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雨正凉
微雨正凉

微雨正凉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11.87万字|连载中

泰戈尔说,人走进喧闹中去,是为了忘却孤独。

【温良】

哪怕我们是以亲人的方式相亲相爱,我也想要卑微地祈求你留下了,不要离开我。

她的细细的高跟鞋踩着我的手指,带着雨后的泥泞的尖尖的跟,狠狠地踩在我的手背,有多少恨的你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我都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咔吱咔吱,像极了丢了一个螺丝的椅子,不稳地摇摆着。

我疼得泪水不知觉地滴落下来,却发不出一丝的哽咽来,而你就站在我的身旁,双手插在口袋里,无视这里的一切。

从你漠然的眼里我可以很清晰地看见我狼狈的样子。是怎样的狠,能让你连多看我一眼都不屑?

医生说怕是我的左手是再拿不了重物了,连生气时稍稍地握拳都是颤颤巍巍地打着抖得疼。

看,人是多么的渺小。我以为我很坚强的,被人拔掉的刺我还能擦干身上的血渍,一根一根得插回去。

原来我一点都不坚强,一点都不,我在哭,我是在哭着把刺插会身上的,旧的洞还没愈合,我又得开启新的伤痕。

暖暖,给我一瓶止痛药吧,我已被刺得千疮百孔了,伤痕累累了,我疼,疼得夜晚在梦里都能哭出声儿来。

我真的以为我可以咬着牙不哭的。


【琉璃】

在你的心里有没有住着这样的一个人,哪怕是人潮拥挤里的惊鸿一瞥,哪怕是沧海桑田里的一粒尘土,哪怕到了地老天荒,你都忘记不了那个人的模样,那个人的气息,就连那个人走过的街道,停留过的店铺,看过的天空,你记得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赫烟,你知道荆棘鸟吗?你该就是我的那片荆棘,我费劲了一生去为你唱一次的歌。

温良,赫温良,哭完这一夜的赫温良,将要消失了。

噢,不,是我要把她杀掉了,因为她太不坚强了。

你们问我是谁?

我是,琉璃,不是硫月璃的硫,是硫月璃的璃,不再是那个良子,那个良子被我杀死了,被我从高处狠狠地坠下,已经随风而去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NO 10 砧板上待宰的羔羊

书评区

0条评论
  1. 正在加载中...
更多书评

版权信息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