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水千澈

玄幻言情/异世大陆

更新时间:2015-10-14 15:40:50

  一朝穿越,她就被亲父塞进礼箱卖入他家,做个病秧子的人形旺夫药。
  本想混混日子,等成年了就游走他方,谁知大少爷太美好,让人好想呵护……好吧,她决定了,治好他的病,养好他的身。
  嗯?你敢欺他?扎个稻草人诅咒你,让你精神变态。
  咦?你敢辱他?画个桃花符贴你身,让你招烂桃花。
  哈!你敢动他?动你家风水,让你钱财散尽,一辈子倒霉!
  只是……少爷,你不是体弱多病,如雪如玉的美人受么!你这么叼,你家人造吗?
  ……
  传言,他妖邪附体,所以所有近身之人必遭血光之灾。
  传言,他面丑如鬼,所以整日戴着张诡异的面具对人。
  传言,他天煞孤星,所以注定孤独一生,性命不长久。
  原本他并不在乎这些,愿做那最不引人注目的隐形人,世人眼中的病秧子,直到遇到……她。
  为她,他也要撕破一切,告诉世人这一切都是假的,为她撑起一片无垠天空!
  然后,天塌了地馅了,传言变了——
  世人眼前的他,风华绝代,医术超绝,白璧无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对所有人不假以颜色,唯独对一人倾尽宠爱,翻天覆地在所不惜。
  “鸠儿,我将身魂奉上,许你一生荣宠,一片疆土为聘,嫁我可好?”
  “不好。”
  “嗯?除了我,你还想嫁谁?能嫁给谁?”脸还是那张脸,语调微变,气质瞬间相反。
  某女面僵,温油呢?出尘呢?绅士风度呢?你这么变,真的没问题么!
  ……
  他温火煮青蛙十几年,用所有的温柔的布下这一张大网,将她层层束缚包裹,一点点蚕食她的心防,住进她的内心深处,就不信她还能逃出去。
  他会让她知道,最后她能抱的只有他,能够依靠的也只有他。
  一养养到了底,从她落入他的手里,就注定别想跳出这个坑。
  ……
  其实这是一个黑萌神棍宅女穿越成七岁萝莉,一路卖萌装乖,扮猪吃老虎,忽悠人虐炮灰卖敌人,顺便收小弟建势力抱大腿抢宝贝,和温柔?冷酷?美人相知相爱,携手共进的异世欢乐热血搞笑燃文。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1073章 大结局(13)

第1章 开头总是穿越

  小雨落莲池,涟漪荡碧叶,烟波浩渺宛若江山水榭图,迷蒙多情中只听滴滴答答悦耳声。

灵鸠站在莲塘桥榭里,她看着面前的女孩。

女孩不到十岁,唇红齿白,柳眉星眸,黑鸦鸦的头发梳成双球鬓,穿着鹅黄色的儒裙。

“扫把星,我就早就告诉你了,不准缠着我的寐哥哥。哼哼,这就是你的下场!”一根嫩白的手指,狠狠指着她的鼻子,只差三寸就能碰到她的鼻头。

灵鸠目不斜视,面无表情的默念咒语,手指掐着手诀。

咦,为什么周围仿古的幻境没有变化?

“喂!扫把星!你耳朵聋了吗,本小姐在和你说话!我告诉你,你逃不掉的,爹爹已经答应了,将你送给宋家那个病秧子做童养媳!”

好吵。

灵鸠心中一叹,大步朝前走。

她记得之前她刚熬夜看完一本起点坑娘的小说,为泄心中愤恨,留下一句‘作者后爹何弃疗,主角二傻不解释。祝作者君日后买方便面都没有面饼,有面饼没料,有料没面,永别。’评论后,刚站起身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脑袋砸到了……

灵鸠摸了摸额头,刺刺的疼痛感无比的真实。

一片黑后再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个穿着古装的女孩,以及周围仿古清幽的环境。

现代怎么可能有这样打扮的女孩,是鬼怪吧。

灵鸠一如既往选择无视,这样鬼怪也不会知道她和正常人有什么区别。

只是事与愿违。

“扫把星,你竟然敢无视我!”黄衣女孩怒瞪双眼,伸手抓住灵鸠的头发,狠狠往后扯。

“嘶。”灵鸠疼得吸了一口凉气,惊讶的看着女孩。

为什么她能够碰触自己。

很快,灵鸠就忽略了这个问题,头发被扯得太疼了。

“放手。”才开口,又吓了灵鸠一跳。

这软绵绵凉丝丝的童音是怎么回事!?

“不放,不放!扫把星,丑八怪,我让你无视我,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女孩越扯越来劲。

灵鸠怒起,一个过肩摔就将女孩甩了出去。

“小鹊,这是怎么了?快起来让爹看看!”一道男人关切的声音突如其来。

灵鸠抬头看去,见不远林木花圃青石板路上,迎面走来了一群人。

看到抱起黄衣女童的中年男人,灵鸠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浮现‘爹’‘卿翰林’的信息,紧接着一道视线落在她的身上,顺着那道视线看去,入目是一名十三四岁的俊俏少年,雪肤红唇,锦衣华服,宛若芝兰玉树。

‘江无寐’‘寐哥哥’的信息疯狂的涌入脑海,脑仁疼痛让灵鸠脸庞发白。

“爹,爹爹,鸠儿打我!”黄衣女孩抱着中年男人的脖子,将脑袋埋在他的胸前,委屈的哭泣,“我劝鸠儿不要难过,爹爹是为了鸠儿好,给鸠儿找了好人家,可是鸠儿不听我的话,还打我,呜呜!”

卿翰林爱怜的拍着女儿的背,一阵安抚后,才抬头看了灵鸠一眼,那眼神的厌弃让灵鸠心神一撞,涩涩的疼。

记忆中,曾经的父母也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

“江贤侄,让你看笑话了。”卿翰林看向身旁的翩翩少年时,神色已恢复温雅。

“不。”江无寐望着站在桥上面无表情的女孩儿,讶异她眼神没有往日的热切痴迷。这点讶异却无法触动他冷傲的心,毫无袒护她的意思,“卿伯伯,我看时候不早了,您还要处理家务事,小侄就先告退了。”

“寐哥哥,别呀,你上次还说要给小鹊讲故事的!”卿灵鹊从卿翰林怀里探出脑袋。

“下次来时再和小鹊说。”江无寐的态度不远不近,对卿翰林一礼,转身离去。

他这一走,毫无留恋。直到许多年后,方才后悔得痛彻心扉,恨自己没有袒护那个孤零零站着的女孩,明明只需轻易一句话就能解决她的困境,自己却都不屑于开口。

“来人,将小姐绑起来,送去宋家!”卿翰林翻脸比翻书还快。

四名壮汉朝灵鸠走过来。

灵鸠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一动不动,任他们绑了个彻底。

一路上被人抬着走了大约十分钟,见识了一路古风遗韵的景色,充斥脑海的混乱记忆,都让灵鸠一朝醒悟——她,这是穿越了!

被人塞进……礼箱!?

灵鸠微瞪着眼睛,看见外头卿翰林俯身下来,在她耳边冷酷的训导,“到了宋家后要乖乖听话,坏了卿家的名声,难过只有你自己!别怪爹心狠,要怪就怪你有个祸害的娘,自己又是个文不成武不就,毫无作用的废物。从今往后,在宋家是死是活,全看你自己了。”

灵鸠沉默了一会,像是在品味卿翰林的话,舔了下干燥嘴唇,没有起伏的说:“我觉得,最该怪的是你色欲熏心禁不住诱惑,如果你没上了人家祸水姑娘,哪来我这个废物。”

卿翰林恼羞成怒,大掌朝灵鸠挥去,“孽障!”

左脸火辣辣的疼,嘴里也尝到了血味,灵鸠眼泪汪汪的认真道:“抛妻弃子,卖女求荣,一言不合动手打人,你会招天谴的!”

“盖上!送走!”卿翰林挥袖,像甩掉什么肮脏的垃圾。

礼箱盖子被狠狠拍下,遮蔽灵鸠所有的视线,一瞬的起伏后,平稳的前进。

她知道,她要被当做礼物被卖出去了。

黑暗中,灵鸠擦拭着眼中的生理泪水,思考着自己的现状。

她穿越了,穿越成了一个不知名的世界中,成为只有七岁同名灵鸠的小萝莉,这个小萝莉被妹妹卿灵鹊推倒地上,撞到脑门一命呜呼,然后被她占据了身子。

她穿越了,说明她原来的身体也死了?也就是说前世她一脑门撞到了电脑屏幕上不是幻觉了。

灵鸠心想,难道叫灵鸠的人都活该被抛弃吗。

前世的她出生普通家庭,不普通的是她天生开了天眼,能看到天地鬼怪。

小时她看到‘那些’不但不怕,反而觉得骄傲,认为这是自己的才能,所以喜欢在父母面前表现。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