赛;一起手牵着手在街道漫步;一起背靠着背坐在海边的沙滩上吹海风,看日落。夏泽以前的家门前也有一棵榕树,他们曾在榕树下一起弹奏钢琴。

  他们的生活似乎只有快乐和幸福,但是金琳娜去加拿大读书的那天,一切美好的记忆都定格了。

  金琳娜离别前对夏泽说:“等待是寂寞的煎熬,时间会冲淡一切,我不希望你等我回来,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我们之间有那段快乐的回忆就够了。”

  从此,金琳娜去了加拿大之后杳无音讯,夏泽也选择离开了那些留有他们足迹的地方,他想忘记有关金琳娜的一切,因为思念太痛苦。虽然他离开了原来的地方,但是他对金琳娜的疯狂的想念止不住。他创作《记忆》就是纪念不能忘却的爱情。

  徐微扬看着夏泽听他讲述《记忆》的故事入了神,她被他的忧伤和深情所吸引,有一瞬间她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她被这个故事打动了。

  徐微扬哀伤地感叹:“当浪漫的爱情遇到离别时,这浪漫也变成了一种感伤的回忆!”

  不知不觉四周已暗了下来,夏泽起身淡淡地说:“天黑了。”

  徐微扬也站起身对夏泽说:“我该回去了,再见吧!”

  夏泽只是轻轻地点了一下头予以回应。

  就这样徐微扬走出了铁栅栏,夏泽朝着徐微扬渐行渐远的背影发愣,犹如当初他看着金琳娜离开一样。

  徐微扬第二次见到夏泽是在校园里。她惊喜地发现夏泽骑着单车在校园里穿梭,当夏泽与她擦肩而过时,她忍不住喊出他的名字,但是夏泽的身影宛若疾风一样呼啸而过。他错过了她甜美的声音,也错过了一场美丽的邂逅,他毫无察觉他冰冷的背后有一双望穿秋水的黑眸子。

  徐微扬念高一,夏泽念高三,他是新来的转校生。那时候徐微扬悄悄地关注着夏泽的一举一动。她从高三学姐们的口中打探得知,夏泽是高三年级女生们议论的焦点人物,是因为他干净的外表散发着忧郁的气质,吸引了众多女生的目光。

  夏泽一直是独来独往,依旧是一张忧郁冷漠的面容,如高傲的王子一般,使人畏惧得不敢靠近。徐微扬总是远观他,而他从未发现她的目光。

  她每次上学或是放学经过他家时,总会留意那棵榕树,但是令她失望的是榕树下没有弹吉他的夏泽,只有斑驳的阳光。

  在一次校园歌舞大赛上,徐微扬近距离的见到了夏泽。她参加了这项比赛,夏泽也参加了。

  徐微扬和她的舞伴们在舞台上跳着青春洋溢的街舞,动感的音乐加上灵活的舞步掀起台下观众欢呼的热潮。徐微扬是整个舞蹈中的领舞者,她的舞伴们与她默契的配合赢得了观众热烈的掌声,还带动了观众的活力,似乎每个人都成了舞蹈中的一员。

  当徐微扬和她的舞伴们伴随着沸腾的掌声谢幕时,她听到主持人介绍下一位参赛选手的名字是夏泽,她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她站在幕后看到穿着燕尾服的夏泽走上了舞台,他如绅士一样端坐在钢琴前,深情地弹奏着《记忆》,那伤感的旋律就像是有人在低沉的哭泣。

  徐微扬和所有的观众一样全神贯注地倾听,都安静地观望着聚光灯下的夏泽,他如夜空中闪耀的星星。每个人都沉浸在这哀伤的音乐中,徐微扬想着《记忆》中的故事,竟然潸然泪下。经过这一次比赛,夏泽成为了全校女生青睐的对象。夏泽弹完最后一个音符,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在赛程最后一项是颁奖,徐微扬和夏泽同时站在颁奖台上各领一等奖,夏泽冲她微微一笑,那笑容带着赞赏。令徐微扬倍感受宠若惊,她对他露出羞涩的笑容。她意外的是第一次看见夏泽笑,并且是对她微笑。

  仪式散场后,她和夏泽同时并肩走下了舞台,夏泽对她说:“高考后,我决定去加拿大留学,我想找到她。”

  徐微扬不自在地说:“很好啊!你还会回来吗?”

  夏泽若有所思地回答:“肯定会回来的,这地方有我成长的足迹,还有珍贵的回忆。想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看看。”

  徐微扬佯装调皮地说:“把她带回来吧!把你以前的快乐也找回来。”

  他们不知不觉地走回了家的方向,他们互相道别,然后各自进了自家的家门。

  从那以后,徐微扬再也没见过夏泽的身影,她只见到夏泽家有一个中年男子经常进出。夏泽和那个男人长得很相像,徐微扬猜测那个人一定是夏泽的爸爸。

  徐微扬时常在校园里寻找夏泽,可是夏泽一直没出现,地面上也没有他的单车辗过的痕迹。徐微扬发现夏泽躲藏在教室里认真的学习起来,他完全变了一个样。徐微扬知道他是为了金琳娜在改变。徐微扬一直等到他高考后,她才看到他出现。

  夏泽临行的那天,徐微扬站在她家门前望见了夏泽,他抱着吉他正要抬脚准备上那个中年男人的车,他听到徐微扬在喊他的名字,他放下抬起的脚,等着徐微扬风尘仆仆地赶来说再见。

  徐微扬跑到夏泽的眼前,喘了一口气说:“什么时候可以再听到你的歌声啊?希望下次再听到你的歌不是忧伤类型的,而是幸福快乐的类型。”

  “总会有一天你会再听到我的新歌,到时候你肯定会见到不一样的我。很高兴能认识你这个朋友,可惜没时间和你多聊了,我要赶去机场了,再见了!”

  夏泽上了车,关紧了车门。那个坐在驾驶座上的中年男人探出了头,冲徐微扬微笑,挥手向她说ByeBye!

  车子发动了引擎,夏泽的头忽然伸出车窗外,对她说:“那个,等我带回希望。”

  徐微扬刚张开嘴还来不及说什么,车子已经驶远了,徐微扬远望着车后飘扬的尘土自言自语地说:“我叫徐微扬,不要忘了。”

  ……

  记忆的闸门关上了,徐微扬回到了现实。映入她眼帘的琼楼玉宇因满园的荒草突显凄凉,那棵苍翠挺拔的大榕树一直孤独地守候着某个人。

  三年的时光,可以遗忘许多事物,或许夏泽已忘记了有位叫徐微扬的女孩子,自然也会忘记和徐微扬有关的记忆。

  徐微扬转背离开,继续往前行……

第二章 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