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婚正娶,霍少的旧爱新妻
明婚正娶,霍少的旧爱新妻

明婚正娶,霍少的旧爱新妻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66.78万字|连载中

一品红文

幼琳对泽南的十年忠贞,是这世上最后一场深情。
幼琳放弃泽南有无数个理由,他的前途,他的家庭,他未来安逸的人生……
她亲眼看见,泽南和子萱在神父面前交换婚戒,泽南娶子萱,不管是青梅竹马,还是利益驱使,她低头祝福。
霍家容不下她,容不下她肚子里泽南的孩子,容不下她一个花匠的女儿要做泽南的妻子。
泽南的奶奶不放过她,自己的亲生母亲亦不放过她。
可幼琳这一生,到底是幸运的。
泽南是她的命,是她镌刻在心底永不消退的执著,那么子慎,子慎就是她的救赎。
在幼琳最狼狈无助的时候,谌子慎牵起她的手,他对她说,他们家容不下你,我来给你一个容身之地。
谌子慎给了她一个家,给了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从此以后,经年流转,错位的感情,幼琳和泽南站成了两条平行线。
幼琳不知道谌子慎爱她有多深,她只是记得当年那个突下骤雨的午后,他掐着她的双肩绝望的问她,你要为他守身如玉到什么时候?
他说,童幼琳,你欠我一个孩子,你欠我一辈子。

……
小远长得越来越像泽南,眉宇,轮廓,一颦一笑。
他越像泽南,谌子慎就越妒忌。
但孩子总归是他看着长大的,视如己出,爱子情深。
他蹲在小远面前,十岁的孩子,他蹲着,孩子已经能高出他一个头了。
他说,“爸爸要走了,小远要乖,要听爸妈的话。”
于是小远望天,“哪一个爸爸要走,我又该听哪一个爸爸的话?”
谌子慎怔住。
小远说,“爸爸只有一个,另外那个……是姑父。”
小远说完就走,站在门后的霍泽南,眼眶发热。
……
部.队慰问演出,后台,化妆间。
幼琳刚换好芭蕾鞋,一转身,看见站在她身后牛高马大的霍泽南,吓得她不轻。
“换好了?”他问。
“嗯。”
“要演出了?”他又问。
“嗯。”
安静了几秒,幼琳抬眼看他,“你想说什么?”
男人笑起来,眉眼间似是盛开了桃花,“记着今天是我生日,所以才跟团来的?想陪我过生日了?”
幼琳耸肩,“是啊,还有礼物呢。”
男人脸色微变,略显正经:“不许贿.赂首.长!”
幼琳凑过去,在他耳边小声说,“你家又要多一个崽了,这算不算贿.赂?”
目录

8个月前·连载至351 宜甄觉得,她太爱他了

书评区

0条评论
  1. 正在加载中...
更多书评

版权信息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