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姻缘,首席的至爱新妻
盛世姻缘,首席的至爱新妻

盛世姻缘,首席的至爱新妻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0.56万字|连载中

她曾是那个男人的未婚妻,却在最不堪的时候被抛离。四年后,她还是落入他的圈套。纸醉金迷的夜晚,他擒住她的胳膊,眼里似有万年寒川,“苏镜离,我劝你别入戏太深。”她蹙眉,将杯中的金色津液一饮而尽,“季先生哪只眼睛看见我在演戏?”醉酒醒来,他将她压于身下,居高临下攫住她的下巴,眸色幽深而晦暗不明。“嫁给我是你在南城生存的唯一选择……”眉眼弯弯,她笑的苍白至极。“季先生,你的建议可以考虑……”…………………………她要让父亲体面舒适的安享晚年,而他亦有他的算计深思。一纸婚约,似乎抹掉所有恩怨。有人看来,季先生病态而深沉的宠溺着他的女人。有人说,季先生的心上人从来就不是那个乖顺的妻子。…………………………真相慢慢会被时间抹平。经年之后,牵动整个南城的女人叫镜殊。狭路相逢,那个俊逸矜贵眉眼凉薄的男人只是陌路人。她着线条利落松懒的黑色吸烟装,倾城容颜,风情媚惑。“不喝酒了?”一室浮华喧嚣已然成了她的陪衬,他盯着她媚如星子的眼眸,轻笑。“季先生说笑了,”身侧,夺目温润的男人揽住她的纤细,替她挡开酒杯,“我一向喜欢端庄淑雅的女人,镜殊哪里会喝酒?”“你要是知道她以前在床上多么风情,大概不会说这种话……”他冷笑,破碎的玻璃杯刺入手心,血色伴着红酒,夺目的猩红。…………………………不知什么时候起,南城人皆知,那个叫镜殊的来历不明的女人,于季凌凡是最致命的黑咖啡,深入骨髓地上了瘾,让他夜夜不能睡。那些关于她的传言,句句诛心,不堪入耳。“整个南城,没有比那个女人还要蛮不讲理的妒妇……”“听说了吗,她确是跟过一个法国富商,你看她的儿子哪里有一丝混血的样子……”而她,只会慵懒的靠在某个阳光昏适的午后,画着设计稿,看儿子一旁嬉戏,笑得温良无害。…………………………如果所有的那些描述于她而言俱是真实。如果明理早已变成骄奢跋扈,纯良亦为狐媚善妒。这抹毒,你为什么就是戒不掉?
目录

1年前·连载至90 季镜是我的女儿

书评区

0条评论
  1. 正在加载中...
更多书评

版权信息

下载